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傅廷遠
傅廷遠 連載中

傅廷遠

來源:外網 作者:俞恩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俞恩 玄幻魔法

俞恩嫁給傅廷遠三年,一直盡職盡責履行着傅太太的義務。她天真的以為她的溫柔能融化傅廷遠,後來她才明白,就算她把南極冰山都融化了,也融化不了傅廷遠的心。心灰意冷之下,她選擇結束這段婚姻。結婚三年,傅廷遠認為可以用兩個詞來評價自己的妻子俞恩:乏善可陳,木訥無趣。可就是這樣一個俞恩,竟然在傅氏周年慶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將離婚協議甩在他臉上讓他顏面盡失。他看着一襲紅裙優雅冷靜的女人,危險地眯起了眼。離婚之後所有人都以為傅廷遠跟俞恩這輩子老死不相往來了,俞恩自己也這樣以為。後來某國劇盛典頒獎禮,俞恩拿了最佳編劇獎,矜貴高冷的男人為她頒獎。男人將獎盃遞給她之後,忽而當著台下所有人的面低聲下氣地懇求道:「俞恩,以前是我不知道珍惜,能不能請你再回頭看看我,給我一個重新追求你的機會?」俞恩看着他笑的燦然而又疏離:「抱歉傅總,我眼裡現在只有事業。」男人拉住她的手眼底全是落寞:「俞恩,我離了你真的活不下去。」俞恩回了男人一個冷漠至極的背影,開什麼玩笑,一心一意搞事業不好嗎,為什麼要跟男人談情說愛?而且男人還是回頭草。男主屬於明明愛了但卻不自知的那種,等到徹底失去之後才會慢...展開

《傅廷遠》章節試讀:

許航將人給重新拉進了懷裡,細細凝着她問:「你心情不好?」

剛剛一見到她,許航就察覺到了她心情不怎麼樣。

宋迎於是跟他說了她爸的態度,然後偎在他懷裡黯然說道:「我爸這個性格,真是沒救了。」

作為有着慘痛經歷的人,他很想真誠勸告宋父一句:別再作死了,不然後面有的受。

不過他還沒等說點什麼,懷裡的人忽而抬眼看向他堅定地說:「許航,不然我們領證吧?」

許航被嚇得不輕,好一會兒就只僵在那裡看着她,好似一時間無法消化她這句話的意思。

「我是想着,我爸一直跟我媽較勁,或許他還懷着我跟你不會長久的念想,如果我們結婚成了定局,他是不是也就無計可施了。」宋迎這樣解釋了一句。

許航回神,思緒還沉浸在剛剛的震驚中,他不可置信地又問了她一遍:「你剛剛說,我們結婚?」

「嗯。」宋迎有些抱歉地說,「可能這樣對你來說有些不公平——」

「沒有什麼不公平,我很願意,一萬個願意!」許航打斷了她的話,「對你才不公平,這算是我趁人之危。」

如果不是因為她父母吵成這樣,她也不會忽然提結婚。

結婚是他真心想要的結果,但對宋迎來說,她才剛剛原諒他跟他正式交往,結婚肯定不在她的計劃之內。

宋迎倒是沒想到許航會說這樣的話,她笑了一下之後說:「是我提出來的結婚,你哪裡趁人之危了?」

「反倒是我,在這個時候提結婚,顯得好像是為了阻止我爸媽的爭吵才跟你結婚的,很沒有誠意。」這是宋迎為什麼說對許航不公平。

許航將人摟在懷裡強勢告白:「不管你是為了什麼跟我結婚,我都接受。」

宋迎一時間哭笑不得。

前一秒她還覺得他老奸巨猾呢,現在他就傻到不行了。

許航低聲說:「結婚是大事,我知道你一定是思慮周全之後才做了這個決定,我相信你是真心地想跟我結婚。」

宋迎這樣的性格,絕對不是隨隨便便做出什麼決定的人。

以及她如果不是真心想要,別人絕對左右不了她的意見。

許航的理解讓宋迎心裏前所未有的溫暖,以前她從未想過跟許航會有這樣濃情蜜意彼此包容的時刻,可如今她已經慢慢習慣了這樣的甜蜜幸福。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不是嗎?

