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豪門甜寵:總裁的多面契約妻
豪門甜寵:總裁的多面契約妻 連載中

豪門甜寵:總裁的多面契約妻

來源:google 作者:櫻桃維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安陽 現代言情 顧銘淵

【豪門強強聯合先婚後愛馬甲爽文】「諾,這就是我男朋友」為打臉小三,夏安陽在路邊隨手撿了個男人「對,這位是我太太」冷麵總裁簽下一紙婚約但是……「你怎麼會是?」槍口所指非敵非友竟是枕邊人「怎麼會是你?」刀下之人亦敵亦友亦是心上人你管這叫平凡女大學生?你管這叫普通開公司的?撕不完的馬甲,摘不完的面具「顧夫人,你還有多少身份瞞着我?」「顧先生,你也不賴嘛」小三?打個落花流水再說!綁匪?揍個屁滾尿流再說!強強夫婦,橫掃天下!「所以你們兩位誰更強一點?」「當然是我」「顧銘淵,我們有必要好好談論一下這個問題」「我同意」「待會可別哭着求我!等……顧銘淵你放我下來!」展開

《豪門甜寵:總裁的多面契約妻》章節試讀:

不久,韓栮走來停車場:「顧少,少夫人,久等了。都辦妥了。」

「謝謝你,辛苦你了。」夏安陽笑着說,身體隨着笑微微搖擺,好一副嬌態。

「不辛苦,他是退伍軍人。」顧銘淵說著,坐去了轎車后座。

「對,不辛苦,不辛苦。」韓栮很有眼力見地為夏安陽拉開后座另一面的門,等夏安陽坐上去後才關門去開車。

「退伍軍人?好厲害!」夏安陽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不厲害不厲害,顧少才厲害,當年顧少帶着我們一伙人那才叫叱吒風雲……」

「閉嘴開車。」顧銘淵打斷了韓栮的話。

韓栮自覺失言,安分地啟動了車。

「今天謝謝你。」夏安陽對顧銘淵說。

「我說過我會對你的人身安全負責。」顧銘淵說著,瞟了一眼夏安陽有些紅腫的臉頰,「是我沒能盡責。」

「才沒有啦,要不是你,我現在肯定被他們打個半死關地下室去了。」夏安陽連忙抱大腿。

「那怎麼感謝我?」顧銘淵饒有趣味地看着夏安陽這副表情。

「呃……」剛剛還說是責任,現在怎麼還追着要獎勵?夏安陽忍不住吐槽。

「給個提示?」夏安陽笑眯眯地問。

「我履行了作為丈夫的義務,你作為妻子,是不是應該……」顧銘淵暗示道。

「啊?」夏安陽愣住了,夫妻關係難道不是契約嗎?

