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陳年遇你
陳年遇你 連載中

陳年遇你

來源:外網 作者:陳晚禾江遲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陳晚禾江遲

所有人都認為他愛她,但是卻沒人知道他在陪她產檢的時候還在和別人聊天……<br />  她時常不明白,他不愛她為什麼要娶她呢?<br />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愛是可以演出來的。展開

《陳年遇你》章節試讀:

江遲是三天後的晚上才再度出現在病房。 陳晚禾仍舊不言不語不回應,連人都不看,完完全全像個木頭人。 江遲坐下來,滿身的疲憊,雖然陳晚禾睡著了,但是他還是自言自語的說,「抱歉,最近在出差。」 他又從西裝的口袋裡拿出一個藍色的小盒子,放到她的枕邊,「給你帶了禮物。」 江遲沒待多久,就被電話催去了公司。 黑暗裡,陳晚禾睜開了眼睛,掀開被子下了床。 深夜太過安靜,醫院的靜讓人恐懼。 陳晚禾穿着病號服如行屍走肉一樣走出來的時候,像是孤魂野鬼。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只是不想待在那,最近幾天來的人,他們所說的話就像是錄音機一樣不斷的在那空間里回放,令人壓抑又狂躁。 所有人都以為她變成了植物人,其實沒有,她只是不想與外界人任何人說話。 入目的所有人都是那麼虛偽冷漠。 「深夜一個人亂跑是會遇到壞人的。」 突然的一個男音讓陳晚禾停下腳步,她一轉身就看見身後站着一個男人,穿着簡單幹凈。 或許是對世界過於失望,即便是深夜遇到一個男人,陳晚禾也沒覺得有任何的驚慌。 就好像是一個瀕臨死亡的人,什麼都不怕了。 見她頭上裹着紗布,眼神獃滯,只看着他,沒有任何情緒,憑着醫生的經驗,陸星遠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正常。 他笑着說,「小孩,為什麼一個人跑出來?」 陳晚禾皺眉,沒說話,轉身繼續走。 以為她的精神不太正常,沒想到還算正常。 陸星遠跟了上去,與陳晚禾並肩而行,他沒有出聲打擾她,只是靜靜的陪着她。 畢竟他是這裡的醫生,有病人跑出來,他不能視而不見。 深夜的冷風吹來很冷,陸星遠將自己的外套搭在陳晚禾的身上。 陳晚禾站住腳步,將外套還給他。 陸星遠笑,解釋道,「我是這裡的醫生,單純的處於醫生對患者的關心,沒任何壞心。」 說著把自己的證件拿了出來,遞到了她的面前。 陳晚禾瞥了一眼,轉身就走,冷道,「別跟着我。」 這是她醒來之後說的第一句話,聲音有點啞。 陸星遠追上去,說,「不跟着你也可以,你停下來就好了。」 許久沒動,加上飯吃的少,這會陳晚禾覺得有點筋疲力盡。 見到旁邊的長椅,順勢坐了上去。 她低着頭,清冷的坐在那,醫院的燈光讓夜色變淺,昏黃的光線將她的影子拉的很長,加之頭上的紗布,給她添了些破碎感,她好像情緒很低落,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沉鬱氣息肉眼可見 陸星遠站在她的前方,莫名心口被什麼觸動。 他微微皺眉,他見過千千萬萬個這樣的病人,從來沒有這種感覺。 他從口袋裡摸出一顆糖,蹲下來給她遞過去,「心情不好的時候,吃顆糖。」 陳晚禾沒接,說道,「我不是心情不好,一顆糖治癒不了我。」 陸星遠的手仍舊懸在她面前,「你不吃怎麼知道沒用?」 陳晚禾覺得好笑,伸手拿過他手心裏的那顆草莓味的糖,她的手伸過來,手腕帶上的名字清晰可見。 陳晚禾,26歲,VIP1號病房 陸星遠瞳孔微動,原來……是她…… 陳晚禾撕開放到嘴裏,甜味在齒間蔓延,神經彷彿也跟着被喚醒。 但轉瞬那甜味就轉成了苦,刺的她神經泛酸,眼淚不知覺掉了下來。 陸星遠遞了張紙給她,「你看,吃了糖,它把苦變成了眼淚,流了出來。」 陳晚禾接過紙,想擦眼淚的,可是眼淚卻怎麼也擦不完,她屈起膝蓋,頭埋在膝蓋間,痛哭出聲。 這是自奶奶去世以來,她第一個放聲大哭的深夜。 陸星遠坐到她身側,將一包紙都給她,沒說話,靜默聽着她哭。 不知過了多久,陳晚禾終於停下了哭泣,盯着地面看了很久,才出聲,「你是醫生?」 陸星遠沒想到她會跟他說話,怔愣了下,回道,「嗯。」 他才做完手術沒多久,準備回家休息的,沒想到就遇到了她。」 「你說……這世界上真的存在愛嗎?」 陸星遠微微垂眸,她的側臉在燈光異常脆弱,讓他莫名憐惜。 他嗯了一聲,「存在的。」 陳晚禾輕笑了下,「連血脈親緣的人都沒有愛,他人又怎麼會存在愛。」 陸星遠一時間竟無法接她的話,身為醫生,他見多了人情冷暖,親人反目,這個世界上很多人是冷漠的,包括他自己的親人亦是如此。 「人間冷漠,但人間複雜,不是簡單的愛恨可以概括。」陸星遠說,「山月高高,川海遼遼,人間並不是拘泥於愛恨,還有無言沉靜的春華秋實。」 「所謂上善若水,善利萬物,誰說人間沒有愛?」陸星遠仰頭看向夜空中的星星,繼續道,「誰規定愛只有人才能給?」 陳晚禾雙手捂住臉,「說的輕鬆,如果我就要家人愛我,我就要他在乎我呢?所謂山月川海,於我而言沒什麼意義。」 陸星遠淡道,「心理學上有個詞叫『脫敏階段』,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陳晚禾,「……」 陸星遠,「就是直面痛苦,快意恩仇,把自尊磨平,把愛意耗盡。」 陸星遠,「你想得到家人的愛就去索取,你想得到他的在乎就去追求,把你的所思所求毫無保留的展開在他們的面前,看着他們是如何拒絕你,傷害你,直到你面對他們的時候覺得好沒意思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人生啊,其實不是只有他們。」 陳晚禾轉頭看他,只見他仰着頭看着星空,神色淡然,泛着一種讓人安心的溫柔。 她同樣仰頭看着夜空中寥寥無幾的星星,輕曬,「算了,我要自尊。」 陸星遠偏頭看她,「那就為自己而活,想要的就去爭取,被欺負了就還回去。」 自始至終她從未索取過,所以才會無比痛苦。 如果她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畏任何,是不是會輕鬆一點? 她忽然覺得有點犯困,好似身心輕鬆了些,「謝謝你。」 很奇怪,一個陌生人的寬慰,給了她莫大的安撫,內心的暴躁和抑鬱好似一瞬間消散了。 陳晚禾站起身,打算回去好好睡一覺。 陸星遠站起來,「我送你回去。」 陳晚禾,「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我是醫生,將病人安全送回去,是我的職責。」 他的說法陳晚禾無法反駁,沒答應也沒拒絕,自顧自往回走,陸星遠也沒多言,靜靜的跟在她身後。 然而到病房門口,就見到了江遲。

《陳年遇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