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錦衣神侯
大明錦衣神侯 連載中

大明錦衣神侯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吳鴻 男二韓春

大明朝崇禎年間,空前黑暗的時代,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國門!吳鴻猶如一個BUG般橫空出世開局硬剛李自成,斷其一臂;千里截胡多爾袞,守衛東三省;立軍令狀對賭身家性命!鎮壓叛軍,力挽狂瀾,將李自成的起義軍扼殺於搖籃;力保袁崇煥,重創高迎祥,乾死張獻忠,死磕皇太極,犯我大明者,雖遠必誅!展開

《大明錦衣神侯》章節試讀:

第2章崇禎是個難得的明君,只可惜生不逢時,我也一樣,穿越到哪裡不好,非得穿越到明末亂世。」
吳鴻心裏大發感慨,本來好好地文科出身的專業能力,現在卻要舞刀弄槍,幹着刀口舔血的行當,就很難受。」
考慮到今後的生存壓力,他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李自成必須死!
吳鴻打起精神,抄起綉春刀,走!
去并州。」
一行五人都有各自的戰馬,當即快馬加鞭,向著西北方向疾馳而去。
半月後,吳鴻帶人抵達并州。
一行人風塵僕僕的穿過榆林府的東城門,來到百業凋零的大街上。
榆林府正是李自成的老家,也是他犯案的地方。
現在是一月中旬,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李自成會在二月底之前去甘肅的張掖投軍,沒過多久他就殺官起義,發起了兵變。」
吳鴻不斷地回想。
前生的專業知識,在此時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能讓他掌握歷史發展進程,料事於先,搶佔先機,少走彎路。
城內外都張貼着李自成的通緝令,抓捕效率跟不上,貼再多通緝令也沒用。」
吳鴻不屑地說道。
抓一個殺人犯而已,居然能驚動朝廷。
可見當地縣衙的辦案效率有多差,難怪會被吳鴻吐槽。
韓春問道:頭兒,接下來怎麼辦?」
吳鴻想了想,開口道:先去縣衙借兵吧,增派人手追捕李自成,這樣把握會更大一些。」
頭兒,咱們的盤纏不夠了。」
瘦臉的馬維說道。
一提到銀子,吳鴻就感到頭大。
這年頭外出公幹,一應花銷全都是自費,他們一個個本來就手頭緊巴,經過半個多月的消耗,已經窮得捉襟見肘了。
吳鴻沉了口氣,說道:待會看看能不能跟衙門借點銀子。」
榆林府的縣衙坐落在在南城。
縣衙外門可羅雀,大門已經徹底褪色,鳴冤鼓破了個大洞,門柱上的清漆大面積剝落,整個縣衙內外顯得破敗不堪。
甚至沒人看守大門。
吳鴻他們把馬拴在門外的石欄上,轉而徑直走進了縣衙大門。
這縣衙也太破落了吧,乍一看跟上古遺迹似的。」
韓春一臉嫌棄的說道。
哈哈。」
此言一出,引得吳鴻等人發笑。
直至走到前院大堂的時候,總算有個頭髮花白的年老衙役露臉了。
一看是錦衣衛到來,老衙役誠惶誠恐,連忙躬身敬拜,小的拜見諸位大人!」
吳鴻淡然道:讓你們縣令過來見我。」
話說著,帶人走進大堂。
他毫不客氣,大剌剌的坐在首座上,斜靠着椅背,翹着二郎腿,官威不小。
而那老衙役已經慌忙去內院通報。
不一會兒,縣令王繼領着通判和主簿及其幾個衙役匆匆趕來。
看到吳鴻坐在主位上,王繼有些不悅,但看清他穿着飛魚服時,臉色立馬就變得畏縮幾分。
鬥牛服是底層錦衣衛的制服,能穿飛魚服的人,說明是錦衣衛的幹部,即使是平級,也比七品縣令高一頭。
王繼畢恭畢敬的拱手見禮:下官王繼,拜見諸位大人!」
砰!」
吳鴻拿起驚堂木拍了下桌面,似笑非笑的說道:我們來此是為了緝拿人犯李自成,需要你派人協助追捕,你馬上抽調二十個衙役給我。」
拍桌子聲把王繼嚇得一哆嗦,戰戰兢兢地說道:這位大人,請恕下官無能,不能給您抽調那麼多人手。」
砰!」
聞言,吳鴻又拿起驚堂木拍了下桌面,身子前傾,皺眉道:你這麼大的一個縣衙,連二十個衙役都沒有?
逗我玩呢!」
通常的衙門有三班,值班皂隸、捕班快手、壯班白役,各負其責,總人數三五十人。
王繼苦哈哈道:是真調不出人啊!」
你胡扯!
除非衙門倒台,否則不可能抽調不出人力。」
韓春補了一句。
手搭在刀柄上,一言不合就拔刀砍人的架勢。
吳鴻起身,走到王繼跟前,說道:我也不為難你,這樣吧,人少點也行,另外再幫我準備五十兩銀子,等抓到李自成了,功勞分你一半。」
王繼急忙拱手作揖,臉色窘迫,大人啊,請恕下官滿足不了您的要求,人都被程大富調走了,銀子我也拿不出。」
吳鴻疑惑道:程大富是誰?」
提及程大富,王繼似乎有了依仗,說話也有了幾分底氣,當即把程大富的身份來歷說了出來。
程大富是當地有名的財閥,也就是所謂的土地老財,田產上萬畝,掌控着榆林府的農產命脈,連縣衙都得禮讓三分。
為了伺候好他,王繼對他有求必應。
這個程大富儼然是騎在王繼頭上,榆林府的頭號地頭蛇。
王繼坐下來,煞有介事道:三班衙役基本都去給程大富幹活了,忙得很呢,少數人去追捕殺人犯李自成了,下官愛莫能助,您還是自己想辦法吧。」
你一個縣令,被一個土財主騎在脖子上,真夠廢的。」
吳鴻有些慍怒。
這王繼的表現,當真是官僚主義的恥辱。
現在吳鴻算是明白了,問題的根源就出在程大富身上。
頭兒,咋辦呢?」
韓春問道。
吳鴻眼神陰沉,還能怎麼辦?
羊毛出在羊身上,咱們去找那個程大富,薅他的羊毛!」
好!」
確定計劃後,吳鴻帶人離開。
快走到大門口的時候,迎面撞見了三個捕快。
領頭的髯須男子一副捕頭的打扮,看到一眾錦衣衛,連忙停下見禮。
吳鴻打量着他,問道:你是這裡的捕頭?
殺人犯李自成的案子,是不是你負責?」
在下張洛,正是縣衙捕頭,李自成的案子是我主辦。」
捕頭張洛答道。
案子進展如何?」
吳鴻又問。
張洛一陣唉聲嘆氣,不好辦啊,李自成太狡猾了。」
然後把最近的追捕進程告訴了吳鴻,他人也實誠,話里沒摻水分。
總之就是一句話,沒有實質性收穫,就連李自成具體在哪兒,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吳鴻當即下令,帶人跟着我走吧,以後你協助我辦案,少不了你的好處。」
張洛有些犯難,這個事兒,我得請示王大人。」
少廢話,現在就走!」
吳鴻踢了他一腳,韓春等人也氣勢洶洶。
架不住錦衣衛的威勢,張洛只能照辦。
一群人走出縣衙。
馬呢?」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大明錦衣神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