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炎王朝之涅槃重生
大炎王朝之涅槃重生 連載中

大炎王朝之涅槃重生

來源:google 作者:紫霞紅郎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紫霞紅郎 蕭墨然

內有奸臣謀逆,外有餓殍遍地,烽火狼煙,大炎王朝風雨飄搖他本是王子,無緣皇位,卻機緣巧合繼承皇位,登基後,內除奸臣、外滅賊寇、北擊柔然、西通西域、東伐高麗、臣服倭寇,大好河山,重歸一統,皇朝盛世,再度來臨……展開

《大炎王朝之涅槃重生》章節試讀:

當太皇太后將蕭墨然叫着拉到跟前,看到他紅臉的樣子,太皇太后笑了起來,「自你皇祖父春秋萬歲之後,我就吃齋念佛,你們都還小,國事我都委託給了相國,這麼多年來,他也是太辛苦了,再過幾年,你親政後,他終於可以跟我一樣養老了。」

何相國起身大聲說道:「姐姐說的哪裡話,從我當上這個相國,我就無時無刻不為我們大炎的興盛鞍前馬後,怎麼會有養老一說,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好了好了,那麼大聲幹什麼。」太皇太后撇了撇嘴,「我們何家已經滿門富貴,還有什麼不知足的?這大炎是蕭家的天下,我們只是把這些兒孫扶一把,等然兒歷練成熟了,肯定能把我們大炎治理的好好的。」

「姐姐,小王爺登基這個事情,不是我倆說了就算,還得問問文武百官的意見。」

「好了好了,你趕緊去問吧,等然兒登基,趕緊為我兒舉行大喪!」太皇太后明顯有些不滿,對何光勁下了逐客令。

何光勁轉身走出殿外,他不禁對於自己選蕭墨然為皇帝這個舉措有些懊悔,太皇太后常年吃齋念佛,不問朝政,為何今天對於蕭墨然這麼上心?如果太皇太后成了蕭墨然的後盾,那以後我還怎麼把控朝政?

何光勁越想越後悔,但是事已至此,如果反悔,不立蕭墨然為皇帝而從其他皇室里選一個,就違反了朝廷的繼承法則,因為蕭墨然是死去皇帝的親弟弟,亦無大過。消息傳出去,不僅對自己的名聲不好,還會給那幾個在外征戰的將軍以口實,那就麻煩了,畢竟現在還得用他們打仗。

立就立吧,後邊找個由頭把他廢了就是。想到此,何光勁也就釋然了,這個天下還得我何相國說了算!

這邊,太皇太后和蕭墨然寒暄了一個時辰,然後蕭墨然告別太皇太后,暫時被安排在東宮住下。

對於今天的這一個會面,蕭墨然對太皇太后和何光勁有了更清楚的認識。何光勁飛揚跋扈,攬權不放權,更有可能,還有謀權篡位的野心。而太皇太后反而對朝政並不關心,沒有什麼權力**。而且,可能因為膝下無子,對自己很是喜歡,朝廷百官大都是何光勁的門生故吏,自己一時無法扭轉,但可以藉助老太后對自己的疼愛,對抗何黨!

