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1621:重啟大明
1621:重啟大明 連載中

1621:重啟大明

來源:google 作者:願我筆如刀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鍾林 陳楚

1621年,大明遼東鎮復州衛全境淪陷黑色的旗幟從屍山血海中升起,向著後金髮起決死衝擊「廟堂之上皆不可信,唯有身後萬民才是滔天巨浪!」展開

《1621:重啟大明》章節試讀:

陳楚見周圍眾人或低頭不語,或無能狂怒,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了。

自從被關入地窖後,陳楚想了無數套後續劇本。最壞結果就是淪為殺良冒功的犧牲品,那或許也能求一個痛快,然而這種情況目前並沒有馬上發生。

清了清嗓子,自言自語地說道:「那個叫戚大義的小傢伙,看上去就要到進學的年紀了。之前聽聞復州縣城的私塾名額搶手,是需要打點關係才能進吧。」

陳楚平靜地看着眾人,觀察着每個人的神情。

「看你們一個個都是精壯漢子,這麼冷的天氣身上也沒穿幾件厚衣服。就為了省下點毛皮去換點銀子補貼家用,現在又要擠出酒肉財帛勞軍。」

陳楚話沒說完,就被趙福一拳砸在臉上,同時被抓住了衣領。趙福怒視着陳楚,狠厲地說道:「狗韃子。就算我等會兒放了你,你也別想完整的離開孫家溝!」

「你想如何?」

陳楚轉頭一口啐掉了嘴角被打出的血塊,雙眼盯着趙福。

「剁了我一隻手還是腳,下面的人如果是建奴假扮的,見我這樣,還不得屠光了你們?就算不是建奴,他們也有一萬種理由整你個濫用私刑,私通要犯。」

趙福用力鬆開了手上的衣領,坐在城垛上怒視着陳楚。

陳楚似笑非笑地打量着現場眾人,時不時點點頭。

孫秋水捋須沉思片刻,命人將陳楚身上的綁繩全解開,隨後說道:「敢問這位陳兄弟,突然詰難意欲何為啊。」

「事到如今,我是不是女真人已經沒有意義。」陳楚並沒有接話,起身活動了這幾日被拘束的筋骨。

「如今你們進退維谷,就算打發了眼前這群傢伙,看你們這窮山溝八成得全村要飯去。」

眾人面面相覷。陳楚就近找了土牆垛口,坐了上去。

「唯一的破局方法,只在於你們是否有膽氣。」陳楚看向趙福。

「狗。。你這廝說什麼鳥話,要論膽氣這牆頭上哪個是孬種。」

「三成的機會!」

陳楚不理會趙福,說著一隻手伸起三根手指看向眾人,隨即一改臉上笑容,嚴肅地掃視了一圈。「三成的機會,用一個極險的計策把下面這幫丘八全宰了,你們這些人中或許有人會因此喪命,但是他們的兵刃火器以及別的財物之後就都是你們的,從此再也沒有人能夠欺負你們。」

土牆上的動靜漸漸吸引了堡內避難的村民,紛紛彙集到了土牆下,在土堡門樓的襯托下,牆上眾人在他們眼中好像在演一齣戲劇。

陳楚甚至聽到了嗑瓜子的聲音,隨即臉上恢復微笑,向牆下村民招了招手,另一隻手又伸出四根手指。

用略帶嘲笑的語氣說道:「七成的概率,計策失敗,孫家溝被上下屠光,男的全部斬首變成軍功被他們換成銀子,婦孺無論老弱——為奴為婢為兩腳羊。」

一旁的趙福,齊大貴等人雙拳緊握,怒目圓睜,孫二七也面有慍色,死死盯着陳楚。要不是礙於孫秋水,孫七兩人在一旁,陳楚現在大概率已經被丟下土牆了。

陳楚又將兩個手掌全部攤開,向上做出投降的姿勢。

「十成的機會,把我送出去交給他們,你們就縮在這堵破牆後面看着我跟他們拚命,等我戰死了,為了活命,你們會拿出家裡所有的財產和糧食麵帶笑容地勞軍。看着你們的姊妹妻女給他們陪酒陪睡,送走這幫瘟神後,你們會發現自己除了身上的這身破布就什麼也不剩了。然後孫家溝就會陸續有人逃荒出去,慢慢地,全部死在這片冰天雪地之中。等明年的這個時候,再也沒人會記得這個鳥地方。」說罷,陳楚看向孫秋水。

