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不想當廚子的俠客不是好玩家
不想當廚子的俠客不是好玩家 連載中

不想當廚子的俠客不是好玩家

來源:google 作者:陽明先生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陽明 陽明先生

你算是個打金玩家么?嗯,算是吧!那你算是個俠客么?嗯,相比之下,我更想當一個馳騁江湖的廚子!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江湖是人情世故,游戲裏誰不想做老大呢?但又有幾人能做到呢?還是老老實實當我的打金廚子吧展開

《不想當廚子的俠客不是好玩家》章節試讀:

陽明並不是一個愛湊熱鬧的人,看完了上官的文章,也就是多了一個樂呵,畢竟自己是來玩遊戲打金掙錢的,不是來和大公會拚命的。

想到這兒,便乖乖朝着犀牛的刷新地點跑去。

可能是上官的文章起了效果,犀牛場的玩家並沒有陽明想的那麼多,只有零星的幾個玩家在打犀牛練級,沒人關顧的犀牛正悠閑地吃着青草,彷彿身邊同伴的廝殺和它一點關係都沒有一樣。

陽明也選了一隻犀牛,手一抬,一隻飛刀便從手中飛出,正中犀牛面頰,那犀牛吃痛,抬起吃草的牛頭,四周環顧,想找到扎了它一刀的主兒,不過,還沒等緩過神來,又一隻飛刀接踵而至,直插犀牛右眼。這一下可是徹底激怒了犀牛,這哥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朝着他身邊的一個玩家就沖了出去。

這突如其來的場面倒是把這個玩家嚇了一跳,畢竟自己已經頂着一頭犀牛了,突然戰局中又闖進一隻犀牛,讓這個玩家有些應接不暇,急忙向後一跳,朝着戰圈外跑去,還好這犀牛移動速度不快,根本追不上玩家。

只聽「嗖嗖嗖」三聲,又是三把飛刀先後而至,這回犀牛可是看清了偷襲他的主,朝着陽明就頂了過去,陽明反應也是不慢,朝着遠處跑去,拉開了一段距離又是幾把飛刀出手,不過這次攻擊就有些失了準頭,畢竟是移動中投擲,很難瞄準。

很快,十把飛刀全都丟出,有八把扎在了犀牛身上,而那犀牛雖說有些疲憊,卻依然追着陽明攻擊。

陽明也不是網遊新手,這種情況下也沒有慌張,朝着那兩把扔丟了的飛刀跑去,撿起一把朝着犀牛丟去,正中犀牛左眼,這回犀牛可是成了瞎子,繞着原地嗷嗷嚎叫着。

趁着這個好機會,陽明「蹭蹭」幾個健步,衝著瞎子犀牛就奔了過去,手一伸,就抓住了一把飛刀,在傷口中一轉,一用力又插深了幾寸。

那犀牛吃痛,本想把身上的陽明甩了出去,誰知陽明也是個狠角色,還沒等犀牛發瘋,用盡全身的力氣把那把飛刀拔了出來,瞬間鮮血如注,這一下成了壓倒犀牛的最後一根稻草,那犀牛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幾下便不再動彈了。

陽明把幾把飛刀收了回來,擦了擦上面的血跡,擺了一個很帥的pose,想像着自己是一位成名已久的大俠。只聽一聲「燒包」的笑罵聲,把陽明拉回了現實之中。

只見一名身着華服的少女玩家站在陽明面前,雙手抱在胸前,正饒有興趣地打量着陽明。

陽明一轉身,正好雙目與少女相對,那少女有着一雙明亮的眸子,潔白的面龐上帶着兩個淺淺的酒窩。這樣一位美女的出現令陽明微微有些出神,直到那少女在陽明面前晃了晃手,才把陽明拉回了現實。

