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長生謠
長生謠 連載中

長生謠

來源:google 作者:神夢丶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神夢丶 蘇長恭

蘇長恭有一個拼夕夕系統,只要刀劍加身,就有極大的幾率砍成功這百國之地,家族被滿門抄斬,蘇長恭毅然決然走向復仇之路,且看他這凡人之軀,如何讓修行之人聞風喪膽,讓這世間震驚!展開

《長生謠》章節試讀:

南明王朝,河陽郡。

熱鬧的街上人來人往,來來往往的商販絡繹不絕。

這裡,是河陽郡最為熱鬧的地方,也是最繁華的地段。來到這裡的客人幾乎都是非富即貴,偶爾還有幾人騎乘着高大的駿馬,橫衝直撞,惹的路人破口大罵。

街角處,有一位身着襤褸的老道,他不着邊幅,赤着一張腳丫子走在大街上,由於很久沒梳洗過,身上也傳來了一股餿臭味。

周圍的行人都遠遠的避開他,可老道視若無睹,自顧自的走在街道中間。

「誒,這位小哥,我看你骨骼驚奇,乃是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我這裡有本斷陽掌,今日與你有緣,十文錢賣給你了。」

被老道拽住的是一位小孩子,這名孩子身着華貴,身後跟着幾位下人,一看出身就不平凡。

「什麼垃圾斷陽掌,河陽郡什麼時候這種招搖撞騙之人,給我修理一頓!」少年譏諷了一聲,準備命令下人動手。

「莫要生氣啊,氣大傷身啊。」老道訕訕,「既然這位小哥不買,老道再去別處逛逛。」

「想跑?本少允許了嗎?」少年臉上露出了嘲弄,揮了揮手,一群下人也將老道團團圍住。

「作甚?光天化日之下你居然敢欺負我這個老人家?還要不要臉了?大夥你們都來評評理啊!」

老道不顧形象的癱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對少年進行着控訴,讓周圍很多的路人都停住了腳步。

見圍觀的路人越來越多,老道的自信心也越充足了起來,張口就來:「大傢伙評評理啊,老道是一個貧困潦倒之人,只不過是途徑這位小哥的身邊,這位小哥就要派人打我。」

說完,抹了一把眼角的淚水。看起來,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樣。

「光天化日之下膽敢行兇,還有王法了嗎?」

「噓,你不要命了啊!此人是河陽郡郡長的小公爺,在河陽郡這裡可謂是只手撐天!」

「河陽郡的小公爺?」先前開口的人臉色一變,或許有人不知道河陽郡的小公爺長的是什麼模樣,但絕不可能沒人不知道他的名聲。

欺男霸女、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可謂是臭名昭著,讓河陽郡的百姓恨之入骨。

少年見自己被這麼多人圍住,惱羞成怒,怒喝道:「誰再圍觀,本少抓他去天牢!」

眾人聽到這句話,哪裡還敢待在此處,紛紛離去。

雖然也想看熱鬧,為老道出頭,但進了天牢焉有命在?

老道見圍觀的眾人皆已散去,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起來,笑道:「看來小哥的名頭很響亮嘛,河陽郡小公爺,連我這個剛進城的外鄉人也知道你的臭名。」

「老道,你找死!」少年對着身後的下人吩咐道:「四肢打斷,丟他去喂狗!」

老道悄然將一隻手伸入了破破爛爛的兜中,面對摩拳擦掌的幾人也沒有一絲一毫的緊張與慌亂。

「住手!」

就在此時,一聲喝聲從幾人的身後傳來。

老道望去,只見一位丰神俊朗的青衫少年從遠處走來。他緩緩向著幾人走來,一身出塵的氣質,讓老道眼神一亮。

「俊兒,哥哥可曾警告過你莫要再欺負人了?」青衫少年嚴肅的問道。

原本囂張的白衣少年見到他彷彿看到貓的老鼠,縮了縮脖子。

「哥,我錯了,下次還敢。」

青衫少年扶額,對着老道拱了拱手:「抱歉老人家,我這弟弟被父親寵溺慣了,以後我會好好的管教他的。」

說完,從懷中摸出了幾塊碎銀,笑道:「這些銀錢就權當給老人家賠禮道歉了。」

「聽聞河陽郡大公子蘇長恭乃是河陽郡的善人,不僅不欺壓百姓,還樂善好施。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老道眯着眼睛,笑道。

青衫少年苦笑了一聲,樂善好施?

這些錢,本就是父親魚肉百姓所得來的,應該說物歸原主才是。

在河陽郡,兩極分化極為的嚴重,有錢的越有錢,沒錢的越沒錢,因為他們沒有碰上一個好官。

「走,回去再收拾你。」蘇長恭狠狠瞪了一眼自己這個同父同母的蘇俊,對着老道拱手,轉身離開。

老道咂了咂舌,掂了掂手中碎銀,咧開了嘴。

南明王朝,河陽郡,蘇府。

蘇府原本是河陽郡的城主府,自這一任城主蘇世傑上任後,將城主府私自劃分成了他的府邸。

蘇世傑有兩兒一女,分別是長子蘇長恭,二子蘇俊,幺妹蘇傾城。

蘇世傑只有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對其十分的寵愛,就算她犯下了再大的過錯,沒捨得罵過一次。

可以說,蘇家除了穿越者蘇長恭和母親,全部都是敗類。

沒錯,蘇長恭是穿越者,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了將近七年的時間了。當時的蘇長恭跟蘇俊一樣紈絝,但很可惜他死在了一場暗殺中,被現代人的蘇長恭鳩佔鵲巢,成為了這個世界的蘇長恭。

作為現代人,他很是看不慣這種欺負百姓的作風,但沒辦法,這個貪官就是這個身體的老爹。而且,他也無能為力對抗一個城主。

作為穿越者,蘇長恭自然是擁有系統的,只不過這個系統,有一點點奇怪……

那就是著名的拼夕夕!

永遠的只差一刀,永遠的9.9元搶手機的APP。

對,你沒聽錯,就是拼夕夕,所以蘇長恭果斷選擇躺平。

因為,這系統沒什麼用處啊,難不成四處找人幫自己砍一刀不成?

在這異世界,人家都沒有APP,砍個鎚子啊?

這就很離譜的好吧!

蘇長恭制止蘇俊的事情很快就傳入了蘇世傑的耳中,他望着眼前的老者,問道:「老王啊,你說這長恭為什麼老是這樣子呢?人生在世不過數十載,應當及時行樂,不被別人欺負才是啊!」

被稱作老王的老者苦笑了一聲:「自從大公子遭遇了那次刺殺後,便再也沒有欺壓過河陽郡的百姓了,偶爾還送予他們些許錢財,現在河陽郡的百姓都稱大公子是大善人呢!」

「王管家啊,你說這孩子到底哪點隨我呢?」蘇世傑悠悠嘆息了一聲,拿起茶杯輕飲,沒注意到王管家臉上那古怪的表情。

《長生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