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李世民是我爹
大唐李世民是我爹 連載中

大唐李世民是我爹

來源:google 作者:笑君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世民 李政

李政沒想到眼睛一閉一睜,他居然穿越了,如今的他只是個平凡的老百姓;本想着簡單的在展開

《大唐李世民是我爹》章節試讀:

「安排?」
稍微一愣,李政緊接着便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不知道吃飯算不算?」
說話時李政的臉上露出幾分幽怨之色: 他本來只是想要簡單的出售一塊玉佩,經過老李的一番折騰之後卻連飯都沒來得及吃。
「當然算了!」
感受到李政的目光,王大不由得渾身一顫: 「不知少爺想要吃些什麼,小人這就幫您去買!」
「買就不用了,直接出去吃吧。」
「全聽少爺的!」
王大的想法很簡單,既然那位讓自己照顧少爺,那自己只要事事聽安排就行了!
在一主一仆簡單收拾一下開始出門覓食的時候,此時的李世民卻是帶着一臉的興奮衝進了立政殿。
「婢子拜見陛下。」
「都起來吧。」
揮揮手示意周圍的宮女不必多禮,李世民這才開口: 「皇后的身體如何了?」
「回稟陛下,娘娘剛剛喝過葯湯,看起來比之前好了一些。」
「如此便好。」
想到長孫皇后越來越差的身體,李世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若不是為了幫自己管理好這偌大的後宮,朕的觀音婢又何至於勞累至此?
不過好在,這次倒是能將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告訴她了!
念頭運轉之間,李世民的目光再次看向周圍的侍女: 「你們且退下吧。」
「是!」
對於這種命令,這些宮中的侍女當然不敢違背: 要是不小心聽到陛下和皇后娘娘的私房話,她們有多少腦袋都不夠砍。
「觀音婢~」 侍女們剛剛離開,李世民便急匆匆的衝進了長孫皇后的卧房。
「陛下?」
從床上稍微坐起一些,長孫皇后的臉色有些蒼白: 「臣妾身體抱恙,卻是不能對陛下全禮了。」
早在李世民到達門外的時候,她就已經聽到了對方的聲音: 只是由於身體情況,所以才沒有能夠下床迎接。
「你我同心,何必說這種話語?」
抓住長孫皇后的雙手,李世民的眼中帶着疼惜之色: 「只要觀音婢身子健康,那些虛禮不要也罷。」
「觀音婢,朕今日前來是為了告訴你一件天大的喜事!」
「喜事兒?」
看着李世民臉上的笑容,長孫皇后忍不住一愣: 自從玄武門的那件事情之後,陛下已經很久沒有露出過這樣的神色了。
「還請陛下說來聽聽。」
「嗯。」
長長的吸了一口氣,李世民這才開口: 「朕......找到了我們的政兒!」
「那可真是......什麼?」
話到一半,長孫皇后這才突然反應了過來。
和李世民捏在一起的雙手一同使勁兒,長孫皇后的臉上瞬間爬滿了焦急之色: 「政兒,陛下說的可是政兒?」
由不得長孫皇后不激動,李政,那可是她的第一個孩子啊!
自五歲的小李政丟失之後,長孫皇后的身體也開始逐漸變差: 此事更是直接成為了李世民與長孫皇后心中的一個不可觸碰的傷疤!
「沒錯。」
點了點頭,李世民的臉上同樣滿是歡喜: 在自己的枕邊人面前,他不需要有太多的掩飾。
「朕已經確定過了,絕對是政兒不會有假!」
「好,太好了。」
淚水從眼角滑下,長孫皇后再次嘗試着開始起身: 「臣妾......臣妾要去見他,要去見見我那苦命的孩兒!」
一想到那個孩子已經離開了自己十年,長孫皇后就感到心如刀割: 我可憐的孩兒,不知道在外面吃了多少苦頭。
「皇后別急!」
努力的讓長孫皇后冷靜下來,李世民這才開口: 「你現在還不能去見他。」
「為何?」
事關李政,就連被稱為一代賢后的長孫皇后也失去了一貫的冷靜: 「莫非我的政兒受傷了、生病了,還是......」 「皇后放心,他很好,政兒很好。」
輕輕地拍打着長孫皇后的肩膀,李世民一邊安慰一邊朝她解釋: 「只是政兒身份特殊,若是貿然暴露,反而會給他帶來威脅。」
之所以之前沒有帶着長孫皇后一同去見李政,就是擔心她會因為太過關心而做出衝動的舉動。
「再者說來......」 努力的讓自己的聲音變得溫柔,李世民這才繼續開口: 「難道你想要以現在的狀態去見政兒?」
「我......」 想到自己的身體情況,長孫皇后總算是冷靜了下來: 畢竟是能夠歷史留名的一代賢后,長孫皇后的智慧自然也是非比尋常。
若是其他身份還好,但李政畢竟是她和李世民的真正的嫡長子。
如今李承乾與李泰二人已經因皇位爭的不可開交,若是再讓李政暴露身份,那恐怕有會是一地雞毛了。
不管是為了李政的安危還是為了朝中局勢,隱瞞身份的決定都是正確的!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長孫皇后這才再次開口: 「還是等我身子恢復一些之後再去見他吧。」
「陛下放心,到時候臣妾一定不會暴露身份,哪怕......哪怕是遠遠的看一眼也行。」
說話時候長孫皇后淚眼滂沱的看向面前的李世民: 正所謂『女本柔弱,為母則剛』,為了李政,她能承受任何的委屈。
「我答應你便是。」
點了點頭,李世民終究是沒有拒絕長孫皇后。
對於李政的情感,他們夫妻二人實際上是一模一樣的。
之所以沒有表現的像長孫皇后這般失態,只是因為他一直努力的剋制着自己罷了。
「皇后要好好休息,過段時間我便帶着你去見一見政兒。」
「嗯。」
本就身體虛弱,再加上剛才的大喜大悲,長孫皇后居然就這樣在李世民的懷中昏沉沉的睡去了。
面對這種情況,李世民居然硬是撐着沒有叫醒長孫皇后,反而一直維持着之前的動作。
與公眾的溫馨畫面不同,此時的長安城街頭,李政卻表現的很憤怒。
「縱奴傷人,你是誰家的娃娃,怎能如此歹毒?」
將面前小丫頭身上的泥土拍去,李政這才朝着面前的小胖子質問。
時間回到幾分鐘之前。
從小院子里出來,王大本打算帶着李政卻嘗一嘗不遠處的一家胡餅。
卻不想二人剛到路上沒多久,就看到了一個小胖子正帶着兩個僕從毆打着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
按照常理來說,對於這等情況應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李政卻偏偏忍不下去。
身為一個穿越之人,他的身上依舊保留着與後世無數普通人一樣的烙印: 明明自己過的一地雞毛,卻還是見不得這人間疾苦!

《大唐李世民是我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