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周朝邊境武關外
大周朝邊境武關外 連載中

大周朝邊境武關外

來源:google 作者:風塵落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塵岳 馬靈兒

自從穿越到這鳥不拉屎的古代山村之後,塵岳本想着在家鄉種田養家,過着平淡簡單的生活展開

《大周朝邊境武關外》章節試讀:

大周朝邊境,武關外 一處密林之中,人影錯落,皆手執弓弩,腰懸利刃,好像在等待着什麼,這時候想起一陣豪邁的喊聲:「小岳子,緊張不,殺過人嗎?」
說完目光看向身旁一位面帶青澀的少年。
「沒,三個月前剛從軍,這是第一次出任務,伍長,你說這伙蠻子是怎麼竄進來的,是不是要打大仗了?」
少年嘴裏應答着,眼睛卻不時四處遊盪着,握着弓箭的手已經開始出汗了,一眼就被人看出很緊張。
伍長搖了搖頭不說話,看向了身旁衣着與普通士兵有異的百夫長,百夫長王貴是個老兵了,參軍十年大大小小打了不少仗,但是功勞都被上頭給吞了,不然早升校尉了。
百夫長吐了口唾沫:「邊境這幾年還算安穩,今年入秋以來燕戎不斷向邊境增兵,這伙估計是敵人斥候,打探軍情來的,好不容易被我們發現了,估摸着太陽落山前就會經過這,宰了他們老子回去就能升千夫長了,這次誰敢跟我搶功,老子一定翻臉!
你們這夥人給我放機靈點,不少新兵蛋子,老子也是晦氣,手裡被抽走了不少人補充到周將軍麾下,換來一群娃娃!」
眾人聞言都點了點頭,隨後密林中又恢復了平靜,耐心的等待着。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來了!」
先前被稱呼為小岳子的年輕人直了直身子,手裡的弓箭開始跟隨着馬隊移動。
這隊騎兵大概二三十騎的樣子,進了密林之後就放慢了速度,四處觀察着,手也握住了刀柄。
百夫長見狀就知道是隊精兵,暗暗罵了一聲。
隨着敵人慢慢進入了伏擊圈,「放!」
「嗖嗖嗖」利箭從密林四處向燕戎騎兵射去,十幾號人頓時應聲落馬,領頭的見狀不妙,雙腿一夾馬肚子就準備硬衝過去。
一支利箭射來,狠狠的扎進了他胯下的馬腹中,戰馬轟然倒地,領頭的斥候也滾落下馬。
這時從樹上跳下來不少人影,把還留在馬背上的人都撲了下來,為了防止他們真的打探到什麼情報,百夫長事先進行了周密的安排。
「殺!」
百夫長一聲大吼,就當先沖了過去,小岳子也抽出腰刀往前沖,剩下來的十來個敵人圍成一圈,想殊死一搏,為首的面露兇悍,毫無懼色。
兩邊開始了短兵相接,由於這邊夾雜了幾十號新兵,一個接觸就有幾個新兵受傷了,見狀不太妙的百夫長當先朝領頭的斥候砍去,一刀劈下,被蠻子一個側身躲過,緊跟着一腳就踢在百夫長小腿上,百夫長一個踉蹌險些沒站住。
旁邊另一個蠻子趁勢舉起馬刀,眼看就要落在百夫長頭上,小岳子一個前沖,一刀劈在了那蠻子的後背,蠻子應聲而倒。
隨着眾人一擁而上,餘下的十幾個人在拚死一戰之後都被殺死,沒有一個逃掉。
戰鬥結束,百夫長心有餘悸的喘着氣,看着被鮮血染紅的樹木雜草,再次吐了口唾沫走到小岳子身旁拍了拍肩膀說道:「好小子,救了我一條命,第一次殺敵吧,怕嗎?」
小岳子抹了抹衣服上的血跡:「不怕,大家都在,有什麼好怕的。」
「哈哈,好樣的,打掃戰場,仔細檢查有沒有信件情報之類的。」
百夫長轉頭對眾人命令道。
看着己方也有十幾個人的傷亡,百夫長暗自疑惑,這夥人身手不錯啊,遇到伏擊竟然還能有這麼強的戰力,應該不是一般的斥候啊。
