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
連載中

來源:外網 作者:回到明朝斗朱棣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回到明朝斗朱棣 都市言情

[] 不是為別人,他只是為了自己。 朱允熥那來自後世的靈魂知道,這個最尊貴的皇孫,下半生將會是多麼的凄慘。 建文防備他,根本沒讓他就藩。 朱棣害怕他的名分大義,把他圈禁起來。 三十九歲!朱允熥只活到了三十九歲。 前世的張浩,這一世的朱允熥,在三十九歲的年紀,抑鬱而死。他的後代,甚至被朱棣逐出了朱家的宗廟。 他既然重生,就不允許這樣的慘劇,在他的身上發生。 「我要那個皇位,我要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帝國!」 大明,大明,多少人心中永遠的痛展開

《》章節試讀:

[] 東瀛京都城外,涇渭分明的兩支隊伍,緩緩上前。 大明這邊衣甲鮮明,當先都是人高馬大穿着飛魚服的錦衣校尉,而後是面容都包裹在鐵甲之中的步兵。 東瀛倭國這邊,武士們也都穿着華麗的盔甲佩戴家傳寶刀,公卿貴族們一身華服。 看起來兩邊似乎氣勢上勢均力敵,但走到面對面之時,倭人周人發現,怎麼明人都這麼高。人還沒到身前,對方的影子已經傾斜過來,給人一種如山的壓力。 砰砰,忽然兩聲炮響。 高大的錦衣衛儀仗隊潮水一般分成兩列,鞠躬拱手,「恭迎都堂大人!」 「哈哈哈!」一陣爽朗大笑傳來,風神俊朗的何廣義從馬車中緩緩出來,一甩身上的披風,對東瀛這邊拱手笑道,「勞足利義滿將軍親自前來,何某受之有愧!」 他雖不知誰是足利義滿,但見對方華服公卿簇擁着一氣質不凡之人,想來就是了。 足利義滿微微躬身,和風滿面的笑道,「天使閣下說哪裡話,能迎接您,鄙人榮幸之至!」說著,走上前又對何廣義行禮,「遠道而來,閣下辛苦了。」 「這人不好糊弄!」何廣義心中暗道。 他過來之時沒有稱大明授予足利義滿的日本國王稱號,而是稱將軍,顯然是話裡有話,而且於禮不和。 而對方不但絲毫沒有惱怒,還反手將了何廣義一軍。 你既然不叫我日本國王,我也不稱你為上國欽差,更不用給以國禮。 心中轉過這些念頭,何廣義上前一步,拉着對方的手,親熱的說道,「早就聽說足利將軍儀錶不凡,乃是東瀛第一美男子,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 這下倒是讓足利義滿有些不適應起來,他方才聽何廣義對自己的稱呼,已知對方來者不善,心中想好了許多應對的措辭。可對方卻虛晃一槍,誇讚自己的容貌。 他卻不知,何廣義這個錦衣衛指揮使雖不如李景隆那般能說會道。但卻知道什麼叫避重就輕,什麼叫徐徐圖之。 足利義滿尷尬的笑笑,抽回手,發現手掌之中沾了些對方的汗水,不動聲色的在袖子里蹭蹭,開口道,「閣下,請允許鄙人介紹。這是我的嫡長子,足利義持!」 「閣下!」足利義持才不到二十,鋒芒畢露的年紀。 「儀錶人才,後生可畏!」何廣義讚歎一聲,上下打量,「若按照我大明的禮法,這位就是足利將軍的繼承人!」說著,又看看對方,笑道,「可有表字?」 不等對方說話,他馬上又懊悔歉意道,「對不住,在下疏忽了,東瀛之國沒有表字一說!」 表字對於中華成年男子來說,就是成人禮,表字將伴隨男人的一生。在天朝直呼別人其名是大不敬,是非常失禮的表現,尤其是對於有身份的人而言。 所以,就算當年三國時期,馬超身負血海深仇,也只是罵曹孟德殺我全家,而不是曹操殺我全家。 