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此生唯她
此生唯她 連載中

此生唯她

來源:google 作者:百木叢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如辰 南提 現代言情

【校園都市1v1HE】【戲精軟萌女主×霸道腹黑男主】【校園到婚姻初戀成真】作為年輕企業家代表,傅如辰在接受採訪時被問及,為什麼選擇現在這位妻子「我沒有別的選擇」各方記者瞬間嗅到八卦氣息這是不願意?還是被脅迫了?就見傅如辰對着鏡頭,眉眼是可見的溫柔「此生唯她」—我曾以為愛情矛盾又敏感,那個時候的我們都在做困難的選擇題—可我也曾聽你說,只要是你,就都不是難題*全文戀愛,高甜高寵*雙向救贖破鏡重圓互懟互撩相愛相殺展開

《此生唯她》章節試讀:

九月底十月初,是中秋連帶國慶的小長假。

南提買了下午兩點的車票,到桉陽三個小時。

天氣預報說傍晚有雷陣雨,南提不清楚外面天氣糟糕成什麼樣,但是四點,顯示屏的「正在檢 票」變成了「晚點待定」。

人擠人的長隊轟然而散,四周皆是不間斷的抱怨嘆氣聲。

一直到晚上六點多,檢票才再次正常進行。

天氣說變就變,始料不及。大廳里開着空調,氣溫偏低,冷颼颼的。南提從包里取出身份證,還好離校的時候隨手塞了一件外套。

列車啟動,外面的高樓由點及面,慢慢後退直至消失。雨滴砸落在車窗上,順着玻璃滑下來,匯聚成一條條波浪線。

看不清外面。

南提掏出耳機,花了幾秒時間把纏繞一團的耳機線解開。時間漫長,總得找點事做。她從歌單里找了幾首歌添加到播放列表,閉上眼睛,讓自己放鬆。

車廂內,各種聲音漫進耳朵。

一時無法入睡。

等雨漸小,南提關掉音樂,支着下巴對着窗外夜景發獃,然後又玩了幾局遊戲,也算是打發了路途的枯燥。

九點二十,機械的播報聲響起。

「各位乘客您好,列車前方到達車站為本次列車的終點站——桉陽北......列車現在即將進站,請各位乘客檢查好您的行李,依次準備下車。祝您旅途愉快,下次乘車再見。」

南提站起來,收拾好物品。出站的隊伍緩慢移動,她前後張望,想空出一點空間去拿行李。

迎面便看到人群中赫然站着的那人,南提忽視不了。

他個子高,很打眼,有點鶴立雞群的感覺。

傅如辰也是剛好看見她。

視線交匯。

「好巧啊,老鄉學妹。」傅如辰率先開口,他挑了挑眉,不動聲色。

和這小學妹遇到次數有點多。

居然是同一輛車同一個包廂。

確實挺巧的。

「學長。」南提跟他打招呼。

車子停穩,到站了。南提顧不得攀談,踮起腳去夠上方行李。

「我來。」

傅如辰大步跨前,伸手越過南提的頭頂,托住行李一端,一用力,取下。

「謝謝。」

她和傅如辰交情不深,這樣的舉動讓南提覺得不好意思又覺得這人挺熱心的。

傅如辰淡笑:「不客氣。」

下車後,兩人自然而然並排而行,南提話不多,一路沒主動開口。傅如辰倒是關心地問了幾句關於她在學校的情況,南提一一回答。

出車站,雨已經停了,地上積了幾灘水。

桉陽晚上的溫度比之京得有過之而不及。

傅如辰在岔路口停下:「怎麼回去?」

南提將外套拉鏈拉到頂:「打車。」

傅如辰低聲說:「我送你。」

南提:「不用了吧。」

多麻煩,反正都是打的。

「順路唄,」傅如辰站直身體,堅持要先送她回去,「司機載你到家再送我。」

南提想拒絕。

「大晚上的,」傅如辰睨了眼南提:「我不可能讓你一女生,一個人這麼回去。」

語氣固執又有點無奈。

他向來不多管閑事,跟人保持適當的距離。關係稍好的也知道他是這樣一個人,所以不會向他提過分的要求。該幫的他會幫,不該他做的,他半點不會主動提。

送女生回家這事,在他覺得是有點曖昧的成分在裏面,多年認知里,這種情況從來不會有。

不知道是什麼情緒在作祟,沒來由的,他想送她,可能是不放心。

又或者,純粹想表達自己的關心。

