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之為卿來
穿越之為卿來 連載中

穿越之為卿來

來源:google 作者:卿一曲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卿一曲 燕明陽

剛剛分手的燕明陽,在公園和一個拾荒老頭喝了一頓酒後,卻意外穿越到了古代,自此被動的開始了一個全新的生活,金錢,權利,佳人都快都到碗里來,在攪動風雲歡暢人生時,燕明陽卻發現他的穿越是被預謀的...展開

《穿越之為卿來》章節試讀:

「請問這個是柳大娘家嗎?在下宋遠青,這位兄台敢問此處可有玫瑰花。」從隔壁李金彪跑出來的宋書生直接跑到了柳小小家裡,燕明陽坐在院子裏面早就聽見隔壁李金彪和眼前這位宋遠青說的話,當時還覺得這個李金彪演的還挺像那麼回事。現在就該自己表演了,燕明陽拍了拍手站起身走上前。

「這是柳大娘家,你聽誰說這裡有玫瑰花的,我們這沒有了。沒有沒有,你回吧。」說完燕明陽就起身回了屋裡。宋遠青看着樣子就知道李金彪說的肯定沒有錯,急忙拉住燕明陽說道:「兄台,兄台,等一等,兄台怎麼稱呼?」

「你這人,都說了沒有了,你怎麼還問呢?」

「兄台,我知道你這肯定是有玫瑰花的,你看看能不能讓在下看一看,也好知道這個玫瑰花到底是什麼奇特之物?」

「你想看就給看啊,我們柳大娘家做出來的玫瑰就是因為非常好看,才讓孫大小姐….」燕明陽話說一半然後立馬捂住嘴,裝作一副不小心說錯話的樣子。

「是,兄台你說這麼好看,怎麼也得讓宋某人見一見是不是。如此美物怎能敝帚自珍呢,還望仁兄把玫瑰拿出來,讓宋某瞻仰一番 」宋遠青看着燕明陽一不小心就說漏了心裏笑着,「這個傻瓜,誇兩句就不知道怎麼好了。」

「那說好了,只是看一看,不要打歪主意。」燕明陽故作謹慎的說著,然後又大聲的說道:「小小,把咱們那個僅有的十朵玫瑰花拿出來。」聞言,小小從屋裡拿出燕明陽早就安排好的十朵玫瑰。

宋遠青走近看着十朵應該是紅色絲布編製出來的玫瑰花,下面插着一根樹枝,當真是覺得這個玫瑰手巧至極,艷麗非常,比到處見到的野花之流都要美麗。而且這顯然要比真花保存時間能更久,玫瑰恆久遠,一直永流傳,看來這句話不是胡編,倒也形容貼切。

「兄台,這個花多少錢一朵,可否忍痛割愛,在下可以全買了。」宋遠青拍着胸脯說到。

「不行,不行,賣不了。這些花極廢手藝,我們做出十朵花了好長時間,孫家大小姐都說好了七夕節要買走。我們怎麼能賣呢。」燕明陽趕緊護着花就要讓柳小小拿走。

「兄台,孫家不是還沒來拿走,你再做不就完了。這樣你開個價我肯定不還價,我都買走。」宋遠青搓搓手一副哀求模樣笑道,心裏又有一些發苦,「想我宋某人讀書十載,怎麼今天為了幾朵玫瑰花折腰了呢,不過這小子說孫家大小姐要買走,看來也確實是喜歡,傳言應該不假,我要是都買走別人卻沒有,到時候招親大會肯定沒問題。」想到此宋遠青盡量讓自己笑的自然一些。

「你說的倒是沒問題。可是你想今天你來買,明天再有人買。我賣不賣他們?更何況我們都答應了孫家,怎麼能失信於人呢。」

「兄台,自古奇物價高者得,你開個價,我全買了。說實話宋某買完之後也是轉送給孫家大小姐,到時候孫家小姐看見玫瑰也不會怪罪於你們的,是不是。」宋遠青不得不對自己的口才表示佩服。

「燕大哥,我看這位宋大哥也是對孫大小姐痴心一片,天公成人之美,不然我們就賣給這位宋大哥吧。」柳小小也在旁邊悄悄說道。聽在宋遠青耳里仿若天籟,這個小小小姐剛剛還沒注意,這麼一看也是驚人之容,不過還是要先爭取孫家大小姐,且不說孫家大小姐四大美人的身份,光是孫家財力顯然也不是面前這個小門小戶比擬的,等以後發達了,再找幾個小妾就好了,想着想着宋遠青正了正臉色。「這位小姐說的很對。兄台您開個價,我給你雙倍。」

