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異藥師
詭異藥師 連載中

詭異藥師

來源:google 作者:無語真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無語真人 李敢

我叫李敢,從小膽子就很大,所以爸媽給我起了這個名字大專畢業那年,我在大城市裡找了一份中藥店的工作,然而「藥材」卻遠遠超過了我的認知……展開

《詭異藥師》章節試讀:

我叫李敢,敢作敢當的敢。

一開始不叫這個名字,因為長越長膽子越大,所以爸媽給改了這麼個名字。至於我的膽子到底有多大,那就提一個事。

老家村子裏的菜園子,是大傢伙一起種菜的地方。在菜園子旁邊有一條小河,平時是用來澆菜的。

那一年大旱,河水都見底了。在小河**,忽然顯露出來一個大洞。村裡人都說是龍王洞,又有人說是水夜叉,還有一些說是水猴子洞的……越傳越邪乎,導致那些去河水淤泥里撈螃蟹和魚的人都嚇回來了。

我當時十一歲,別的小孩都玩着跳房子丟手絹和過家家,而我天生就跟他們玩不到一塊去,正逢這事,我當即一拍腦門。

「走!探險去!」

我那幾個小夥伴都被大人的話忽悠的五迷三道的,哪敢真去探險?而且這事白天不好去,讓親戚看見了非得跟我爸媽說,把我腚給打開花。

所以得晚上去。

於是就有了我一個人半夜拿着個手電筒去河岸里探險的事。

當時村裡張大爺晚上去菜園子偷人家玉米,偷了五六個想跑的時候,看見那河裡的大洞散發著一閃一閃的光,嚇得他當場犯了心臟病,要不是我,他這小命都沒了。

當然,那一閃一閃的光就是我的手電筒沒多少電了導致的。

至於那個洞,裏面根本沒什麼東西,我還挖了一會兒,只找到一個字跡不清的銅錢,現在還在我的柜子上。所以說,封建迷信搞不得。

可見,我從小膽子就比一般人大。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敢不聽家長的話,我也敢不聽老師的話。到了高考完,看着250分的吉利總分,我們一家都陷入了沉默。

「復讀一年嗎?」我第一次感覺到了害怕,聲音有點顫抖地問道。

「上個技校,學點技術吧……」老爹沉默片刻,然後吐出一個煙圈。

就這樣,我去了一個大城市,上了一個職業學校,學習數控機床。我上的學校,舍友也都是一些不學習的傢伙,都是打算混個畢業證就去找廠,三年很快就混過去了。

現在想想,要是當年能好好學習,上個本科,考個教師資格證或者其它什麼證書,也不至於……

但是當時剛畢業的我血氣方剛,覺得自己雖然沒錢沒人脈,但是有頭腦有力氣,不管上哪都吃的開。後來我才發現,有錢有人脈才是最關鍵的。

在城裡逛盪了七八天,人家一看我的學歷就把我攆了出來,即使有些完成了面試,也沒了下文。

第一次受到這種打擊的我萬念俱灰,晚上八點鐘我在跨江大橋買了瓶啤酒和一盒煙 。看着紅黃相間的城市燈光照着黑色的滾滾江水,我一邊喝酒一邊苦澀地唱着歌。

「我好想逃,卻逃不掉……」

「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廈崩塌……」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行了行了,別嚎了!」

正當我唱嗨了,一個不和諧的聲音打斷了我。我四處尋找聲音的出處,這才在腳邊看見一個蹲在地上的乞丐。

藉著酒勁,我跟他吵了起來。

「怎麼了?誰規定我不能唱歌了?我想唱就唱!」

那乞丐白了我一眼。

「你唱的也忒難聽了!行了,聽着你打電話了,不就是找不着工作嗎?」

我冷笑一聲,什麼叫不就是找不着工作?難道要和這個乞丐一樣趴在這要飯嗎?

「呵呵,你一個要飯的,就別看不起我了。」我喝了一口啤酒,酒瓶見底,於是我把瓶子砸在了地上。

「神經病,瓶子不要你給我啊!」乞丐又罵了一句。

「給你?你給我找個工作,我就給你!」

我說完以後愣了一下,這都哪跟哪,我是真的醉了,居然管一個要飯的討工作。難不成要跟他一樣,成為丐幫的一員?

「你別瞧不起我!不就是工作?」乞丐翻了翻自己的坐墊,裏面有一沓子紙。他又在那張紙里翻出來一張名片,遞給了我。

我定睛一看,這名片背面就是一個招聘啟示。

「貴醫藥店招聘員工,要求:膽子大。學歷不限,年齡20歲-35歲。月薪5000。」

我看着這個要求,眼裡閃閃發光。這不就是說的我嗎?

但是去藥店工作,難道不需要相關的知識嗎?還是說要進行崗前培訓?

我琢磨了一會兒,把名片收進了兜里。乞丐一臉驕傲的看着我,我嘆了口氣,從兜里掏出五塊錢給他扔到了碗里。

「多了也沒有了,要是真讓我找上這個工作,我回頭再來謝你。」

「這還差不多!」乞丐收了錢,我也離開了跨江大橋。

索幸名片上的地址離着這裡並不是很遠,但是我走過去卻花了一番功夫。因為這個藥店實在是太偏僻了,在一個舊小區的深處,不同於外面的燈紅酒綠,夜晚這裡靜悄悄的,一棟樓也只有一兩個房間亮着燈。

巷子里不時跑出兩三隻野貓,還會傳出來幾聲人咳嗽的聲音。雖然我膽子大,但是也有點不想往裡走。

「罷了,來都來了,去看看!」

順着名片上的地址,很快我就來到了一家藥店門口。

「詭異藥店……」我看着門口的招牌和手上的名片,有點不知所措。名片上明明寫的就是「貴醫藥店」,怎麼來了之後成了「詭異藥店」了?

在這家藥店的兩邊,還有一家棺材鋪和一家紙紮鋪,都掛着大大的白燈籠,襯托的這個藥店也是詭異至極。

「媽的。」我罵了一聲。這叫什麼藥店?這明明就是裝神弄鬼啊!而且開在這麼偏僻的地方,還塑造的這麼詭異,一度讓我以為這裡是個假藥作坊。

不管怎麼說,探一探吧!

我敲了敲門,感覺一陣灰塵朝着我撲鼻而來,嗆了我一口,像是很長時間沒人清掃過了。

「有人嗎?」我邊喊邊又敲了敲門。

依然沒人應答。

正當我想離開這裡,明天再來時,門居然自己打開了。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從裏面傳了出來。

「什麼事?」

「不是,我是來應聘的。」

「應聘?好,進來吧……」

屋裡沒有燈光,只有這個像是活死人發出聲音從裏面傳出。我的臉微微抽動了一下,遲疑着要不要進去。

「罷了,來都來了!」我壯着膽子,慢慢走了進去。

《詭異藥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