當著司機的面夏安陽不好說結婚是假的,心想秀恩愛給司機,也是假結婚中需要表演的一環。說不準這司機是奶奶派來監視他們的。

當即橫下心來,側身撲進顧銘淵的懷裡,對着臉蛋親了上去:「老公真棒,老公辛苦了!」

然後坐回自己的地方,衝著顧銘淵邀功似的擠眼睛。

顧銘淵一愣,緩緩道:「我的意思是,今天晚飯你來做。」

「哦,哦。嘿嘿。」夏安陽訕笑着,原來是在說晚飯,今早從民政局出來好像確實提到過一起吃晚飯來着。

原來他一直惦記着這事。

餘光瞧見韓栮在駕駛座上憋笑,夏安陽更覺得羞恥,轉頭看向車窗外的風景。

不多時就到了家,秦毅站在門口迎了上來。

「少夫人,東西已經幫您收拾好了。」秦毅說。

「謝謝你。」夏安陽說。

「應該的應該的。」秦毅笑呵呵地回復,少夫人真溫和啊,要是顧少也像少夫人一樣,每天別那麼嚴肅就好了。

「進去了。」顧銘淵越過夏安陽,直接走回別墅,夏安陽忙地追了上去。

「唉。」秦毅和韓栮望着他們二人嘆氣。

「你也覺得顧少不會哄女人對吧?」秦毅說。

「是啊,還好少夫人脾氣好,也不知道顧少是怎麼追到少夫人的。」韓栮說。

「天機不可泄露。」秦毅想了想,說。他隱約猜想是顧少以身解毒,救下中了葯的少夫人,兩人以此生情,所以閃婚了。

只希望這段感情可以長久點才好,這樣顧少也不會……

此時這對「閃婚夫婦」走上別墅二樓,顧銘淵打開房間門才發現下人們將夏安陽的東西全放在了自己的房間。

也對,都是夫婦,自然是要住在一起。更何況明天奶奶要來,分房瞞不過她。

「那,我打地鋪吧。」夏安陽立即說,這人穿衣風格板板正正,家裡也裝修得中規中矩,低調又奢華,怕不是有點潔癖。

而且是契約結婚,又不是動了真感情,那她還是打地鋪比較好。

「睡床吧,我不會做什麼的。」顧銘淵說著,從床頭拿起平板電腦,走出了房間,大概是要去辦公。

行吧,睡床就睡床,以前執行任務的時候,十幾個人不論男女只有一張床,能睡覺就行,誰還在意那些。

更何況這床這麼大,一人睡一邊也不會互相干擾。

夏安陽看了看衣服上的土,決定先去洗個澡。

打開衣櫃發現一半是清一色的黑色西裝,一半是自己五顏六色歪七扭八款式不一的衣服,場面有些好笑,卻也很溫暖。

夏安陽拿了換洗的衣服,走進浴室。放好水躺進浴缸,腦中循環着今天一天的事情,她疲憊不堪,終於在溫熱的水中放鬆下來,沉沉睡去。

再睜眼時整個人已經蜷縮在被窩裡,窗帘微微合攏,濾來淡薄的金橙色夕陽。

夕陽?夏安陽頓時清醒,糟了,洗澡的時候睡著了。可自己為什麼躺在床上?

摸着自己有些被浸泡過度的、起了皺紋的皮膚,隱約想起自己好像被什麼人呼喚,然後抱起,放在了這裡。

莫非,是顧銘淵?**相見得未免也太早了些。夏安陽覺得臉上發燙,忙地穿好衣服,走出房間。

迎面走來一個阿姨,看到夏安陽忙地迎了上來。

「少夫人,您醒啦?少爺說您睡著了不讓我們打擾。」

「啊,對。」夏安陽撓撓頭,這顧銘淵還挺體貼。不過這人家裡怎麼這麼多傭人?

「叫我趙嫂就好,昨天您的衣服也是我幫您換的。」趙嫂說。

「噢,」夏安陽恍然大悟,「謝謝你,辛苦了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少夫人餓了嗎?少爺已經交代人做了點吃的。」趙嫂說。

「不餓。」夏安陽忙說,但肚子已經在聽到有吃的的一瞬間咕嚕叫了出來,「那就吃點吧。你們家少爺呢?」

「少爺說要辦公,忙完自己會出來吃。」趙嫂說。

「好,那我先下去吃。」夏安陽點點頭,走到客廳發現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邊。

「喲,嫂子!」是洛成蹊,興奮地揮手。

「洛醫生你好。」夏安陽打招呼。

「誒別那麼見外,我是銘淵的發小,從小就認識了。按輩分算,銘淵是大哥,你叫我成蹊就好!」洛成蹊說。

「那你也叫我安陽吧。」夏安陽說,「昨晚的事也謝謝你。」

「一家人就別那麼客氣啦。」洛成蹊說著從包里掏出藥膏,指了指夏安陽依稀發紅的臉頰,「銘淵讓我帶點跌打損傷葯來。」

「有心了。」夏安陽收下藥。

「行,葯送到了我也該走了,一會還有手術,替我向銘淵問好。」洛成蹊急急忙忙準備走。

「對了,成蹊,有什麼治上火的葯嗎?」夏安陽摸摸自己仍然有些紅腫的嘴。

「什麼?你的嘴看着不像上火啊。」洛成蹊回頭說,「倒像是銘淵啃的。」

洛成蹊大笑着出了門,早上他來的時候看到夏安陽的嘴就隱約猜到,剛想吐槽就被銘淵瞪了。

這下證實了他的猜想,他倆絕對親了。

光是看到夏安陽嘴唇那副模樣,加上那種葯的催化,就能猜到戰況有多激烈。

《豪門甜寵:總裁的多面契約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