她也相信自己的判斷和選擇,許航是真心愛她,即便結了婚,他也會一如既往地愛她。

許航又說:「如果你覺得我們結婚能讓你爸媽之間的戰爭停止,那我們就結婚。」

不管是為了什麼,只要她高興,他願意陪她做任何事。

宋迎沒有任何猶豫地就說:「那我們去領證?」

「現在?」許航有些心驚肉跳地問了一句。

「嗯。」宋迎鄭重點頭,「你的身份證和戶口本都帶了嗎?」

她也是果決的人,決定要做的事絕對不會拖泥帶水。

許航如實回答:「我沒帶戶口本,但我可以立刻讓人開車給我送過來。」

江城到z城開車全程高速也不過兩三個小時,讓司機給他送來就是。

她瘋了,他更瘋。

宋迎應到:「好,那等你的身份證到了我們就去。」

「稍等一下,先讓我緩緩。」許航有些沒出息,急忙鬆了懷裡的人衝去給自己倒了杯水大口喝下,用這樣的方式平復自己快要跳出來的心跳。

宋迎瞧着他這幅緊張到呼吸都困難的樣子,只覺得好笑極了。

結婚不是他想要的嗎,怎麼現在她主動提了,他倒被嚇壞了。

許航整整喝了兩杯水,心情這才冷靜了下來。

冷靜下來之後他重新回到宋迎身邊,盯着她鄭重詢問:「你確定我們真的要去領證?」

許航不想讓宋迎有一絲一毫的勉強,所以再次徵求了一遍她的意見。

只要她說一句後悔了,他就中止這個誘人的提議。

「確定。」宋迎回的坦蕩真誠。

「好。」許航對她這個答案求之不得,立刻就拿出手機來給江城家裡的司機打了個電話,讓司機找他爸媽要戶口本,然後驅車給他送來。

掛斷電話後許航又有些內疚地說:「今天的事有些突然,很抱歉我沒有準備戒指。」

無論如何,結婚應該有婚戒。

許航心裏還有一點抱歉的是,結婚這件事不是他先提出來的。

「這還不簡單?」宋迎說著拉着許航走到自己辦公室的陳列櫃前,指着裏面一堆的珠寶說,「戒指我這裡應有盡有,我們選一款做婚戒就是了。」

作為一個珠寶設計師,她辦公室里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樣的珠寶,戒指也應有盡有,沒有戒指完全不是問題。

被拉到展示櫃前的許航,看着那一堆的戒指臉色實在是好看不起來。

結婚不是他先提的也就罷了,現在連結婚戒指都要她準備嗎?

以及從這些戒指裏面選結婚戒指,也未免太敷衍了。

「怎麼了?」宋迎有些不解他的沉默,「沒有你喜歡的嗎?」

許航抿了抿唇,到底沒有表現出自己的不愉快來。

他乾脆接着她的話應道:「嗯,沒有我特別喜歡的。」

他隨後又將人摟在懷裡誘哄着說:「而且我覺得,結婚戒指應該有很特別的意義,最好鄭重設計一下比較好,而不是隨意從這裏面選一枚。」

宋迎明白了,他這是在嫌這樣不夠鄭重其事。

但其實對她來說,包括戒指在內的一切珠寶,她都沒有太多興趣,也或許是因為她自己本身是個珠寶設計師吧,接觸的珠寶太多,就更清心寡欲了。

想到這裡她抬手輕輕撫了撫男人好看的下巴,有些無奈地哄道:「我知道你什麼意思了,我馬上重新設計兩枚婚戒,專屬於我們兩人的。」

宋迎覺得婚戒這種細節應該都是女人在意計較的,怎麼到了她跟許航這裡,反而許航是很在意的一個。

許航聽到宋迎說會親自設計他們的婚戒,臉色這才好看了幾分。

不過一想到兩人馬上就要領證結婚了,他忍不住扣緊女人的細腰,低頭肆無忌憚吻了過去。

只不過,這個吻剛開始就被打斷了,薛君給許航打來了電話,許航很是無奈地接了起來,想必是司機回去說要戶口本的事薛君知道了。

《傅廷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