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婚情脈脈,霸道前妻不好惹
婚情脈脈,霸道前妻不好惹 連載中

婚情脈脈,霸道前妻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紫天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雲安澤 其他小說 洛秋水

婚後的含情脈脈讓她對未來充滿憧憬,然而情敵插足,婆婆刁難,家庭拖累讓她有些力不從心,更讓她心累的是原來那男人娶自己原來只是一個陰謀而已……展開

《婚情脈脈,霸道前妻不好惹》章節試讀:

   ”聞盈是我身邊的老人,你以後對她稍微客氣點,即便你是總裁夫人,在這個公司,你也是她的下屬。 ”令她訝異的是,雲安澤依舊字字偏袒聞盈,心裏不由得一陣失落。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聞盈在門口聽到了這段對話,欣喜不已: ”我就知道,你心裏不可能沒有我。 ”

  再說洛秋水這一天的心情,像是做了好幾趟過山車,可是最終,卻是停留在雲安澤對自己的冷淡中。

  日子就這麼過了好幾天,工作清閑,每天的任務無非就是被聞盈罵幾句,她甚至根本沒機會看見雲安澤,只是在辦公室里喝茶看報,沒有絲毫的工作內容。

   ”秋水,麻煩你去取一下資料,我現在忙不過來了! ”突然,平常很少來往的同事找到了洛秋水,交給她簡單卻費時的工作,無聊至極的她自然是欣然接受。

  她自然是欣然接受,接過鑰匙便去了資料室。

  洛秋水仔細尋找着,卻怎麼也找不到同事需要的那份資料,卻又不想被人說只是靠着關係進公司,連這點小事都做不了,便在資料室來回溜達着翻看,好不容易才在資料架的最頂層發現需要的文件。

  等她心滿意足地想要出去,卻發現時間已是6:32,早已過了下班時間。

   ”呼,看來只能明天給她了。 ”她失落地念叨着,伸手去拉門的把手。

  這時她才發現,門竟然從外面反鎖了!

  洛秋水慌忙將厚重的資料放在地上,拿出手機卻竟發現沒有信號,她能做的,就只剩下大聲呼救了。

  天氣已然轉涼,在陰冷的資料室呆一晚上,肯定免不了一場大病,而且,總聽同事們八卦鬼故事,這一晚,怎麼能熬得過去!再說這要是一晚不回去,雲安澤的媽媽該怎麼想自己,夜不歸宿?想到這裡她不禁打了個寒顫。

   ”有沒有人?!!來人幫我開開門啊! ”她大聲呼喊着,直到聲嘶力竭,卻還是沒人過來。洛秋水心想着這麼晚了,雲安澤難道一直沒有發現自己不見了嗎?怎麼也不來找一下啊,心情也越發地低沉,淚水不住的在眸里打着轉兒。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漸漸地,便只是拿拳頭一下一下擊打着門,聲音也越來越微弱。

  精疲力盡的她甚至快要睡著了,就在她以為自己肯定會在這鬼地方度過艱難一晚的時候,門外傳來了聲音。

   ”裏面有人嗎? ”這聲音有些耳熟,她卻不能確定。

   ”對!有人,你可以幫我開一下門嗎? ”她急切地回應道,生怕對方一個沒聽清楚,就直接走了。

   ”秋水? ”門外的人詫異地問道,雖是疑問,卻篤定了裏面的人就是洛秋水。

  不等她回應,來人卻匆匆離開了。

   ”對,我是洛秋水, ”她等了會兒,門外卻突然沒了回應, ”你…你還在嗎? ”

  良久,再無音訊,洛秋水絕望地想着,要不要這麼倒霉啊,好不容易有人發現了自己,結果就這麼一聲不吭地跑了,莫非是仇人不成…

   ”秋水,你別怕,我拿來鑰匙了,馬上救你出來。 ”那陣男聲又突然出現,洛秋水興奮得直點頭。

  不多會兒,門便被打開了。

  洛秋水這才看清,來人竟是言靖。

  來不及思考為什麼言靖會出現在這裡,她激動得抱住他,嘴裏一直念叨着感謝的話,一時間,竟落下了眼淚。

   ”你都不知道我一個人有多害怕,幸虧你來了! ”她扒拉了一下臉上的淚水,展開了笑顏, ”對不起我太魯莽了,實在是有點激動了。 ”她傻笑着鬆開雙手,意識到這個擁抱有些不合時宜。

  言靖微微笑了笑,掩飾着心裏的一陣失落。看着空蕩蕩的懷抱,洛秋水剛剛火熱的溫度稍縱即逝,留下的,卻是經久不散的氣息。

   ”還沒吃飯吧?我帶你去吃飯。 ”言靖輕輕拍了拍她的肩,溫潤如玉,這四個字用來形容他,再合適不過了。

  「你怎麼會被反鎖在資料室里?」兩人上了車,言靖擔憂地看着她。

  「有個同事讓我去幫她拿資料,結果我太笨了,找了好久沒找到,等我找到的時候,發現已經過了下班時間,所以,門就被鎖了。」洛秋水無奈地聳聳肩,開朗的笑容卻讓言靖有些心疼。

  「這樣,以後小心點。」他發動車子,打算帶她去附近的餐廳吃飯。

  「對了,那言總怎麼會來我們公司啊?」洛秋水笑着看着言靖的側臉,大眼睛彎成一條線。

  「來找安澤,」他輕聲回答道,語氣頓了頓,還是繼續說了下去,「那,過了下班時間,雲安澤也不找你嗎?如果你徹夜未歸,他是不是也不會找你?」言靖的眼神複雜,似乎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期待什麼樣的答案。

  「哎,前幾天我惹他不高興了,最近我們都不怎麼說話,所以,就算我真的一整晚都沒回去,他也不會在意吧。」說到這裡,洛秋水的眼神才黯淡下去。

  每個人,都有一個不可提及的人,而雲安澤,就是洛秋水的致命傷。

  「安澤就是這樣,喜怒不易外露,平常也總是冷着一張臉,很少笑的,」言靖笑了笑,似是在寬慰洛秋水,「不過,他的內心火熱,你要多去關心他真實的想法。」

  「言總,有件事我想八卦一下……」洛秋水輕輕挑了挑眉,嘴角雖然掛着壞笑,眉眼間卻分明寫着苦惱。

  「關於聞盈,雲安澤…是不是很喜歡她啊?」她終於還是小心翼翼地問出了口。

  言靖心裏咯噔了一下,這是他第一次,看見洛秋水小女人般揣摩愛人心思的模樣,他苦澀一笑,似是明白了雲安澤在她心中的分量。

  「聞盈啊,自安澤留學回來,她就一直跟着他,他們好像是國外留學認識的,」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二人邊說邊下了車,「不只是你,當時我們幾個要好的朋友,都以為他倆會在一起,結果,沒想到新娘是你。」言靖笑着,卻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他看見洛秋水黯淡的眼神,才趕緊安慰:「不過啊,兩個人在一起那麼多年都沒事,那肯定說明沒那方面的感情啊,別擔心了。」說著話,言靖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了摸她的頭。

《婚情脈脈,霸道前妻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