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帶着系統做帝師
帶着系統做帝師 連載中

帶着系統做帝師

來源:google 作者:湯守勤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於玲瓏 軍事歷史 趙虎

大華國特級兵王趙虎,在戰鬥中被炸得粉身碎骨,其三魂七魄亂飛之際竟然穿越到九百多年前的南宋,依附在剛剛死去的同名同姓同齡的紈絝公子、傻子趙虎身上隨後,傻子趙虎活了回來,變得越來越聰明了,居然成了皇太子的幕後軍師,演繹出一個又一個神奇曲折,悲壯搞笑的故事展開

《帶着系統做帝師》章節試讀:

趙虎說話間,揮手往趙勇摔倒的地方一擊,隨着「轟」的一聲巨響,激起的土石猶如驚濤駭浪般地掀起,隨即又嘩啦啦地落下,將趙勇活活埋了進去。

趙虎冷眼望着趙聰等人,說:「把那個王八蛋扒出來帶回去。」

看到大門前的大坑和一個土堆,隨同而來的莫懷財頓時嚇得小便失禁,渾身顫抖。

趙氏宗族長老趙老梗這時也嚇得心驚膽顫,他已經看得出自己被幾個侄子忽悠了。

氣得他轉身朝大門口外走,邊走嘴裏還念念有詞道:「小虎,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你叔伯長輩,你如此對待長輩,有失家教,有失倫理道德,也違犯宗規了。」

趙虎聽了嘿嘿一笑道:「叔爺爺,臨安城的人都說我腦子有問題,就是一個傻子。」

「你……?」

趙老梗在趙氏族內,尤其是趙氏皇族的地位是極其崇高,就連當今皇上宋寧宗都要喊他一聲皇叔。

沒想到趙虎會嗆自己一句,趙老梗停下腳步回頭瞪向趙虎,正好與趙虎炯炯有神的目光對上號。

看着趙虎這雙清澈的眼神和端正帥氣的五官,老頭的心臟猛然顫動幾下,一聲沒吭轉身就走了。

趙勇被人從泥石堆里扒了出來,滿身泥灰的趙勇早就嚇得尿屎失禁了。

興師問罪的人都被傻子趙虎嚇跑了。

趙山走到大門外,看着被弟弟一掌打成的大坑獃獃發愣,傻弟弟是他帶着長大的,他知道弟弟隨風塵奇俠懶和尚學藝幾年,可是趙虎有多大本事,趙山清情楚楚。

可是,他被傻弟弟今天的表現驚糊塗了。

趙公明也來到大坑前,望着趙山問道:「小虎何時擁有這麼強的內功?」

「父親,我也是奇怪。」

趙公明又問:「你是否注意到,小虎今天各方面水平大漲了?」

「難道小虎的頭腦被打開竅了?」趙山回問道。

「這個?有可能因禍得福了。」趙公明不解地搖搖頭,轉身進屋去了。

趙公明悶悶地坐在大堂椅子上,他此時心裏直打鼓。這件事如果真的鬧到族長那裡,老六房也許破產了。

趙虎看到父親正在發獃,便走了過來躬身說:「父親,您別著急,我保證他們無法找您賠償。」

趙公明用無神的眼睛望着闖禍精,問:「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他們詭計的?又是怎麼知道李聰說的那句話?」

趙虎心裏暗暗一樂,他不能告訴這個便宜父親自己是千年穿越來的便宜兒子,不僅能知前三千年,而且還知後一千年。

「父親,那天他們開黑會的時候,我正好就在隔壁。」

「哦,原來如此。」趙公明心想這還差不多,他突然心裏一動,問:「你都昏迷五六天,怎麼知道趙勇叔栽贓的事?」

「父親,我下手輕重自己十分清楚。早上聽你說那幾個人四肢全斷,這分明就是栽贓嘛。」

趙虎輕描淡寫地說:「那三個老傢伙,唯有趙勇心狠手辣。所以,下如此狠手的人只能是趙勇。」

「原來你是詐出來的?」趙公明這時很是興奮:誰說我兒子是傻子?這分明是聰明絕頂。

可是一旦想到明顯偏袒趙聰他們的趙氏宗族會,以及族長和長老們,趙公明的心又沉了下去了。

「父親,您還擔心什麼?」趙虎輕聲問道。

趙公明嘆口氣道:「族長從來沒有公平公正地對待過我們家。」

「您不要怕。」趙虎說:「一切都在我的計劃中。」

「你的計劃?」趙公明驚訝地望着傻兒子,心想:他竟然還有計劃?難道真的是被打開竅啦?

趙公明的心裏好像被突然神奇起來的兒子掏的空空如萬丈深淵。

「父親,您就看着他們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吧。」

望着趙虎雙手往身後一背,搖搖晃晃地走向大門外。

趙公明心裏嘰咕:這?這氣勢和頭腦,真的是我家那個闖禍精趙虎嗎?

趙虎就回到自己房間里,他要好好理一理接下來的人生規劃。

他在想:自己原本是特級兵王,是不是可以利用前世的知識和見識,在風雨飄搖的南宋干一番事業呢?

一連幾天,他都宅在房間里苦思冥想。

兒子不出去闖禍了,趙公明的心當然十分高興,他巴不得兒子永遠不出府院大門。

就在上時,宗族來人通知趙公明父子到小宗的祠堂去。

南宋後期,由於趙氏皇族人數越來越多,趙氏宗祠開始分家。

皇帝直系兄弟歸皇家宗祠,也就是太廟;

其他旁系或遠房族人按小宗各自建小宗祠。

趙虎家的這個小宗祠乃八王趙德芳後人,也算是當今皇帝堂兄弟。

趙公明接到在宗祠開會,便苦笑地望着趙虎,問:「這是你想要的?」

趙虎點頭道:「最起碼他們不敢來我家了。」

趙公明想想,也是的,這幫人到底還是被傻兒子打怕了。

「父親,去了以後,你不僅不說話,而且還要誰也不搭理,管他是什麼人。」

「這怎麼可以?」趙公明把臉一沉道:「那些長老都是長輩,不可沒有長幼之分。」

「你把他當家人、長輩,可是他們個個都是壓榨你的機器。」

「壓榨我的機器?」趙公明聽不懂這句話的意思,趙虎突然想起來自己現在面對的是九百年前的古人,那時哪有機器這一說法?

「父親,我的意思是趙聰他們把我們當菜籽,而那些長老一直充當壓榨菜籽油的那個東西。」

趙公明聽懂了,默默地點了點頭,說:「祠堂乃供奉歷代祖先的地方,十分神聖,到時候你要注意說話方式,千萬別讓他們抓住尾巴,然後處以族規。」

「父親,放心吧,只要你不開口,孩兒會有辦法應付的。」趙虎轉身對趙山擠了擠眼,說:「大哥就不要去了。」

今天的祠堂里早已坐滿了人,宗族會十個長老和族長分坐在香堂兩側,中堂就是歷代祖宗的靈位和香案。

眾人在族長率領下點香祭拜祖先,然後分別坐下。

趙氏父子掃了一眼,發覺趙老梗沒來,而他的位置上坐着一位年輕人。

「父親,他是誰?」

《帶着系統做帝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