「咳咳,這位美女,你找我有事么?」

「看你傻不拉幾的,扔個飛刀還得往回撿,挺有意思的。」

「額,那如果沒什麼事,我就接着去打怪練級了?」

「別走啊,看你打怪那麼費勁,我勉為其難帶帶你,咱倆一起練級咋樣?」

「嘿,那個,我習慣一個人練級了,要是沒啥事我先走了啊!」

「喂,難道我長得不夠漂亮么,以前別人可都是求着帶我升級的啊!」

「那個。。。美女,我可是個正經人,要是沒啥事我先走了啊!」

「哼,別走啊,看你一個人打犀牛也費勁,咱倆合作,我在前邊頂着,你在後邊扔飛刀!」

「這個,好吧,能為美女效勞,我很樂意。」

一番交流後,陽明才知道,這位國色天香的大小姐叫小菊花,也是個散人,本來有幾個人說帶着她去殺BOSS,卻不想幾個BOSS都被大公會包場,不但BOSS沒打着,那幾個帶她的人還被大公會清了場,她自己沒了辦法,只好來犀牛場練級,正碰上練級的陽明。

也多虧陽明古怪的練級方式成功吸引了小菊花,畢竟一個人打一頭犀牛還是有些困難的,便想出了找陽明一起練級的想法,沒想到這陽明剛開始還一本正經,最後卻還是露出了狐狸尾巴。

兩人商量好後,陽明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小菊花也不遲疑,抽出長劍,朝着陽明手指的犀牛就沖了出去。

只見小菊花長劍伸出,直刺犀牛面門,犀牛吃痛,犀牛角衝著小菊花就頂了過來,小菊花也不躲閃,收回長劍,在胸前挽了個劍花,護住胸前,只聽「當」一聲,那犀牛角正頂在小菊花劍上,接着這力道,小菊花向後連跳幾下,就拉開了和犀牛的距離。

陽明見小菊花加入了戰局,也不做遲疑,伸手握住一把飛刀,朝着犀牛就扔了過去。兩人配合還算不錯,小菊花在正面應敵,陽明從後方殺入,弄得這犀牛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喂,美女,我的飛刀扔完了,你自己先拖住它啊,我撿一圈就回來啊!」說完,陽明急忙把扔丟了的飛刀撿了回來。

「你這飛刀也不準啊,能扔丟一半,你也是可以啊!」

可能是有美女在的原因,陽明的這次攻擊失了準頭,10把飛刀有5把都扔丟了,這也是犀牛這個時候還活着的原因。

陽明也沒去和美女聊天,撿回來的飛刀又一次扔了出去,這把倒是沒有丟臉,5把全中。

隨着最後一把飛刀扎進犀牛身子,那犀牛「嗷嗷」兩聲,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兩下,便不再動彈了。

「嘿,美女,這把還行吧!」

「哼,還湊合吧,要不是看你最後5次全中,我都想一腳把你踹了!」

「別的啊,能和美女練級是我的榮幸。」

兩人就這麼一邊拌嘴,一邊打犀牛,經驗也是滾滾而來,隨着時間的推移,陽明無名投法朝着60大關奔去。

「喂,陽明,熟練度多少了?」

「馬上60了,你呢?」

「我早就60了,都63了,也不知道啥時候能到65,到了65我就要轉場了!」

「嗯,還是近戰練級快啊,你這帶練不練都到63了,我這一直練級連60都沒到呢。」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物以稀為貴,練奇門的以後肯定有大用,要不就違反了網絡遊戲存在即合理的定義了。」

