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草根逆襲之都市任我縱橫
草根逆襲之都市任我縱橫 連載中

草根逆襲之都市任我縱橫

來源:google 作者:釣人的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丁長生 寇大鵬 都市小說

從二流子逆襲成為企業家,短短時間,他終於如願以償,每天光明正大地過上美女環繞的滋潤小日子買地?這一片都是他的蓋樓?這一條街也都是他的他身價千億,能掙錢的都摻和了——做人就要有志氣!要做就做頂級富豪,富可敵國、橫掃天下!展開

《草根逆襲之都市任我縱橫》章節試讀:

相對於寇大鵬的一身肥膘和霍呂茂的骨瘦如柴,丁長生的身材堪稱完美,這樣的男人才能稱為男人,田鄂茹手裡的梳子掛在頭髮上,一時間忘記了梳頭。

一年前的一個晚上,霍呂茂邀請廠長寇大鵬來家裡喝酒,就當兩人喝到一半時,附近的蘆家嶺發生了打架事件,不得已,霍呂茂就出去維護了,按說這個時候寇大鵬應該也走才對,但是霍呂茂堅持要等他回來繼續喝,所以寇大鵬就留下了,邊喝邊等霍呂茂。

夜漸漸深了,可是霍呂茂絲毫沒有回來的跡象,而這個時候陪着寇大鵬喝酒的田鄂茹喝的也不少了,寇大鵬看着小臉紅撲撲的,一個沒忍住,將田鄂茹拉上了床。

雖然田鄂茹當時也喝了酒,但是還算是清醒,於是使勁掙扎,可是一個女人,又是一個喝了酒的女人,怎麼可能掙扎的過一個男人。

而寇大鵬回去後也是忐忑不安,他知道自己這樣做有點過分了,畢竟自己和霍呂茂的關係不錯,朋友妻不可欺,現在倒好,成了朋友妻不客氣了。可是過去了很長時間,並沒有發生任何事,這使他膽子大了起來,他斷定,田鄂茹一定沒有敢將這件事告訴霍呂茂,於是在以後的日子裏,只要得知霍呂茂不在家,他都會悄悄溜到田鄂茹家,開始的時候,田鄂茹還是半推半就,到了後來就成了水到渠成了。

「你小子,我說句笑話,你還當真了?」霍呂茂身披制服服蹲在自己屋門口邊抽煙,邊看着院子里光着膀子劈材的丁長生說道。

「隊長,你給俺臉,俺就得兜着,你看看劈成這麼粗行不」。

「行,還別說,你這身肌肉倒是挺結實的,在家裡干過活嗎?」

「隊長,瞧您說的,我家裡也有二畝山地,平時也給村裡叔叔大爺幫忙,要不沒飯吃的時候去哪兒要去」。

「嘿,你小子,好樣的,男人嘛,就該有點擔當……」

「好了,別說了,丁長生,吃飯了」。這個時候田鄂茹端着早飯來到了院子里。

丁長生擦了把汗,不敢坐在凳子上,端了一碗粥,手裡拿兩個饅頭,饅頭裡挖一個窩,裏面加上鹹菜就蹲在一邊吃起來,他這個樣子,讓霍呂茂很有好感,感覺他就像是自己的兄弟,因為以前的時候他弟弟來這裡也是這個樣子,怯怯懦懦的,好像是施展不開自己的身子,特別是在田鄂茹面前。

霍呂茂的飯量很小,吃了不到十分鐘,就吃完了,而這時丁長生才吃了不到一半,田鄂茹也沒有吃完。

「你們慢慢吃,二狗,今天上班後跟我去一趟蘆家嶺,廠區在那裡昨晚又有一頭牛被偷了」。

「你現在也算是臨山廠安保隊的一員了,但是你得幫我把偷牛的賊抓出來,快點吃,我在外面等你」。霍呂茂吃完起身就走了。

丁長生知道,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比自己要精的多,他要把自己偽裝起來,偽裝成一個老實人,那樣就不會有人注意到自己,自己是什麼來路,是如何到這個地方的,他心裏比誰都清楚,所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穩住腳跟,抓住這一根來之不易的稻草,直到攀上遠處的那棵大樹。

可是偏偏有人不放過他,這個人時刻在注意他,一抬頭,他就看到了田鄂茹冷冷的眼光。

「你以為巴結上霍呂茂,就永遠沒事了嗎?」

「田姐,我不明白你是,什麼意思?」丁長生依然是一副憨態可掬的樣子。

「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以為只要攀上霍呂茂這棵大樹就沒事了是吧,我警告你,寇大鵬能讓你來,也能讓你立馬滾蛋」。

「田姐,我也沒說什麼呀」。

「閉緊你的嘴最好,否則的話,我也救不了你」。田鄂茹惡狠狠的威脅道。

「哐當」。丁長生手裡的碗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都給我撿起來,收拾乾淨了」。田鄂茹對丁長生的表現很滿意,看來這個年輕人還是能嚇的住的,如果他不害怕那就麻煩了。

《草根逆襲之都市任我縱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