足利義持倒是有着超乎年齡的成熟,笑道,「鄙國小邦,不如天朝禮節之盛,鄙人沒有表字,讓閣下見笑了!」 「不急不躁不卑不吭!」何廣義再嘆道,「某見過的青年才俊不少,如貴公子這般卻是罕見。足利將軍,我大明有句話,叫生子當如孫仲謀。今日我借花獻佛,生子當如義持呀!」 話是好話,可此刻從何廣義的嘴裏說出來,怎麼聽都有些不是滋味。 「足利公子可有去大明遊學之心!」何廣義又關切的說道,「聖人云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大明和東瀛乃是父子臣邦,遊學之事源遠流長,有史可鑒。若公子願意去大明遊學,某將奏明大明天子,為公子建府邸聘請名師!」 這話就是包藏禍心了,足利義持答應不是,不答應也不是。 「如此多謝閣下了!」足利義滿老奸巨猾,開口笑道,「只是犬子不成器,去了大明徒增笑柄!」 「嘖嘖,可惜!」何廣義搖頭,說著摘下腰間的玉佩,笑道,「第一回見,倉促之間沒有準備禮物,公子切莫嫌棄!」 說著,遞過玉佩,誠懇的看着對方。 足利義持更加難做,目光問詢他的父親。 「這個大明的使臣真是失禮!」 足利義滿心中已是火冒三丈怒不可遏。他是受大明洪武皇帝冊封的日本國王,他的嫡長子就是未來的日本國王,眼前這位使臣雖然地位尊崇,但身份上卻要低他們父子許多。 見他們父子當用臣禮,可不但不謙恭,反而處處含沙射影。大明的禮節,只有長輩見到晚輩,才會贈予見面禮。 其實他卻不知,若他發怒正中何廣義的下懷,最好是當場抽刀,坐實了不敬天朝之罪。 可足利義滿畢竟是老狐狸,笑道,「既然是上國天使閣下相送,你且收下吧!」 「阿里嘎多狗大姨媽四大!」足利義持恭敬的雙手接過。 這時,足利義滿又為何廣義介紹道,「這位是鄙人幕府之中的筆頭,勘解由小路殿!」 「啥幾把名啊!」何廣義心中叫苦,「好好的人,弄個姓弄個名不好嗎?整那麼一串幹啥?你家要是沒姓,抄大明百家姓不就完了!」 心中腹誹,但還是滿臉笑意,和對方見禮。 隨後,何廣義又一一同出城迎接的東瀛公卿們見禮,收斂了鋒芒之後,他倒也讓人感覺到如沐春風。 人轉了一圈,何廣義忽然故作疑惑,「咦?」 足利義滿道,「閣下可是?」 「某聽聞東瀛還有一位了不起的偉男子大豪傑,怎麼不見他人?」何廣義問道。 「您說的是?」 「大內義弘閣下呀!」何廣義說道,「某聽聞他和將軍您是東營兩大鎮國神器,堪稱國之棟樑啊!」 聞言,足利義滿瞬間暗中咬碎了牙齒。 大內義弘是他的盟友,但不是他的手下。而且現在大內家有些尾大不掉之勢,正讓他有些頭疼。此刻明國的使臣,公然在眾人眼前,把他和大內義弘相提並論,是何居心? 不過足利義滿還是生生忍住,笑道,「閣下遠道而來,先隨鄙人進城,在寒舍休息,稍晚鄙人將準備宴會,為您接風!」 何廣義笑道,「這個先不急,某是大明使臣,到了東瀛京都,自然是先面見東瀛君主!」 頓時,足利義滿再也忍不住了,「閣下何意?鄙人正是國主!」 他對大明稱臣就是為了換取國王的封號,有了封號之後,他逼迫現在的天皇認他的妻子為乾娘,又暗中讓次子義嗣改換了姓氏,有讓次子取代天皇之心。 何廣義這話,直接刺痛他內心的禁忌,戳在他暗藏的野心上。 「您?國主?」何廣義大笑道,「您的國王之號是大明太上皇封的,但真正的東瀛之主是小松天皇吧?」說著,何廣義頓了頓,「雖說天皇之號僭越,有不敬大明的嫌疑,可他畢竟是真的東瀛之主,某位明臣,自當拜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