。。。。。。

「叮,您的熟練度已達到60!」

又是幾百隻犀牛的倒下,陽明終於在開服第三天將熟練度達到了60,這個速度讓陽明連連搖頭,實在是太慢了。

「叮」的一聲,一個禮盒出現在剛掛了的犀牛身下,這是陽明兩天練級里唯一出現的獎勵。

「嘿,陽明,出貨了,快看!」小菊花指了指出現在犀牛身下的新人禮盒。

「小心!」此時還沒等高興的陽明,看見一個黑影朝着小菊花奔了過去,一抹寒光朝着小菊花的脖子砍去。

這小菊花也不是一般的女玩家,聽見陽明喊了一聲便知不好,一個銀魚潛水,便躲過了第一抹銀光,腳下連點幾下,衝著黑影殺了過去。

此時的陽明也沒有留在原地,朝着兩人廝殺的地方就奔了過去,心裏還想着這黑影還真是大膽,敢在新手村動手,要知道,若是讓巡查的NPC撞見,可是會被關禁閉的。

陽明不知道的是,此時在新手村的各個角落都在發生着PK,只要NPC看不見,就意味着PK的合理性。

剛朝着禮盒伸出了手,就聽見腦後一聲大喊:「放下東西,饒你一命,死了可也是要進小黑屋的。」說話的是個白衣少年。

陽明可不管這白衣人說了什麼,撈了好處才是真的,依然沒有停下去撈禮盒的手。那人見威脅沒有效果,抬起雙腳,凌空踩了三下,一腳就奔着陽明胸口襲來。

可見這白衣人是個用腳的高手,看着威力熟練度已然不低,陽明見這一腳避無可避,先是把禮盒收進懷中,然後挺着胸膛硬接了一腳。

「叮,您受到無名腿法的攻擊,輕微皮下出血。」

「叮,您受到招式連環三套月的攻擊,內臟有些受損。」

「叮,您受了一些內傷,雖無大礙,但也不要拖的太久,否則會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三條系統提示讓陽明吃了一驚,只僅僅一腳就把他踢出了內傷,不過此時可不是想內傷的時候,趁着對手還沒有收腳,手掌一翻,一把飛刀握在手中,朝着對面就扔了過去。

那白衣人也是收招未穩,根本無法做出躲避,只能硬接這把飛刀。只聽「噗」一聲,那把飛刀正扎着白衣人左胸,若是一般人,這飛刀就要了這人老命。

陽明剛想再扔出一把飛刀,卻聽見腦後又是一聲大喊:「休要傷了我家少爺!」是那黑衣人跑了回來,也不知道是把小菊花送去了小黑屋,還是小菊花逃了性命。

這次陽明可是沒那麼好的運氣了,背後偷襲本就不易察覺,再加上那黑衣人武功高強,一把大刀舞的水泄不通,陽明只能一直躲閃,仍然是挨了幾刀。

就在陽明已經避無可避的時候,一把長劍抵住攻來的大刀,正是小菊花重新加入戰局,只不過此時的小菊花有些狼狽,身上的衣服被划出了幾道口子,嘴角還留着血,顯然也受了一些傷。

「快走,朝着對面的林子跑,那邊是武林道的入口,有NPC在那兒,快!」小菊花說完,向上一擎,也不管陽明,朝着她說的方向就跑了過去。

陽明的反應也不慢,只一盞茶的功夫,兩人就跑到了林子邊上。

「嘿,黑白無常,不怕的就來啊,這可是NPC,任你武功再高,也是一招秒殺你的存在!」陽明見已經沒了危險,朝着黑衣人喊起了話。

那白衣人也是隨後趕到,顯然那把飛刀傷的他不輕,不過看情況是沒有生命危險。

「燕崇明,給我殺了這兩個人!」這白衣人說完,朝懷裡一掏,一塊令牌樣的東西就拿在手中,那黑衣人見狀,也不猶豫,朝着陽明就殺了過來。

還在等NPC出手的陽明發現,這NPC見了那令牌,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剛想抬手還擊,卻忘了自己是個用飛刀的,近戰根本不會,就在刀光要砍在肩膀的時候,一隻纖纖玉手推了他一下,陽明就朝着後面竹林飛了出去,只見得一塊石碑出現在眼裡,上書三個大字:武林道。

《不想當廚子的俠客不是好玩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