想說便說了。

南提片刻怔愣後,內心突然平靜下來。

因為晚點對未知的恐慌,因為暴雨心情的煩悶,因為夜晚返鄉的孤寂。

在傅如辰說完這句話以後,奇蹟般的,通通消散。

他的眼眸在夜色中被襯得很亮,像綴滿點點星光,明澈堅定。

她看着他。

突然覺得——

所有的遺憾或許是真的是可以填補的。

國慶回來後,京得氣溫開始下降,南提換上了長袖。

距離開學過去將近兩個月,生活平淡如水,沒有高中時期幻想過的,偶像劇里,人物跌宕起伏的校園經歷。

教室,食堂,宿舍,三點一線,有時候一個人,大多時候和室友們一起。

社團、學生會這些,南提沒報名參加,她不是很想踏足新的環境,強迫自己結交不認識的人。

九月初刷空間的時候,南提看到有人轉發校廣播站招人的說說。

播音員。

是她高中就很想做的事。

所以她去面試了。

當天來的人很多,兩間教室坐滿人,南提心裏打了退堂鼓。她雖然對播音感興趣,卻沒有過任何嘗試,沒有經驗。

面試結束回到宿舍,南提心裏避不可免有了一點小小的失落。

她沒有信心。

她不是天選之子,沒有那麼好的運氣。

如果落選,那唯一可以靠近夢想的機會就沒有了。

失落持續了兩天,兩天後的中午放學,南提在習慣性看手機的時候,看到了廣播站給她發的短訊通知——

她!被!選!上!了!

似是不相信,南提讓杜小妍幫她再過一遍短訊通知。

杜小妍好笑地祝賀南提:「比真金還金。」

「啊啊啊」的聲音在走廊回蕩,她真的高興啊!

也許並不算什麼大事,但那會兒,對於南提來說,她從沒覺得自己是如此幸運。

就好像上帝把所有門關上,然後你在瀕臨絕望之際,突然發現祂給你留了一扇窗戶。

小小的意外之喜不經意間更讓人動容。

一系列流程走完,南提正式成為廣播站一員。

周一到周五的播音工作,主要由大二的五位學長、學姐們完成,新生跟在一旁學習。

每一屆都是如此,大二帶大一,大一升到大二才能留任,正式主播。

新生也有可以參與的機會,十五個人按順序,輪流配合學長學姐,作為實踐。

南提很幸運,隨機排的名單裏面,她的名字比較靠前。

也就是前天,南提錄播了一小段,今天第一次試播,她特意蹲守在宿舍樓後面。

這個位置能聽得一清二楚,她想第一時間聽到效果。

下午五點三十分,先是一段音樂響起。

南提心裏一緊,知道要開始了。

她豎起耳朵。

全程一個小時,她的聲音只出現在中間的幾分鐘,很短暫。

儘管如此,南提也知足,把所有內容聽完,才回宿舍。

暮色降臨,靜悄悄的。

十一點,南提宿舍熄燈,她躺在床上,翻個身準備入睡。

手機屏幕亮了一瞬。

南提忍不住伸手,拿過來看——

傅如辰:【今天廣播站的聲音是你嗎?】

這是學姐的節目,南提只是被帶着跟了幾段。室友知道她在廣播站,但是不知道她今天試播。

南提回來後,汪雲幾個人都沒問,應該是沒聽出來。大概,很少有人真的留意廣播站每天播放的內容。

沒有人問她,沒有人會關注這件不起眼的小事。

南提以為,她的小心期許,只有她自己在意。

她沒想到,傅如辰聽出來了。

在60分鐘的音段裏面,找到了屬於她的8分鐘。

心微微有所觸動,轉瞬即逝,如烈日下的石板路上划了一條水痕,又很快被吹乾。

南提小心翼翼問:【你怎麼知道?】

傅如辰:【恰好聽到,感覺像你。】

南提:【是我。】

傅如辰:【很好聽。】

手機被南提握在掌心,機身因為長時間使用略微滾燙,透過皮膚傳遞,身子也開始發熱。彷彿那文字能通過屏幕準確無誤傳達給她,每一根神經和脈絡都裹着這句。

——「很好聽。」

南提整個人埋進被子裏面,安靜的空間漆黑一片,她什麼也看不見,呼吸很輕,心臟跳動的聲音被漸漸放大。

「撲通——」

「撲通——」

她一遍遍回想又放空自己,周而復始,直到滿頭大汗,才掀開被子,小聲喘氣。

《此生唯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