「或許你的兒子能夠活下來,但他一定活不久,要麼給女真人當狗要麼死在戰場上!」

陳楚說罷站起身,再次環視了眾人,笑着大聲說:

「諸位,以你們的膽氣,敢選哪條路?」

「諸位!以你們的膽氣,能選哪條路?」

空氣彷彿靜止了,良久,孫秋水起身看向陳楚,行了一個拱手禮。

「敢問陳兄弟,你選哪條路。」

「我不會選。」陳楚盯着孫秋水一字一句地說道。

「我幾次死中求生,五步距離,韃子連續向我射了三支箭,兩支射偏了,擦着我的頭皮和我的大腿過去,難道我還要選擇去猜韃子第三支箭的準頭嗎!不!我不會做這種愚蠢的選擇!我會用全身的力氣向前撞,要麼一頭撞死在岩壁上,要麼把韃子給撞倒,然後用盡任何能用的手段宰了對方!」

陳楚停頓了一會兒,整理了一下心神,又開口說道:

「亦或是我在荒原上流浪數日,缺衣少食,這時遇到狼群向我四面八方衝來,難道我要選擇去猜那幫畜生哪個先咬我,哪個後咬我,哪個咬的深,哪個咬的淺嗎?不!我也不會去做這種選擇,我會舉着刀也向他們衝過去,能殺幾個是幾個。讓那幫畜生最後吃我的肉的時候嘴巴里也沾上他們同伴的血!」

牆下的圍觀百姓紛紛握緊了拳頭,互相點頭。趙福,齊大貴等人看向陳楚的目光也從原本的鄙夷與輕視變為了欽佩。

「陳先生一席話,如雷貫耳。老夫還請先生賜教,救我孫家溝上下數百口。」孫秋水走到陳楚身前,欲行大禮,陳楚連忙將他扶起。

「孫。。孫大爺,您這是幹嘛,萬萬使不得。您是長輩,拜我一個後生算怎麼回事。」

陳楚沒想到自己臨時半真情流露半瞎編的一套營銷話術居然能起到那麼大的效果。這個時代的人內心也太單純,太善良了。

「大爺,我得把頭叩還給你,還得補幾個,不然得我可得折壽。」陳楚說完,不由得孫秋水拒絕,直接在他面前砰砰砰叩了三個響頭。

雖然嚴格上來講自己的年齡是負377歲,但總歸能加一點是一點。

小插曲過後,陳楚來到了趙福面前。學着見過的躬身禮,重重拜了一拜。

「然而我並沒有被狼咬死吃了,一支箭矢在最後關頭射死了我面前的狼,救了我。」

陳楚向趙福伸出了手。

「趙大哥,如今又到了這個時候,你是否願意再當一次保衛我們所有人的箭矢,去殺死那些妄圖吃我們血肉的凶獸嗎?」

趙福點了點頭,同樣伸出手與陳楚緊握在了一起。牆下村民們見狀紛紛喝彩叫好,一旁的孫秋水等人也頷首稱是。

一番鼓動後,陳楚分別給眾人布置了任務,孫家溝上下百姓都分別忙碌了起來。連孫玉昭在聽到陳楚之前講話後也一邊牽着戚大義一邊到處幫忙幹活,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秋水兄,後生可畏啊,我等此次如果能度過此劫。。。」孫七看着眼前忙碌的眾人,竟一時哽咽,說不出話來。

孫秋水眼中亦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淚花。眼前的孫家溝上下似乎空前的團結,不似平時懶懶散散,一盤散沙。

「真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