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公主待嫁:君王共白首
公主待嫁:君王共白首 連載中

公主待嫁:君王共白首

來源:google 作者:三門羽卒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青木 靜萱

她本是江湖神醫,行走江湖懸壺濟世,偶然間救下了一個男子,改變了她一生的命運她本不喜爭鬥,卻為了他,踏上了一條不歸路,變成她討厭的樣子,最終含恨而死當她以一個嶄新的身份重歸西摩,再見他已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而她,是鄰國派來聯姻的公主命運將他們再次綁在了一起,可她,卻不再是當年的那個她……展開

《公主待嫁:君王共白首》章節試讀:

羽千尋拍了拍驀然的肩膀「吾可以與你保證,定會保護好她,不會讓當年的事情重演。」
「此番北原內亂一事還需你多費心,若北原皇出了什麼意外,那丫頭必會痛恨你我。」
驀然拱手,羽千尋話中的威脅他又怎會聽不出來。
「臣這就下去辦。」
羽千尋收回了看着驀然的目光,他倒有些迫不及待的去見一見那丫頭了。
瓷器碎裂的聲音從鳳儀宣傳開,接着一陣怒罵。
皇甫音兒氣的渾身顫抖,該死的傾挽都已經死了還是陰魂不散。
丫鬟晴兒顫顫巍巍的上前撫慰「娘娘,您莫要為了一個不值得的人而氣壞了身子,皇上之所以要娶北原公主還不是因為她長得像那個人。」
「但她終究不是,皇上遲早有一日會厭倦,娘娘您在忍耐忍耐。」
「忍耐?」
皇甫音兒冷笑,但凡能夠忍耐,當初她就不會逼死傾挽。
既然當初她容不下她,那麼現在亦是不能。
眼底閃過一抹陰狠之色「皇上不是喜歡她的皮囊嗎,本宮倒要看看,她這幅皮囊不經看了,皇上可還會像現在一樣對她。」
「娘娘,您萬不可衝動啊,她可是北原公主,若是在我西摩出了什麼意外,北原勢必不會善罷甘休。」
晴兒擔憂的說著。
皇甫音兒一臉不屑「北原算個什麼東西,要是沒有我西摩的幫助,他們北原也猖狂不了幾日。」
紅唇上揚「本宮這次就好好教教她怎麼做人,讓她知道與本宮搶男人的代價。」
晴兒不由同情婧姌,看皇甫音兒的樣子,她怕是沒有好的日子了。
翌日清晨。
婧姌得到消息羽千尋今日一早會來聽靜萱來找她,怎奈她等到的卻是一群死侍。
丫鬟將婧姌護在身後,淡粉色的衣裙上沾染了片片血跡,如同盛開的梅花,美而凄涼。
蒼白的小臉堅毅決然,並未因陷入危機而趕到半分懼意「公主快走。」
婧姌搖頭「要走我們一起走。」
丫鬟將婧姌推出門外,艱難的躲過了死士的攻擊:「公主你快走不要管我,否則我們都走不掉。」
婧姌踉蹌幾步「我怎會留你一人獨自面對危險,況且這些人都是衝著我來的,要走也是你走。」
兩人說話之間死士揮刀而來,丫鬟一面抗敵,一面分身說道:「保護公主乃是奴婢的責任,奴婢這條命也是公主您給的,奴婢為了保護公主死不足以,公主你快走啊…….」
噗~
丫鬟緊握着腹部插入的那把刀,她艱難的退後了兩步,見有一死士朝着婧姌的方向追趕而去,丫鬟將手中的刀丟了出去,巧妙的從死士的腹部穿過。
「公主快走~」
丫鬟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大喊着。
垂在身側的手緊握在一起,婧姌含淚看着丫鬟,忍痛離去。
婧姌慌張的跑到樓下,丫鬟的身體衝破柵欄,從二樓掉落而下,砸在她的面前,婧姌一睜,止住腳步,驚慌失措的看着在地上打滾的丫鬟。
反應過來後她腳步凌亂的跑了過去,抱起了丫鬟,淚水奪眶而出,掉落在丫鬟的臉上,死士也跟着從樓上跳了下來,將婧姌團團包圍,原本在樓下用膳的客人粉粉逃竄,甚有膽大的躲在角落裏面看熱鬧。
婧姌伸着顫抖的手擦拭着丫鬟嘴角的血跡,泣不成聲。
「公主快走…..」最後一個字還未說完,丫鬟倒在了婧姌的懷中,婧姌抱着丫鬟的手攥緊了幾分,痛苦的叫喊着:「我以公主的身份命令你,你給我起來……」
三名死士互相對視了一眼,金色的光暈透過窗戶折射在大刀上發出亮眼的光芒,幾人揮起大刀朝着婧姌揮去。
婧姌沉溺在悲傷之中,不知是未曾察覺到危險的來臨,還是接受命運等待死亡,在大刀距離婧姌一步之遙時,一道黑色的身影閃過,眨眼間的功夫婧姌便消失在原地。
死士反應過來後,順着黑影消失的方向追趕而去,原本喧鬧的客棧,人心惶惶。
地上殘留着丫鬟慘目忍睹的屍首,甚有膽大者還湊上前觀看,羽千尋趕到時看到的便是狼藉的一幕。
他陰沉着臉,目光陰冷的看着丫鬟的屍體:「查,吾要知道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在天子腳下動手。」
花公公打了一個冷顫,他知道羽千尋這一次是真的生氣了:「老奴這就下去辦。」
花公公離開後,羽千尋大步上樓,來到了婧姌所住的客房。
房間裏面亂作一團,地上的一灘血跡格外炸眼,羽千尋的心猛地一抽,他還是晚了一步,亦如當年一般,想到如此,隱藏在心底的怒火再次的湧現。
御書房。
羽千尋回來後便將自己關在御書房不準任何人求見。
驀然得知聽靜萱發生的事情後姍姍趕來,卻被侍衛阻攔在門外,他板着一張臉,自從傾婉離開後,他的喜怒便被隱藏了起來,這是他第一次將喜怒表現在外。
「我找皇上有重要的事情商議,若是耽擱了,你有幾個腦袋夠砍?」
兩名侍衛互相對視了一眼,面露難色:「驀大人您就不要為難小的了,皇上吩咐過,無論發生什麼事任何人不得求見。」
劍眉緊蹙,驀然硬闖,侍衛忙得拔刀相攔:「驀大人你就不要為難小的了,小的也是聽命行事,若是惹怒了皇上,小的可擔待不起。」
驀然退後一步,對着御書房內吼道「羽千尋你給我出來,遇到事情就躲起來,身為七尺男兒,你連面對的勇氣都沒有,你就不覺得羞恥嗎?」
侍衛被嚇了一跳,驀然竟敢知乎皇上的名字,還大言不慚的羞辱皇上,難道他是活膩了嗎?
吱呀~
房門被打開,羽千尋站在門口,神情複雜的看着驀然,此時的驀然也在盯着他看。
驀然快步上前,拎着沐白的衣領,眼底的怒火熊熊燃燒。
侍衛拔刀,羽千尋聲音平淡如水「退下。」
侍衛遲疑的收起了還未拔出的刀,退步離開。
「你不是答應過我會照顧好她的嗎?
不過是一晚上的時間,她卻不知所蹤。」
「你氣勢沖沖而來,莫不是為了興師問罪?」

《公主待嫁:君王共白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