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帶着手機回大唐
帶着手機回大唐 連載中

帶着手機回大唐

來源:google 作者:風千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健 蘇明月

夏陽穿越到了大唐時代,發現手機也跟着他一起來到了這裡,同時他更是能從手機閱讀器里提取武技與物品一躍成為了蘇家最引以為傲的上門女婿最後,他輔助李家建立大唐,幫助李世民稱霸天下,雄踞一方功成名就之時,卻只想在大唐做一個鹹魚,讓妻子每天給他做飯錘腿,生活安逸展開

《帶着手機回大唐》章節試讀:

蘇健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來,再次道:「妹夫,請喝茶。」

夏陽這才接過茶水來,對四人道:「其實很簡單,我們只要問一下最近府上有哪個僕人辭工,就可以了。」

蘇健一拍大腿:「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李瑞母女兩個同時翻着白眼。

夏陽輕笑道:「這下承認你是榆木腦袋了吧。」

蘇健昂胸道:「夏陽,你也就比我高明那麼一點而已。」

蘇明月把蘇健推出去:「哥,你快去查一下咱們家裡有哪個下人辭工了。」

蘇健這才想起這岔子事,馬上道:「我這就去。」轉眼之間,他沒了蹤影。

蘇啟欣慰地看着這個女婿,袁天罡說得不錯啊,夏陽命數奇特,將來必非池中之物。將女兒託付給他,他也就放心了。

看着夏陽,躺在床上的蘇啟越看越是覺得順眼,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形。

過了會兒,蘇健風風火火地回來:「我查到了,最近咱們府上有一名字叫做胡風的下人辭工不幹了。我順便打聽了一下,這個胡風經常出入一家名為勾玉賭坊的賭坊。」

那麼,事情就明了了,只有光着腳板無牽無掛的光棍,才會暗中被那些別有用心的人的物色,對蘇啟下毒。

「明天,我就去勾玉賭坊那裡找找線索去。敢害咱們的爹爹,我伸手喀啦一聲,將對方的頭給擰下來。」蘇健比划了一個擰脖子的動作。

蘇啟白眼道:「蘇健,你什麼時候能像夏陽一樣機智沉靜,那就好了。」

蘇健不服氣地看着夏陽。

「爹,明天讓夏陽跟着一起去吧。」蘇明月建議道。

蘇啟點頭:「他們兩個一起去,有夏陽照看着,我就放心了。」

走出蘇啟的房間,蘇健又向夏陽揮揮拳頭:「明天你要跟我一起去的話,什麼事情都要聽我的。」

把蘇健的拳頭擋開後,夏陽指着自己的腦袋:「有的時候,拳頭不是可以把任何問題都解決的。」

蘇健在夏陽的身後,吹鬍子瞪眼。

回到和蘇明月住的院子裏面,蘇明月徑直走進房間,看着外面的天色逐漸暗下來,蘇明月將被子鋪開,把另外一床被子扔到地下。

兩人一個睡在床上,一個睡在地下,蘇明月的短刀還放在床邊。

「夏陽,謝謝你。」

「有什麼好謝的,咱們兩個是一家人。」

「誰跟你是一家人?!」蘇明月立刻反駁。

夏陽嘿嘿一笑,不再說話。確定蘇明月睡着以後,他拿出手機來,繼續看小說。

「尊敬的讀者,你的閱讀時長已達60分鐘,獲得軒轅三光的賭術。」

軒轅三光是《絕代雙驕》中惡人谷中的十大惡人之一,他每次與人賭博非得要賭個天光、錢光、人也光的地步。能光着身子從軒轅三光的面前走出去,已經是萬幸了,至於那些不幸的,恐怕會被軒轅三光贏去胳膊或者腿,落得終身殘疾。

雖然這樣的技能對於夏陽來說沒有多少用處,但是留着也是有備無患。至少,用來贏些錢財,那也是不錯的。

又看了一會兒書,夏陽發現最少還要再讀半個小時才會獲得獎勵,他累了,於是沉沉睡去。

蘇健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夏陽,我們去勾玉賭坊!」

推開門之後,蘇健看到他們兩個睡覺的情形,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咻地一聲,蘇明月把床邊的短刀擲向蘇健,後者知機避過,拉了夏陽就往外面走。

兩人來到大街上之後,蘇健順手在夏陽的肚子上打了一下:「我說你這個傢伙是個慫包嗎?」

夏陽皺眉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蘇健得意起來:「說我是榆木腦袋,你這傢伙我看跟我相比也差不到哪裡去。」

看看四下無人注意他們,蘇健悄聲附耳道:「夏陽,你是真得不懂還是假得不懂,女人能斗得過男人嗎?你來個霸王硬上弓不就行了。要是打不過我妹妹,前面店鋪裏面有蒙汗藥……」他眉毛挑了挑,示意夏陽看向前面的一個牌匾,上面寫着「王記藥鋪」四個大字。

夏陽嘶了一聲,看來蘇健為人還不壞,知道向著他這個便宜妹夫。

再向前轉了一個彎,他們來到勾玉賭坊的門口,揭開厚厚的棉布門帘,裏面生着一個大炭盆,男人汗味和臭味混合在一起,着實很有味道。

「兩位,咱們賭坊可是晉陽城中排得上號的賭坊,買大買小,骰子一轉,錢財萬貫。」侍者眉開眼笑地道。

蘇健道:「我們不是來賭錢的,是來找人的。」

聽到蘇健這麼說,那個侍者一下子就沒了興趣,懶洋洋地挖着耳朵:「找人?這裡天天人來人往,到處都是人,我怎麼知道你們找得是哪一位?」

夏陽把蘇健拉到一邊:「你身上有錢沒有?」

蘇健把身上的錢拿出來,夏陽一把搶過,從裏面拿出一錠散碎銀子來,塞到侍者的手心裏:「小哥,這是一些茶水錢,不成敬意。」

把銀子放在嘴裏咬了一下,確定是真銀之後,侍者這才眉開眼笑地道:「說吧,你們兩個要找得是個什麼人?」

「就是眉心有道疤,大約一寸長,走起路來,右腿有點兒跛的一個大汗,他的名字叫做胡風。」蘇健邊帶比劃,邊描述着胡風的樣貌。

侍者想了很久之後,搖頭道:「這個人我還真是沒有見過,對不起,幫不到你們兩位了。」

湊在賭桌旁邊的一個賭客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回頭道:「你們說的這個人,我認識。他經常欠債不還,還喜歡罵『他娘的』,『他娘的』,對不對?」

蘇健的眼睛立馬明亮起來:「對的,對的。我們說得就是這個人。」

那個賭客道:「人我是認識,不過你們大概沒有聽說過我吧?我這個人有個脾氣,那就是誰能贏得過我,我就把消息告訴他。」

這個賭客的聲音很大,離他近點兒,感覺到他的聲音震得人耳朵生疼。**裏面的每個人都聽到了,紛紛朝三人這邊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