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成為大秦新君
穿越成為大秦新君 連載中

穿越成為大秦新君

來源:google 作者:時久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秦放 陸河

秦放本以到了癌症晚期,沒什麼活頭,就等着死神將他帶走了;未成想意外穿越異世界,成展開

《穿越成為大秦新君》章節試讀:

【陸河+30,蔣闖+107,張賢+18,呂武+5,陳忠+3+6+8+7......,昏君養成進度值:234】 秦放的一句打板子,引得朝臣們震驚不已。
他樂呵呵地看着進度值不斷上漲,目光在朝臣們搜尋一圈後,落在了貢獻最多的蔣闖身上。
此人潛力十足啊!
「陛下,陸大人乃是先皇為您所設的顧命大臣之一,請您三思啊!」
「請陛下三思!」
朝臣們紛紛跪地,再度為秦放的昏君養成進度值做出了貢獻。
【昏君養成進度值:501】 「嗯......都起來吧,朕剛才開玩笑的。」
笑呵呵地隨意一揮手,秦放認真看了一眼軍報。
剛才從腦海中翻找關於陸河的記憶時,他對自己如今的身份,有了更確切的認知。
原身能得到皇位,純屬是撿漏。
也正因如此,身為君王應該學習的東西,原身一概不懂。
先皇也是實在沒有辦法,所以在臨終前,任命了六位顧命大臣。
其中便有兵部尚書陸河,他亦是六人之中的為首者。
以往,朝中大小事情,多數會經過六位顧命大臣過目商議後,才呈報到原身面前。
而素來無任何能力,又唯唯諾諾的原身,對於六位顧命大臣的話,可以說是言聽計從。
可私底下,原身因為他們,時常會憋一肚子火,他不敢發泄在顧命大臣們的身上,就拿宮人們出氣。
幾乎每天,在他身邊伺候着的宮人,至少都會有一兩個是抬着出去的。
可當真是個成為昏君的好胚子啊......秦放暗暗感慨着。
這會兒功夫,他的昏君養成進度值已經破千了。
要說這其中貢獻最大的,還得是那位叫蔣闖的禮部侍郎。
此子堪當大用!
「陛下!」
陸河心裏窩着火,可當務之急,還得是解決大同城的問題,「微臣以為,當派護國公陳文鏡之子陳遠前往調兵,有他在,大同城之危必定可解!」
「臣等附議!」
陸河顧全大局,其他幾位心存怒火的顧命大臣們也只得隨聲附和。
「陳遠?」
秦放在心中暗暗翻了個白眼。
需知如今的大秦王朝,乃是先皇一手打下的江山,那陳文鏡更是先皇麾下的虎將。
都說虎父無犬子,讓他的兒子去解大同城的危機,豈不是與「昏君系統」相悖?
「朕以為既不用派遣將領,也不必派遣軍隊。」
打定主意,秦放緩緩開口。
一句話,讓朝臣們全都愣住,紛紛開始貢獻進度值。
「陛下,那可是十萬騎兵啊!
若大同城被攻克,百姓們必定遭殃!
陛下沒去過戰場,戰場上的殘酷,絕非陛下所想的那麼簡單!」
蔣闖向前幾步,已然是不顧君臣之禮。
「哦,那你去過?」
對於這個給自己貢獻了最多進度值的人,秦放簡直是和顏悅色。
可他這副噙着笑的模樣,卻是徹底激怒了蔣闖。
「陛下,為君者,怎可如此涼薄?
你雖處處不如先太子,好歹也是先皇血脈!」
「當年先皇何其英勇,打下這如此江山!
若非先太子病故,陛下如何能得這皇位?」
「臣等受先帝囑託,每日教導陛下,縱然你天資愚鈍,這數月來竟無一點進展,也不該如此枉顧百姓的性命!」
「你如何能坐這......」眼見着蔣闖都要跳起來了,話也越說越難聽,站在他身側的吏部尚書呂武趕忙扯住他,狠狠擰了他後腰一把。
【昏君養成進度值:1401】 秦放靠坐在龍椅上,單手撐着下巴,眼見剛才飆升的進度值數額變得緩慢,心裏有些惋惜。
他向著呂武看去,覺得他有些多事。
「陛下,」呂武收回手,衝著秦放行禮,「既然陛下以為不必,想來另有打算,還請示下,讓臣等心安。」
「該說的話,朕剛才已經說過了。」
從龍椅上起身,秦放伸手指向蔣闖,「安大海,把這個蔑視君王的人拖下去,打十板子!
這次朕是認真的!」
「陛下!」
「萬萬不可啊,陛下!」
朝臣們再度驚呼,秦放滿意地看着進度值繼續攀升。
「你們也不必再求情了,朕身為皇帝,竟在朝堂之上一再被人挑釁,若還不處置,豈不是置皇家顏面於不顧?」
他說的義正言辭,竟一時間將眾臣的話都堵了回去。
「退朝!」
言罷,秦放甩袖離去,一派威嚴十足的模樣,完全不似往日。
朝臣們被震懾當場,直到他離去許久,才終於回神。
「陸尚書,當下可如何是好?」
大同城之危尚未解決,陛下便拂袖而去,眾臣也只能寄望於陸河。
「諸位放心,既然先皇將陛下託付與我等,我等必然會竭盡全力輔佐陛下。」
「稍候我等去為陛下授課,定然會將利害與陛下再講清楚,請陛下儘快派兵。」
向著上首的龍椅看了一眼,陸河眉頭緊蹙,面對圍在身前的眾臣,他開口保證道。
「那便有勞陸尚書了。」
眾臣趕忙沖他拱手施禮。
—— 御花園中,秦放靠坐在椅子上,一邊品茶一邊盤算。
他已然知曉如今所在的大秦國,並非是歷史上的那個。
如此,他倒是可以將所知的許多昏君行為都照搬過來。
盯着人打完蔣闖板子的安大海一路小跑,終於找到秦放。
「陛下放心,奴才親自盯着人打的板子,一下不少。」
他身形寬胖,這一番追趕,着實辛苦。
「嗯,做得好。」
秦放點頭,從進度值的增長來看,蔣闖的板子定是打得結結實實的。
只他一人,就讓進度值破了兩千,且仍在不斷增長中。
得到誇獎,安大海嘿嘿一笑,可想到將要開口的話,心中許多糾結。
難得今日陛下心情不錯,到現在還沒有宮人出現傷亡。
可陛下登基不過半年,要學的實在是太多,因此每日早朝後,都要前往龍乾宮進學。
猶豫片刻,他小心翼翼地開口道:「陛下,該往龍乾宮去了,今日是吏部的呂大人與禮部的魏大人主講。」
「嗯?」
秦放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去告訴他們,從今天開始,取消進學。」
他一個要做昏君的人,學那麼多東西幹什麼?
「可是,陛下......」安大海還想勸勸。
「還不快去!」
秦放加重語氣,順手將杯子往桌上放。
不成想只搭了個邊,杯子掉在地上,摔了個四分五裂。
頓時,在一旁伺候的宮人全都跪倒在地,就連安大海的臉上也冒了汗。
再不敢多言,他磕了個頭,匆匆向著龍乾宮去。
瞧着跪了一地的宮人,秦放在心裏嘖了一聲,可見原身是個怎樣的主,他不過是失手打碎個杯子,就把人嚇成這樣。
倒是方便了他。
起身坐上龍輦,他淡淡吩咐一聲:「回凌雲殿。」
一大早出了不少力,有點累了,估計這會兒美人還在,正好摟着睡個回籠覺。

《穿越成為大秦新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