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楚玄辰雲若月
楚玄辰雲若月 連載中

楚玄辰雲若月

來源:外網 作者:神醫毒妃不好惹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神醫毒妃不好惹

她是21世紀的天才神醫,卻穿越成不受寵的棄妃,冷麵王爺納妾來噁心她,洞房花燭夜,居然讓她這個王妃去伺候,想羞辱她是吧?行啊!她對着床頭搖旗吶喊:「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換個姿勢,再來一次。」想羞辱她,她就噁心得他不舉。冷王威脅她,「要想本王不休你,你就老老實實的聽話。」她笑道,「王爺,我已經向皇上請旨和離,還會帶着孩子再嫁,你千萬別擔心。」看醜女如何變身為貌美的天才神醫,驚艷天下。展開

《楚玄辰雲若月》章節試讀:


「你連她送我梅花的事都知道?」
雲若月心虛地轉了轉眼珠,「我可不是探聽你的私事,是上次我去戲班子調查的時候,那班主告訴我的。」
楚玄辰着急道:「那你肯定也知道,本王並沒有收她的梅花吧?」
雲若月轉了轉眼珠,打趣道:「不是啊,那個女班主說,你不僅收了雪妃的梅花,還含情脈脈地看着她,兩隻眼睛都對她放電。」
「什麼?本王什麼時候收梅花,又對她放電了?咳咳……」楚玄辰說著,被氣得直咳嗽。
這個世界對他的惡意太大,他現在只想原地飛升。
雲若月見狀,一把扶住他,着急道:「夫君,你不要着急,我是逗你玩的。班主沒這樣說,班主說你根本沒有收她的梅花,還說你對她很冷淡。」
說著,她趕緊把冰糖雪梨遞過去,「來,夫君,你先把冰糖雪梨喝了!」
楚玄辰心想,我不咳兩聲,你還真不會說實話。
「咳咳……那當然,而且那梅花也不是送給我的,她是送給你的,只是被我拒絕了而已。」楚玄辰假裝咳嗽道。
「哦,我知道了!原來她對你無意,先不要說這個,你先把湯喝了吧!」雲若月關心道。
「那你有沒有相信我?你相信我,我就喝。」楚玄辰耍賴道。
見他這樣,雲若月趕緊道:「我當然相信你了!其實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你,我們經歷了那麼多艱難險阻,我怎麼會不相信你?要不然我也不會給你熬冰糖雪梨。再說,你要真和她有什麼,也不會在那種地方。」
「我剛才是逗你的,來,你咳得好嚴重,先喝湯!」
看到雲若月關心的樣子,楚玄辰心裏喜滋滋的。
他莞爾道:「那好,為夫喝,你幫為夫看一下這封信寫的什麼。」
說著,他把雪妃寫給他的那封信遞給雲若月看。
雲若月接過信,疑惑地打開。
然後,她就看到了上面的內容。
「下午之事,皇后已知曉。皇后誤會了你我的關係,要派人抓你我的把柄,你要萬分小心。」
那信上沒有落款,但云若月猜得出,這肯定是雪天香寫的信。
看到這信,她更加確定。
原來雪天香只是楚玄辰在皇宮的內應,她卻誤會他們了!
現在知道他們是上下級的關係,雲若月心中的烏雲終於散開,一顆心瞬間輕鬆了不少。
看到雲若月相信自己,楚玄辰微微莞爾,心中也暢快了不少-
納蘭夢為了長期在楚國做生意,直接在楚國最繁華的大街上買了一排宅子。
不過她只住中間那套最豪華的大宅,其他的宅子直接空着。
因為她不喜歡陌生人做她的鄰居。
百姓們知道這件事後,紛紛對納蘭夢豎起了大拇指:有錢就是任性。
結果納蘭夢一在楚國安家,每天都有很多人上門來想攀高枝。
納蘭家族富可敵國,有權有勢。
她又是納蘭家族的繼承人,這麼一塊香餑餑,楚國的達官貴人們又怎麼會放過?
所以現在納蘭府的客廳里,坐着一老一少兩位客人。
在客人的對面,坐着眉清目明,儀態萬千的主人。
此時,納蘭夢淡淡地握着桌上的茶杯蓋,望向對面衣着華貴的一對父子,淡笑道:「兩位來我府上,是要與我談生意?還是有要事?」
那年紀大的老人忙道:「是這樣的郡主,鄙人姓陳,是郡主的鄰居。郡主初到我國,人生地不熟,為盡地主之誼,陳某準備了很多禮物,特地攜子來尊舍拜訪。」
「鄰居?本郡主記得,本郡主已經把這一排的宅子都買了,你是哪裡來的鄰居?」納蘭夢淡淡道。
陳老爺隨即擄了擄鬍鬚,指着納蘭府對面的那排宅子,自豪道:「郡主,你家對面的那一排宅子就是陳某的。現在你買了右邊這一排宅地,鄙人家住左邊,正好與納蘭府相對,咱們還真是有緣。」
納蘭夢淡淡挑眉,她買宅子的時候,怎麼忘記買對面那一排了?
這時,陳老爺看向旁邊一直在對納蘭夢流哈喇子的胖兒子,說道:「郡主,這位是我兒,他十分欽慕你,想和你認識一二,不知郡主能否賞臉和他交個朋友?」
納蘭夢掃向那年輕的胖男人,發現這男人雖然衣着光鮮,但整個人都透着股土財主的油膩味兒。
見他一直抬着雙下巴色眯眯地盯着自己看,她是一臉的不適。
但她還是強忍住噁心,淡淡道:「好啊,現在我們認識了!本郡主累了,兩位請自便!」
納蘭夢說著,起身就要走。
陳老爺是一臉的尷尬,「這,郡主請留步。」
「你有何事?」納蘭夢轉頭。
陳老爺趕緊道:「敢問郡主,你今年芳齡如何,屬相如何,可有婚配?」
又是這種問題。
納蘭夢還以為總會有幾個是為了與她談合作才上門。
結果每個人都是來攀親家的。
她沉聲道:「陳老爺,你是想讓你兒子與我婚配?」
後邊的桑黎等人聽到這話,都是一臉的不屑。
就憑陳老爺這個土財主,就想娶他們家小姐?
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陳老爺腆着臉,厚着臉皮道:「如果郡主肯同意,那陳某當然求之不得。郡主,如今你買了這一排屋子,我家就在你家對面。我們兩家都財大勢大,門當戶對,要是能結成親家,那更是強強聯合,如虎添翼。」
陳老爺說著,指向他兒子,「你看看我兒子,他生得眉清目秀,貌賽潘安,正好與你相配。反正你也沒有婚配,你要不要考慮一下我兒子?」
「哦,是嗎?」納蘭夢冷笑勾唇,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那胖兒子一眼,「就他,你說他眉清目秀?貌賽潘安?你能不能不要侮辱潘安?麻煩你們回去照照鏡子再來!」
「來人,送客!」說著,納蘭夢已經背着手轉身,那樣子帥氣至極。
納蘭夢一聲令下,二十名拿着棍子的護衛立即走上來,凶神惡煞地盯着陳家父子。
「兩位,麻煩請離開。」
護衛一出聲,嚇得陳家父子一身膽寒。

《楚玄辰雲若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