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妖孽
大唐妖孽 連載中

大唐妖孽

來源:google 作者:兔得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武儉 白幼白

天選之子,扶將傾之大唐!飲李白的酒,賞杜甫的詩,殺得亂世的妖,摟着玉環的腰,做着大唐大掌柜,武儉的一生很圓滿了!展開

《大唐妖孽》章節試讀:

隨着哭聲,看着大街之上,圍着一圈人,圈內蜷縮着一個十四五歲的女子,女子身前竹席上躺着一位四十幾歲臉色鐵青的中年人。

地上雖是無字,武儉也看得出這是「賣身葬父」的苦命人。

馬繩只挑細處斷,三五個街痞,蹲在那瘦弱的女子身旁,幾聲淫笑,襯着那女子哭聲,愈發的凄厲。

為首的痞子,提着一把短匕,在眾人身前晃了幾晃,圍觀的眾人,立即作鳥獸散。

有幾個看熱鬧的,立在不遠處,看着那廝提着短匕,挑開那瘦弱女子的衣襟兒,露着幾抹淫光,探着腦袋,視若無人的看着。

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指尖動了幾下,卻未氣絕,並非是死透的。

武儉一把按住為首之人的左肩,街痞本欲發作,卻看到典弈,堆着笑臉,言道:「原來是典主薄,失敬了。」

這幾個街痞,也是活的通透的人,他不認得武儉,可也認得典弈,不用多想,也就知曉了武儉的身份。

民不與官斗,這一眾街痞,更是明白。

這一眾痞子,本欲退卻,武儉撐着一口氣抽出典弈的劍,一劍斬斷了為首之人的胳膊。

「啊···。」

這為首街痞的慘鳴,算是蓋過了賣身女的那一道哭聲。

「大唐律···當街霸女,施以杖刑。」武儉側身看着為首街痞,淡聲道:「法不責罪,立法何用。」

亂世重典,以儆效尤。

他要立威,也要立百姓的法。

為首的街痞疼昏了過去,餘下的幾人聽着武儉的話,拽着那人的腿兒,便沒了人影兒。

黃昏而至,人影凋零。

武儉看着賣身的女子,頭頂還有一團未散開的雪花,鵝蛋的臉頰上,沾着污土,明眸倒映着武儉的身影兒,兩行清淚落地為冰。

「此人未亡,為何葬他。」

武儉說著,蹲在地上,把脈問診,他當年學的就是中醫,而這一世的武儉,也修習過道醫。

「我爹···還有救么。」

那賣身的女子看着把脈的武儉,小心臟按捺不住的狂跳,沒來由的羞赫,棲上霜頰。

若不是,那一抹污泥遮住了紅頰,她的臉頰已如黃昏下的晚霞了。

「他被什麼咬傷的。」

武儉問着,看着那女子埋着頭,聲如細蚊的說道:「草稞里的蠍子。」

她言罷,將她父親的褲管掀開,只見腳背上,顯現着烏青之色。

「氣脈鬱結,血氣染毒。」

武儉一下說出病症,心中知曉,這就是感染了。

那女子一怔,朝着武儉就磕頭,額頭之上,一片赤紅。

「別···還沒救得你父親,你又磕頭···這可使不得。」

武儉看她心性爛漫,又是至情之人,稍一思索,繼續說道:「此地,不便醫治···跟我來吧。」

他本欲背着,可典弈早已將那中年男子背起,訕笑道:「大人的身子還虛着,還是我來背着。」

幸虧兩人走的不算遠,入了縣衙,這女子才知曉武儉,乃是玉門的縣令。

幾人剛入縣衙,便有衙役上前稟報道:「稟告大人,有一男一女求見大人。」

不用多想,武儉也就知曉就是街上遇上的兄妹兩人。

那兄妹兩人看着武儉,也是滿臉尬色,可這兄妹兩人,卻不是玉門討擊使魯景的人,而是居庸關守將昭武校尉馮有歲的人。

「你們先回屋內。」武儉說著,讓一名衙役,將那父女,帶進他的屋舍。

又提筆寫下一張藥方,讓典弈抓藥,可摸了身上,也沒摸出一文錢。

「大人的錢財,在小人這兒。」典弈說著,算是化解了武儉的尷尬。

交代完,武儉淡聲道:「說正事。」

「疏勒河結冰了。」

那男子倒也乾脆,就這一句話,再無他話。

武儉沉吟着,這疏勒河結冰,算是什麼「正事」,用得着這兄妹兩人,火急火燎的策馬來報。

今年,冬雪來的早,疏勒河要是不結冰,那就怪了。

那女子倒是聰慧,看出武儉沒想通其中的關節,頷首道:「疏勒河一旦結冰,那韃靼人定會聚兵南下,雖不知會不會走玉門這處關隘,可大人不可輕敵。」

武儉一下明了,原來是這個意思。

「今年,草原之上也是紛爭不斷,上個月就在居庸關外的牧馬堡,就看到小股韃靼人,試探兵防,可居庸關城牆高大,又有大將顏真杲駐守,易守難攻。若是韃靼入不了居庸關,怕是會一路西下。」

武儉聽她所言,心口激蕩,也明了韃靼的殘暴。若是在玉門關撕開一道口子,這百姓就遭殃了。

「馮將軍的意思呢。」武儉問道。

那狐兒臉的女子,看着武儉,心中捫問「馮有歲能有什麼意思」,不就是給你打聲招呼,別等玉門關破了,再去尋他的麻煩。

而能不能守住玉門關,就看你自己的了。

「加強巡守,築城保民。」那狐兒臉女子,說了一句大白話。

武儉哂笑,也就明了,那昭武校尉馮有歲,就是例行公事。

武儉看着兩兄妹,隨口問道:「兩位如何稱呼。」

那男子拱手道:「巡守威衛元賀,舍妹元檀兒。」

元賀報以軍伍官職,想必是怕武儉小看了他,武儉渾不在意,拱手道:「多謝兩位。」

「去···將兩位安排入驛館,好生歇息。」

玉門關本就是元賀通報的最後一站,也就不急,聽着元檀兒說道:「哥,我有幾句話問武縣令。」

元賀看了武儉一眼,知曉他的妹子心性,也不多言,隨着一位衙役,去了驛館。

「大人···為何要上疏八苦賦。」元檀兒蹙眉問着,唇齒間的蘭花香味,撲鼻而來。

武儉淡笑回道:「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他無恥的又走了范仲淹的路,讓范仲淹無路可走。

可這十四個字在元檀兒的心裏,勝過萬千情詩,武儉不知元檀兒的心意,可他看着這位「御姐」的狐兒白臉,由白到紅,與天山共色。

元檀兒聽到了她內心最好的答案,知曉武儉不是嘩眾取寵之流。

「大人···珍重。」

佳人遠去,紛香留鼻。

武儉念及病人,去往屋舍,那中年男子鐵青的臉色多了三分紅潤,又抬首看到那鵝蛋的臉龐,已然洗清了臉頰,霜頰如火,素凈而不失嬌俏。

「你叫什麼名字。」

武儉尬色問道,聽那女子回道:「民女姓白,名幼白。」

《大唐妖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