想到這裡,像石頭一樣長久壓在心裏頭的情緒,終於緩解了,作為蕭家子孫,我終於能夠為大炎做一些事情了,哪怕做一點,比眼睜睜看着大炎往墳墓里走而自己無能為力要好的多。

第二天一大早,紅袍宦官帶着一些小宦官身着白色喪服來到東宮,面見蕭墨然。

紅袍宦官帶着一眾人等跪下,對蕭墨然行了君臣大禮。

蕭墨然趕緊把他扶了起來,然後招呼大家都起來,說:「使不得,使不得。」

紅袍宦官一揮手對眾人說:「殿下讓起來,還不趕緊!」

一眾宦官於是趕緊起來,低頭垂手立於兩側。

紅袍宦官大約三十歲出頭,靠近蕭墨然說道:「奴才官名叫劉賢,忝列司禮監,是掌印太監,等殿下龍升九五,奴才甘為殿下使喚。」

蕭墨然這才搞清楚這個宦官的來路,原來是宮中宦官之首,也難怪,由大太監親自到一個王府傳旨,並接送,看來這個劉公公早就知道了要立他為君的消息,親自接送,想博個頭彩。

今天還未對外發佈皇帝已經駕崩的消息,也未舉行國喪,但這位劉公公提前穿上了喪服,看來,他蕭墨然已經被確定為新皇帝了。

果然,劉公公說道:「今天何相國帶領文武百官上朝,太皇太后也要臨朝,特命奴才告知殿下,請殿下更衣入朝。」

說完,劉公公手一揮,一個宦官呈送一套喪服,外加一套內衣到蕭墨然身邊。

蕭墨然忙說:「有勞劉公公。」

「這是奴才的本分,請殿下入府沐浴更衣,奴才就在府外守候。」

「還請劉公公到入府歇息,雖然還沒入冬,但是這秋天的風也很大。」說完,蕭墨然就把一眾人等讓進東宮府,幾個宮女陪伴去幫蕭墨然沐浴更衣。

大約半個時辰,蕭墨然身着喪服,出來了,劉公公忙起身說:「殿下,因為是在宮裡,不經允許,任何人不得乘轎乘馬,所以還要委屈殿下一塊跟奴才們步行前往。」

「劉公公,請。」

「殿下請。」

然後,蕭墨然一行步行來到百官上朝的地點—朝政殿,百官早就按照順序列於兩旁。

蕭墨然一進殿門,百官停止喧嘩,都朝他行禮,一齊喊道:「參見殿下。」

蕭墨然拱手還禮,劉公公將其他宦官停在殿外,自己帶着蕭墨然來到殿首的座位上入座,自己則立在蕭墨然身邊。

不大一會,殿外宦官高喊:「太皇太后駕到!何相國到!」

百官跪下一齊高呼:「臣參見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參見相國,相國千歲千歲千千歲!」

蕭墨然趕緊起身,本也應該下跪參見太皇太后,但是看到何光勁跟她在一起,拜見太皇太后不就相當於拜見他何光勁!成何體統!

於是,蕭墨然只拱手行禮。

太皇太后走到他身邊笑了笑,然後,由宮女扶着登上大殿台階到皇帝寶座旁邊的座位上坐下,何光勁也走上大殿台階,在登上十級台階上,有一塊平階,上置一個寶座,何光勁就坐在這個座位上,這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何相國的座位。

太皇太后叫大家平身,然後說:「我兒不幸於前日夜晚駕崩,國不可一日無君,現宣讀遺詔!」

諸大臣其實早已經知道消息,但是仍然小聲嘀咕起來,直到一個宦官開始宣讀遺詔。

「自古帝王統御天下,必以敬天法祖為首務。……今皇弟琅琊王蕭墨然自小聰慧,可繼大統,布告天下,咸使聞知。」

宣讀完遺詔,太皇太后言道:「我朝多難,還需諸位大臣同心協力,輔佐我王。」

「謹遵太皇太后教誨!」

「然兒,快上來!」

劉公公帶着蕭墨然拾階而上,到皇帝寶座前對太后行禮後坐定,劉公公仍站在蕭墨然旁邊。

「相國大人,請宣布國喪吧。」太皇太后對何相國說道。

「喏!」

何光勁站起身來,字正腔圓地說道:「本相宣布,國喪大禮自今日開始,文武百官皆着喪服,王公百官朝夕哭臨三日,因國家不寧,國喪期為一月,國喪期間,不得婚嫁宴會,不得作樂,另向高麗、安南等藩屬國報喪!國喪之後,正式舉行新皇登基大典!」

《大炎王朝之涅槃重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