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行皇太子
大行皇太子 連載中

大行皇太子

來源:google 作者:蕭權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蕭權 蕭玉郎

【zwzx】「拜見太子!」蕭權隨機應對,先試探一下蕭玉郎的底細再說「王兄,你帶這麼多人來東宮做什麼喲?」「太子,我聽說你病了,太醫也很是無策,我內心焦急,特地趕來看你啊」「呵呵,王兄,你看病還帶了這...展開

《大行皇太子》章節試讀:

直至蕭權遠去,蕭玉郎才對柳月說道:「愛妃,景王來了你怎麼也不起身接待,你現在已是太子妃,要懂得禮數啊。」

柳月聽了又羞又愧,起身,她身上沒穿衣服怎麼起身?太子這是要他在景王面前出醜嗎?

既然如此,她還不如死了算了,又何苦被太子羞辱。

這般想着,柳月抱着被子嚶嚶哭泣。

「不許哭,成為本王的女人就不許流淚,你聽好了,我不管你之前有什麼把柄在景王手上,現在,有本王替你做主!」

替我做主?

柳月抬起淚臉婆娑的臉不相信地看着蕭玉郎。

蕭玉郎見了頓起憐香惜玉之心,抱起柳月又是一通「亂啃」……

這回,柳月不再似之前的大喊不要,而是在半推半就之下,身體本能的就範。

「穿好衣服,等本太子回來。」

蕭玉郎溫存之後,滿意起身,邁出宮門之前,側身娓娓道出。

蕭玉郎這回出宮自然是去宣告自己沒病,還是之前那個皇帝最疼愛的太子。

所以,他要去大行皇帝蕭烈那裡撒嬌。

來到了蕭烈所在的乾坤宮,此間氣氛與他的太子東宮截然不同。

正殿**的龍椅上,坐着的正是大行皇帝蕭烈。

除此之外,宮中還有他人。

這些人依次是宰相柳白、裕王蕭天、成王蕭傑、秦王蕭術,這幾名皇子再加上之前的景王蕭權正是蕭玉郎的勁敵。

而這其中尤以景王蕭權的實力最為強大,因為實際上他是出生最早的皇子,然而,這太子卻沒有落到他身上,卻給了年紀最小的蕭玉郎。

這能讓蕭權不恨嗎?

不僅蕭權想奪回太子之位,其他皇子也對這種不按長幼之分來安排太子之位的做法有了覬覦之心,對蕭玉郎也是心存不服。

再加上宰相柳白,可謂是千年老狐狸,以左右逢源之術周旋於各皇子之間,以從中牟取利益。

這些人哪,都不是好東西哪。

蕭玉郎微笑着走進了大殿。

對於蕭玉郎的出現,所有人都震驚無比!

因為,在他們的心中,蕭玉郎已死,一個傻子,就同行屍走肉,他,怎麼又能這麼正常的出現在乾坤宮?

「是,是玉郎嗎?」

與其他人心懷叵測不同,老皇上蕭烈是真的關心自己的寶貝兒子。

「父皇,是我,我是玉郎啊,父皇!」

蕭玉郎馬上表情一變,痛哭流涕。

「玉郎!我的玉郎啊!」

老皇上看到兒子完好如初,老淚縱橫。

這一幕父子動情,旁人見了哪個不為之動容,然而面對這滿宮的禽獸,也是枉然。

柳白和眾皇子表情各異,臉皮抽搐着看着蕭玉郎與蕭烈相擁而泣。

看來,蕭權的計劃失敗了。

蕭玉郎居然能從美人關下活命!

原本萬無一失的計劃有變,打得眾人一個措手不及。

而他們此時聚集乾坤宮,就是來逼宮的,就是來逼蕭烈另立太子。

現在看來,這是不可能的了!

而蕭玉郎的正常,也讓蕭烈懸着的一顆心終於放下,他寵信蕭玉郎絕非溺愛,蕭玉郎的確比其他皇子優秀,當上這太子是實至名歸。

然而,也正是蕭烈破了立長不立幼的規矩,將蕭玉郎成為了眾矢之的。

如果蕭玉郎倒台,蕭烈也會被新的太子架空,如今,蕭玉郎不傻了,蕭烈能不真情必露嘛。

「咦,宰相,眾哥哥們都在啊?」

蕭玉郎擦乾了眼淚,假意現在才看到眾人。

「見過太子。」

柳白首先拜道。

柳白這一拜,其他皇子也不得不跟着行禮。

「太子好轉,朕心寬慰,我決定今夜宮中擺宴,宴請百官,為增喜色,眾皇子可帶王妃前來。」

蕭烈可謂精神大好,看來太醫這美女沖喜之方十分有效,太子身邊應多多增加美色才是。

眾皇子聽了皇上這旨令,心中暗罵,但也是無可奈何。

「這怎麼好意思呢,各位嫂嫂們都很忙的,為了我還要特意來宮中赴宴,我心堪憂啊。」

蕭玉郎故意皺着眉頭,很為難的樣子。

其實,蕭玉郎心裏樂開花了,眾王妃都會來赴宴,這可是個認識嫂嫂們的好機會啊!

因為,對於蕭玉郎而言,他腦海中已經有了一個「邪惡」的報復計劃。

相比傳統的朝堂之爭,他決定把戰場放在各王府後宮!

他要攻略各大王府!從內部瓦解各王府!

這絕非是蕭玉郎的一時熱血,而是他深思熟慮的結果。

在來乾坤宮的路上,蕭玉郎就在思索今後的計划了。

在這充滿殺機的深宮之中,他雖為太子,卻要一人與眾皇子勢力為敵,且不說他身邊現在連個可以真正信任的人都沒有,更別說要對付時刻想要取他性命的眾皇子了。

要想在這夾縫中生存,要想突破當前的困境,唯有以常人想像不到之奇招,出奇制勝才行。

從蕭權直接帶大內侍衛上門查看以及眾皇子齊聚乾坤宮逼宮,就可以得知,蕭玉郎的這些兄弟們個個都很自負,而自負者,往往認為自己的老窩萬無一失。

而王府後院,就是眾皇子所忽略的地方,他們不會想到,蕭玉郎會主動出擊,並以王妃為攻略對象。

「玉郎,你不必擔憂,你的王兄們都很關心你,見你沖喜成功,他們也很高興,必然會帶着王妃們前來為你喜上加喜,對了?太子妃晚上也請務必帶來,朕要重重賞她,要感謝她,為朕尋回我兒玉郎。」

「父皇,太子妃昨夜為救我一夜操勞,身心俱疲,我懇請父皇恩准太子妃在宮休息,待明日我再帶她來覲見父皇。」

蕭玉郎這麼說,蕭烈馬上明白,撫須大笑:「想必我兒與太子妃顛鸞倒鳳不亦樂乎,我懂,父皇也是過來人,哈哈……」

好個顛鸞倒鳳,太子你一夜風流還這般精神抖擻,對比自己的身體素質,眾皇子聽聞此言,更加嫉恨於心。

就為了他,還要王妃作陪,哼哼,這樣的宴席不可能就這麼順利、其樂融融的。

眾皇子面面相覷,但同時,心裏篤定,晚上的宴席不會讓蕭玉郎好過!

《大行皇太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