這夥人深入到武關後,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小岳子,塵岳,涼州鳳陽郡人,三個月前剛從軍,簡單的訓練之後就被分到了百夫長麾下,這是他第一次執行任務,也是第一次殺人,說不怕是假的,回想着剛剛鮮血四濺的一幕,還是有點發怵的,但是好歹是鐵骨錚錚的漢子,怎麼能露了怯。
眾人打掃完戰場,找到一封信,百夫長嘟囔着:「老子也不識字,也不知道寫的啥。」
塵岳擠了過來瞅了瞅:「好像是武關城防部署。」
百夫長愣了一下,先是疑惑你一個大頭兵竟然還識字,隨後皺起了眉頭好像在思考着什麼。
塵岳心中也是一驚,武關是大周朝邊境重要的關隘,怎麼可能一夥斥候能打探到這種情報,難道?
塵岳甩了甩頭,這也不是他一個大頭兵該考慮的。
隨後眾人開拔,準備返回武關,為了追擊這伙敵軍斥候,已經離武關城很遠了,都快進入燕戎地域了,而且戰馬都藏在了離此地不遠的山谷之中,來回取馬還需要時間,此地不是久留之地,萬一遭遇大股敵人可就有來無回了,不過現在雙方還是小規模試探,應該點子沒那麼背。
伍長來到塵岳身旁:「小子可以啊,身手不錯還識字,說不定以後能混個校尉噹噹,到時候可記得拉老哥一把啊,說說,為什麼參軍啊?」
塵岳饒了饒頭:「這幾年年景不好,家裡的收成也就差了,當兵可以免除賦稅,還可以拿軍餉,等我攢點錢,就回家成親。」
「哈哈哈,毛還沒長齊就想着成親,回頭哥給你抓個燕戎娘們,你家裡一個外面一個,讓你當兩回新郎!」
聞言眾人都哈哈大笑,一掃剛剛戰鬥一場的緊張氣氛。
百夫長也笑了笑,軍營里的漢子,互相開開玩笑才代表融入在一起了,隨即帶着眾人向武關進發。
這是大周朝武德四年,天下共有四國,大周、北金、南越和燕戎。
其中大周是疆域最為廣闊的,地處中原,佔據富饒之地,共分四十州,邊境與三國都有接壤,其中南越和北金國土偏小,一直偏安一隅,與大周朝少有兵戎相見之時,唯獨這個燕戎,原本是各自為戰的幾十個游牧民族,隨着燕戎這一支強勢崛起,四處征伐,短短十年時間一統草原,立國燕戎,國主慕雲蒼瀾自稱黃金可汗,統一草原之後依舊不滿足,集結各部族向邊境增兵,企圖侵犯大周。
近些年大周朝內部其實也不穩定,幾大世家朝堂上互相傾軋,爭權奪利,黨爭頻繁,各謀私利。
軍隊因為安逸的太久,除了邊軍戰鬥力尚可,其他地方的駐軍少有精銳,吃空餉,扣軍糧的事常有發生。
此次燕戎蠢蠢欲動,原本邊境就一直與游牧部落有摩擦,但是現在面對一個統一的游牧民族,不得不謹慎,大周為了以防萬一,除了集結邊軍之外,在周圍各州緊急徵召士卒,塵岳就是此次徵兵的時候從軍的。
塵岳家在涼州的一個小村莊,涼州盛產軍馬,土地貧瘠,所以涼州人自古以來民風彪悍,很多男子自由練習騎射,參軍的很多,由涼州士卒組成的軍隊,戰鬥力一直是上乘。
塵岳是家裡的獨子,爹娘淳樸善良,一直在家種地,偶爾會養幾匹馬然後賣給官府做軍馬,從小與村裡的教書先生馬叢之家定了娃娃親,自幼與馬家女兒馬靈兒一起長大,馬家女兒大了塵岳一歲,所以從小塵岳就一口一個靈兒姐。
因為這年頭光景不好,地里沒什麼收成,兩家人都快吃不飽飯了,更沒錢交賦稅,遇上徵兵,在幾經考慮之後,塵岳就出來從軍了,當兵不僅免去了家裡的賦稅,還能讓兩家人都有口飯吃,走之前的一個晚上,塵岳輕輕地抱着馬靈兒說:「靈兒姐,等我回來。」
懷裡的佳人紅着眼眶道:「一定要活着回來,等你回來,我們就成親。」
塵岳點點頭,不由得抱緊了靈兒,享受着離別前的安逸。
想到這裡,塵岳的眼眶不禁一紅,看向家的方向,輕輕地呢喃一聲:「等我。」
接着拍馬跟上了行進中的隊伍。
 

《大周朝邊境武關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