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豪婿(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豪婿(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連載中

豪婿(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來源:外網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發飆的天空 都市言情

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娘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盡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只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才是真正的豪門。「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各位書友要是覺得《葉凡秋沐橙》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展開

《豪婿(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章節試讀:

「沐橙,那混蛋還沒跟你道歉嗎?」
公司里,這幾天秋沐橙的情緒始終低落着。
蘇茜擔心之下,趁辦公室里沒人,也便出聲問道。
秋沐橙搖了搖頭,自嘲笑着:「兩天了,連人都沒見到,又何談道歉?」
什麼?
「兩天沒回家了!」
「我去,這傢伙還真是不知好歹。」
「生氣歸生氣,還夜不歸宿了?」
「不行,沐橙,你聽我的,他不聯繫你,你也別找他。」
「這夫妻吵架,誰先低頭,誰就輸了!」
「不能慣這混蛋的臭脾氣。」
「這一次,你就晾着他。他不給你說話,你也別理他。」
「不給他個深刻的教訓,他就不長記性。」
蘇茜一聽就急了,旋即氣憤的說著,給秋沐橙出着主意。
「真是的,我們不就是說話重了點嗎,他還受不了了?」
「他一個窮小子,沒啥大本事也就罷了,自尊心倒是挺強。」
「不過,還真是好笑。」
「一個上門女婿,竟有這麼大的自尊心?」蘇茜搖頭說著,只覺得好笑。
然而秋沐橙聽着,情緒卻是始終低落。
良久之後,秋沐橙突然抬起頭,看着蘇茜:「茜茜,你說我跟葉凡,還能走到最後嗎?」
「他會不會因為這次事情,就不要我了~」
說這些話的時候,秋沐橙一雙美眸頓時泛紅。
這幾日心中的惶恐與擔憂,卻是在此時盡數爆發出來。
淚水已經在眸中打轉。
蘇茜愣了愣:「沐橙,你怎麼了,你怎麼這麼說?」
「葉凡能娶到你這等妻子,是他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他除非腦袋被驢踢了,才會不要你。」
「不過,說真的,沐橙,我一直都覺得你跟葉凡,很不合適。」
「無論家庭背景,還是生活習慣,你們差距太大。」
「你從小出身城裡,秋家的千金小姐,即便不是大家閨秀,但也絕對是書香門第。而葉凡,一個鄉下人,出身貧寒,眼界、見識,都跟我們不在一個層次。」
「換句話說,葉凡跟我們,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所以,我一直勸你離開葉凡。」
「但是這麼久了,我看的出,你真的愛上了他,你已經離不開他了。」
「既然如此,你們只能慢慢的磨合,來消除彼此之間的分歧了。」
蘇茜一邊嘆息,一邊說著。
「不過沐橙,這一次你決不能首先服軟。」
「那葉凡太過分了,她若不道歉,你不準原諒他,聽到沒有?」
「這不止是為了你,也是為葉凡好。」
「不然的話,他以後必會闖下更大的禍端!」
蘇茜對秋沐橙格外的囑咐道。
秋沐橙點頭。
之後,他們便整點心情,繼續工作了。
另一邊,雲州市人民醫院。
梁博與范仲閑兩人,卻是坐在輪椅上,被夏月夏雪兩姐妹,緩緩的從醫院之中推了出來。
之前拳館一戰,梁博與范仲閑兩人受傷最重,腿骨骨折,沒幾個月怕是難以痊癒了。
「梁博,這事不能這麼算了!」
「決不能!」
「我范仲閑平生,就沒受過如此大辱。」
雖然距離那日,已經過去了兩天。
但是范仲閑心中的憤怒,並沒有因此消散半分,反而對葉凡的恨意,愈加濃郁了。
畢竟,對范仲閑這種富家大少而言,在一個鄉下窮小子手中吃了虧,自然是難以接受。
「對,決不能就這麼算了。」
「打了我小閑哥哥,必須得讓他付出代價。」夏月也惡狠狠的道。
然而梁博卻是苦澀回道:「仲閑,算了吧。」
「那葉凡力氣驚人,明顯也是練過。」
「更何況,連河叔都懼他,我們兩個都這樣了,又如何跟他斗?」
想起那一日在拳館之中,一人狂虐整個拳館的男人,梁博至今都有些心有餘悸。
然而,范仲閑怎麼會甘心!
女人女人被葉凡搶了,如今自己又被葉凡打斷一腿。
新仇舊恨,范仲閑豈能忍?
「是!」
「打架,我們是都不如他。」
「但是,梁博,你可不要忘了,家境背景,他可不如我們。」范仲閑陰冷說著。
「嗯?」梁博愣了愣,「你的意思,動用我們的家族力量?」
范閑重重點頭。
「梁博,我記得你父親,養了不少保鏢吧。」
「其中不乏退役的士兵。」
「你若是喊上他們,再用上棍棒兵器,你覺得那葉凡,還能斗得我們嗎?」
范仲閑眉眼冰寒,帶着濃郁的森然。
夏月聽到後,也頓時欣喜道:「對啊,梁博。你梁家家大業大,你父親養的,定然都是好手。豈不比咱拳館那些好吃懶做的二世祖強得多了。」
「你讓他們出手,必然能打的那鄉下屌絲跪地求饒!」
「別了吧,我覺得沒必要把事情鬧這麼大吧,再出了人命~」夏雪聽到後,小臉頓時一白,低聲勸着。
「你懂什麼?」
「這能怪我們嗎?」
「還不是那屌絲咎由自取!」
「若是那日他老老實實讓小閑哥哥揍一頓,自然也就沒後來這事。」
「可是他不知死活,對小閑哥哥跟梁博他們下如此狠手,自然該受到教訓!」夏月厲聲喝道。
嚇得夏雪隨即低下了頭,再不敢吱聲。
「可是,仲閑,你不是說這葉凡抱上沈家大腿嗎?如果沈家干涉….」
「這不可能!」梁博還沒說完,范仲閑便直接打斷了他。
「如今海天盛宴即將舉辦,楚先生將臨,沈家現在全身心的在籌備此事,何有心思管葉凡這等狗腿子?」
「再說了,沈家還能多重視葉凡。他們不可能為了一個鄉巴佬,跟你們梁家交惡。」
「怎麼樣,梁博,干還是不幹?」范仲閑再次問道。
梁博默然不語。
「梁博,想想你的腿,再想想那鄉巴佬給我們的屈辱,還有我們炫世拳門!」
「這斷腿之仇若是不報,日後我們如何做人?」
「被一個鄉巴佬打斷了腿,還悶聲不吭。這事情傳出去,還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范仲閑繼續勸着。
最終,梁博一咬牙,隨即道:「好,干!」
「斷腿之仇,必須得報。」
哈哈~
「好兄弟!」
「我相信你父親知道的話,也必然會支持你的決定。」范仲閑頓時大喜,連連笑着。

《豪婿(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