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寵我入骨甜蜜蜜
寵我入骨甜蜜蜜 連載中

寵我入骨甜蜜蜜

來源:google 作者:梅音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易恆 陸明軒

母親變成植物人,父親再婚原來溫柔體貼的丈夫,只是想侵佔她父親的公司小三懷着身孕上門逼宮,大雨之夜她卻被趕出家門渾渾噩噩之際,她撞在了他的車子上被他帶回家為了復仇,她和他假結婚感情不由人,在她漸漸弄假成真時,他的前女友卻出現了三個人的糾纏令她痛苦不堪她懷孕了,他只是冷漠地讓她打掉心灰意冷之際,她出了車禍失去記憶……展開

《寵我入骨甜蜜蜜》章節試讀:

  陸明軒沒有說話,也沒有看我。

  我的心在這一刻死的乾乾淨淨。

  正下樓的婆婆聽到我罵她兒子,嗷的一嗓子撲過來,「你還敢罵我兒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個小婊子!!」

  結婚幾年,我沒少受婆婆的磋磨,謾罵都是輕的,她動手打過我好幾次,我因為陸明軒都忍了。

  但是今天,我沒道理再忍了!

  我擼起袖子,迎上張牙舞爪撲上來的婆婆。

  婆婆這幾年養尊處優,身體早就胖了,行動沒以前敏捷,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一下就被我壓制住了。

  想想之前她對我的謾罵、磋磨,還有沒事找事,借題發揮的廝打,我手下一點也不客氣,全部都招呼到她的臉上。

  她被我揪着頭髮按住腦袋,直不起來腦袋,兩個手在空中胡亂飛舞着。

  「哎呀!打死人了啊!陸明軒你瞎了啊!!沒看見這個小婊子在打我啊!!疼死老娘了,哎喲喂我的臉啊!!」

  婆婆被我打的嗷嗷亂叫,我心裏別提多舒暢了。

  林菲菲懷着孕不敢上來,急得推着陸明軒讓他來揍我,不過陸明軒遲疑着沒有上來,樓上小姑子聽到動靜下來,一看這陣仗,罵罵咧咧的衝上來廝打我。

  我一個人到底不是兩個人的對手,小姑子抱住我的腰,大呼小叫讓婆婆打我。

  婆婆臉上被我抓的左一道右一道的,氣的眼珠子都快蹦出來了,抖着手左右開弓往我臉上扇了好幾個巴掌,我要還手,小姑子又抱住了我的胳膊,揪住我頭髮往後邊扯。

  我吃疼的哀嚎一聲,急中生智抬腳狠狠踩住小姑子的腳,她尖叫一聲鬆開我,我一把推開婆婆,轉身沖了出去。

  要再待下去,我肯定還會遭到毒打的。

  我以為陸明軒會來追我的,事實證明我想多了,我在外邊坐到半夜他都沒出來。

  「聞黎你真是傻了,他現在哪有空來找你?」我搖搖頭苦笑。

  人倒霉了喝涼水都塞牙縫,我身無分文,什麼都沒有不說,剛準備找個地方對付一晚上,偏偏這個時候開始下雨了。

  不是小雨,而是瓢潑大雨,找不到躲雨地方的我狼狽的四處亂跑,渾身衣服都濕透,像個無家可歸的落湯雞一樣。

  事實上,我確實是個無家可歸的落湯雞。

  雨幕實在太大了,我眼睛幾乎都睜不開,所以在經過一條馬路的時候沒有看到疾馳而來的車子。

  「嘎吱——」

  踩了急剎車的邁巴赫把我撞倒在地上。

  「嘭!」的一聲,我的後腦勺狠狠撞擊到瀝青地面,眼前一陣陣發黑,暈倒前,我看到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從車上下來,撐着一把黑傘居高臨下看着我。

  「是你?」

  是我,當然是我,關鍵這個人為什麼認識我?我根本不認識他。

  再次睜開眼,我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卧室里,記憶一點點蘇醒過來,我恍然想起來自己出了車禍,條件反射的掀開被子去看自己的身體是不是少了什麼。

  身體完好無損,但身上卻是一絲不掛,什麼都沒穿。

  「你醒了。」一個身高忻長的男人走進來,把一碗面放到我旁邊的桌子上,「吃吧,你的早飯。」

  「不要臉!」我身子緊繃,心臟「噗通噗通」亂跳,「我會去告你的!」

  男人楞了一下,似乎在想我為什麼會說要去告他,看到我保護自己身體的姿勢,他恍然大悟,「你以為我對你做了什麼?」

  我怒目瞪着他,這不是廢話嗎?我身上的衣服都沒有了!

  「首先,我對『撿屍體』沒興趣,其次,你的身材沒有好到我把持不出的地步。」他居高臨下看着我,眼神淡淡卻讓我感覺他在嘲諷我。

  「再有,聞黎小姐,在我知道你是誰的情況下,我更不可能動你,畢竟你是一個有夫之婦。」

  我很驚訝,他居然知道我是誰,這讓我心裏很慌亂。

  事實上,這樣的事放在任何一個女人身上,她都會慌亂的,被人撞了帶回家,一覺醒來身上光溜溜的,而且對方還知道你是誰,關鍵是你對對方一無所知!

  這讓我有一種落到圈套里的感覺,抖着聲音問他是誰,把本來就很高的被單拉的更高了,我感覺他的眼神太犀利了,好像能穿透被單看到我的身體一樣。

  眼前這個男人長得很英俊,比陸明軒都要好看,而且身上的氣勢比陸明軒強的多,讓人不敢直視,偏偏又捨不得移開眼睛。

  「我叫易恆,你不認識我,不過我認識你。」易恆坐到沙發上,閑閑的點了一根煙,「你媽媽是聞氏企業的董事長,你的老公是聞氏企業的總經理,不過,他好像瞞着你在外邊自己開公司了。」

  我呼吸一窒,忽然想起今天那個陌生人說的話……

  「嗯,別懷疑,就是你想的那樣,他掏空了你家的錢,然後自己辦了公司,你猜,他這個局是從認識你開始設的,還是之後?」

  易恆好像對這件事很感興趣,嘴角撇着笑了笑。

  我沒有回答,也不敢想,今天受到的恥辱已經夠多了,多到我想一死了之。

  「天底下怎麼會有你這麼慘的人,婆家不喜歡你算計你,娘家也跟你斷絕了關係。」易恆沒有掩飾自己的嘲諷,「不過,這隻能怪你自己,太蠢了。」

  易恆的話雖然很難聽,但是字字都罵到我心裏。

  我確實太蠢了,蠢到一直相信陸明軒,被他蒙在鼓裡騙了這麼多年,但這不代表着我要聽一個陌生人在這裡嘲諷我。

  「你撞了我,又把我救了,所以咱倆扯平了,請你出去,我要穿衣服。」

  易恆沒動,「在我家裡趕我,你可真沒把自己當外人啊。」

  他彈了彈手上的煙,涼涼的看着我,「聞黎,咱倆做個交易怎麼樣?」

  「什麼交易?」我條件反射的問道,因為他叫我名字的語氣,我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幫你奪回你媽媽留給你的家產,你給我公司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我剛想拒絕,易恆接著說道:「三年為期,三年後這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我會還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