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魏小郎君
大魏小郎君 連載中

大魏小郎君

來源:google 作者:撒加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安瀾 楊凌

穿越到古代,去做一個……窮書生,第一天便被女土匪打劫,搶去做了壓寨相公;本想着發展開

《大魏小郎君》章節試讀:

看着楊凌認真的樣子,李安瀾的眼裡都是小星星。
這才是我李安瀾的男人。
楊凌突然問道:「娘子,你早上匆匆忙忙去幹嘛了?」
李安瀾笑了笑,「沒什麼,和東邊的清風寨談些生意上的事情。
相公餓了吧?
我讓桃子去做飯。」
她顯然不願意和楊凌談山寨里的生意,急匆匆離開了。
談判?
搶劫?
分地盤?
吃完晚飯,楊凌終於明白寨子里每家每戶都有那麼多的孩子了。
漫漫長夜,又沒有其他的娛樂項目,還能幹嘛?
翌日清晨,李安瀾吃完早飯帶着桃子和其他當家急匆匆出去了。
楊凌一個人在山寨里晃晃悠悠,寨子里的嬸子大娘看到楊凌,一個個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喲,楊相公,醒的這麼早啊?」
「楊相公,我家種了韭菜,一會割點給你送過去!」
「嘖嘖,楊相公都有黑眼圈了,這身子骨可不行啊,萬一猝死大當家改嫁咋整?」
楊凌口才再好也被憋的啞口無言,只能落荒而逃,心中感嘆:「我知道六味地黃丸的配方,要什麼韭菜!」
終於找到了一群孩子們聚集的地方。
楊凌走到這群熊孩子身前:「喂,想不想聽我講故事?」
「軟飯王還會講故事?」
一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子掃了楊凌一眼,十分不屑,就差吐口痰鄙視了。
「軟飯王還是回家吃飯吧!」
一個黑胖小孩指着楊凌大笑道。
楊凌摸了摸黑胖小孩的頭,笑道:「你叫什麼名字?」
黑胖小孩用力推開楊凌的手,「軟飯王,滾一邊去,大當家本來是要做我嫂子的,是搶了我哥的媳婦!」
熊孩子們發出嘲諷的笑聲,「軟飯王,回家吃軟飯去吧!
我們都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才不屑跟你玩呢!」
呃......楊凌有些無語。
他原本想給通過給熊孩子們講故事拉進距離,結果壓根不給自己機會。
他心中一動,「好,這位好漢如何稱呼?」
那黑胖小孩傲然道:「我叫李二牛,我哥哥就是黑風寨第一猛士李大牛!」
「噗嗤!」
楊凌沒忍住笑出來了,朝李二牛豎起大拇指:「好名字。」
他轉過身對另外幾個人問道:「幾位好漢如何稱呼?」
「劉大春!」
「王三黑!」
「趙根生!」
數字系名字......楊凌忍着笑,「根生小兄弟,你的名字不錯!」
「那是!」
趙根生自豪的拍着胸脯,「我爹叫趙根,我就叫趙根生。」
楊凌拍了拍趙根生的肩膀,我連你孫子的名字都想好了,趙根生生、或者趙根三世!
熊孩子們心思再單純,也察覺到楊凌的不屑。
李二牛一把推在楊凌胸口,「軟飯王,你笑什麼笑?
是個男人你就給我說清楚。」
楊凌聳聳肩,「托塔天王晁蓋、玉麒麟盧俊義、豹子頭林沖,聽聽,多有氣概?
你見過哪位英雄拍着胸脯說,我黑風寨李二牛嗎?
哎,綠林英雄會看不起你的!」
李二牛等一幫熊孩子憋的滿臉通紅,不識字也不妨礙他們區分名字的好壞。
楊凌又拉過趙根生,「告訴我你的生辰八字!」
「啊?」
趙根生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楊凌掰着手指算了半天,「你五行缺金,你可以叫趙金鵬。」
一群熊孩子眼裡冒出了火花。
都是二牛、三多、石頭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可突然出現了一個金鵬,傻子也能聽出哪個好聽、哪個不好聽。
楊凌拉着旁邊的小丫頭,「告訴哥哥,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張小花!」
「呃,這個名字不好聽,以後你就叫曼玉。」
小丫頭飛快的點頭,「謝謝哥哥!」
李二牛幾次想說話又憋了回去。
他也想讓楊凌給自己取一個有英雄氣概的名字。
可楊凌搶走了李大牛的老婆,我兄弟情深怎麼能開口求他呢?
劉大春、王三黑卻沒有那麼多的顧慮了。
「楊大哥,你幫我也取個名字吧!」
「哦,你姓劉?
以後你就叫劉建明!
你姓王?
五行缺木,叫王森,怎麼樣?
哦......想了這麼多名字,好累,回家睡覺!」
楊凌隨便想了兩個名字,晃晃悠悠朝家裡走去。
仇恨的種子已經種下去了,就等着它生根發芽!
回到家中,楊凌感覺有些無趣,山中一日兩餐,這個習慣得改。
可聽桃子說最近寨子里日子過的也不富裕,李安瀾和隔壁清風寨不知道在談什麼生意。
山賊王的男人也不是那麼好當,要麼安於清貧,要麼發家致富。
...... 這一夜,山寨里挨家挨戶都發出了吵鬧的聲音。
「我為什麼叫李二牛?」
「你吼吼誰呢?
老子叫李牛,你哥叫李大牛,你叫李二牛怎麼了?」
五大三粗的李牛性格暴躁,怎麼可能讓兒子頂撞?
「沒文化,取名都不會!
那我要是有弟弟是不是叫李三牛?
李四牛?」
** 憤怒的李牛按住李二牛一頓暴揍,「小王八犢子,還敢說老子沒文化?」
...... 「爹,我以後不叫張小花了!」
「為什麼?」
張大個用溺愛的眼神看着張小花。
終究是閨女,不能像兒子那樣說打就打。
「大當家的相公說小花太土,給我換了個名字叫曼玉!」
小花,不,曼玉一臉認真的看着張大個。
「呃,這名字挺好,以後你就叫曼玉吧!」
張大個摸了摸女兒的頭,扭頭掃了一眼旁邊的吃飯的兒子張石頭。
要不明天找楊凌給兒子也重新取個名字?
「爹,以後我叫趙金鵬!」
「娘,以後我叫劉建明!」
「娘,楊大哥說我五行缺木,給我取了個新名字叫王森。」
「爹,我不想叫狗蛋!」
「娘,我不想叫二丫!」
對大人來說,什麼金鵬、建明都是浮雲,唯有五行八字才是王道。
晚上,一家家的木床傳來不堪重負的聲音。
接着就是夫妻的討論聲,「明天去找找軟飯王?
給孩子換個名字?」
「憑什麼趙禿子的兒子叫趙金鵬,咱們的兒子叫趙大力?」
「哼,要是敢不給我家孩子取個好名字......看我怎麼收拾他!」
翌日,清晨,楊凌還在屋內呼呼大睡。
大娘拎着滿滿一籃子韭菜走進來,身後還跟着兩個孩子。
看到院子正在洗床單的桃子,大娘低聲問道:「桃子,楊相公醒了嗎?」

《大魏小郎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