「好吧好吧,不過我不能都賣給你,就賣你七朵吧,要是孫家大小姐到時候問起來我也好有個說辭。」燕明陽這話一出更加堅定了宋遠青心裏的想法,看來孫家小姐確實是喜歡這個玫瑰花,柳家也確實是準備賣給孫家的。

「這就對了。兄台,你說多少錢吧。」

「這個花孫家給我們按照三兩一朵。既然宋兄誠心想要,剛才又說雙倍價格。我也願學天公成人之美,那就打個折扣。宋兄給五兩一朵好了。」

「什麼?這一朵花要五兩?」宋遠青聽完大叫了起來。

「嫌貴?那算了,還說是給孫家大小姐,這都捨不得,還抱得美人歸呢?小小收起來吧。」燕明陽一臉鄙夷的咂咂嘴。

「誰嫌貴。七朵就是三十五兩,我買了,而且我一共給你四十兩。不過我希望兄台接下來可得一定要按照約定送給孫家不是,可不能失了誠信對不。所以別人要再來買可就不能賣了。」

「當然了。我也希望宋兄買完花不要聲張,不然我們也在孫家面前難做。」燕明陽早就料到這個宋遠青這麼說立馬答覆道。

宋遠青付完錢拿走了玫瑰花,用衣服包着,然後急匆匆地離開了。

「哇。燕大哥,你好厲害,一朵花就賣了五兩銀子,我們一共做了一百二十朵,那我們不就能掙六百兩銀子。」柳小小拿着錢袋跳起來高興着喊道。

「什麼,五兩銀子一朵?」李金彪看着宋遠青已經從劉大娘家走了,就繞了一下走進屋裡,當聽見柳小小說一朵那個布做出來的玫瑰花賣到五兩銀子也是大吃一驚,剛剛他還在敲詐一兩銀子的消息費洋洋得意呢。

「大彪哥,是啊,而且剛才那個宋遠青想一下子買走十朵,燕大哥沒同意,所以只賣了七朵。一共賣了四十兩銀子。」

「四十兩,這銀子掙的太容易了,這個宋遠青也是有錢,一下買這麼多,早知道我就多要點消息費了。」李金彪感嘆的回復道,他實在想不到這麼朵假花居然能賣出這個價格。

「他不是有錢。而是有些小聰明,他想在我們買走全部的。然後我們就賣給不了別人,然後招親大會上他好一個人拿出來,假如孫家大小姐真喜歡這個玫瑰花,那這個宋遠青會不會讓孫家大小姐青睞有加?由此可見,這個孫家大小姐魅力確實夠大。」燕明陽在一旁說道。

「這個宋遠青心思居然這麼多?那,我用不用再去這樣假意讓別人發現。再讓人來買?」李金彪追問道。

燕明陽看着柳小小和李金彪等着自己安排的樣子,虛榮感也是得到很大的滿足。「不必了,大彪,一會你找個人明天出去悄悄散播消息稱說柳家有這種玫瑰花。有人看見宋姓書生在柳大娘家買了玫瑰花。最後一句話尤其重要。」

「這麼的大家不都知道咱們這裡有嗎?到時候就不能賣這麼高的價格了吧?為什麼不按照之前這個方法呢?」

「你說按照這種方法一直進行下去,最後肯定有聰明人發現其實我們是在做局,我們根本就不是只有幾朵,那些高價買了的人會怎麼樣?他們一定會來柳家討要說法的。到時候我們怎麼應對?而且就算他們不追究。但假如這買主裏面真有一個人成了孫家女婿,到時候和孫家大小姐一成親,知道孫家大小姐不喜歡什麼玫瑰花,你說有權有勢的他們會不會對柳大娘和小小在今後不利?何況這個宋遠青就是個引子,一是引導別人玫瑰花不是我們想賣,我們是被逼的,二也是引導我們這個玫瑰花不便宜,引子是不用太多的。」燕明陽輕聲說道。

聽到這些話,李金彪和柳小小都看向了站在身邊的燕明陽,雖然有些讓人好奇他對人心的揣摩都從哪裡學來的。但又覺得有些溫暖。李金彪也是第一次覺得面前這個男人確實是在為柳大娘和小小設身處地的着想,柳小小心裏更是感動,她沒想到明明能掙更多的錢燕大哥卻為了自己和娘親卻不這麼做。

感受到李金彪和柳小小的目光,燕明陽輕輕怔了怔也就明白是為了什麼。然後說到:「好了,不要想太多,就算除了這些理由也不能做,因為大家買的多了,消息保守不住的,世界沒有不透風的牆,不如早點放出去全賣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