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驚!我穿越後火爆全京城了
驚!我穿越後火爆全京城了 連載中

驚!我穿越後火爆全京城了

來源:google 作者:顧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時辛 穿越重生 顧閻

開局穿越遇奇葩事,不做系統任務就被罰順着狗統子給的路走,參加皇后選拔矜持的秀女不是繡花,就是舞劍唯獨景璃:「我給大家表演個技能特炫」實則就是帶着讓她受挫的黑貝進行帝國將士基礎體能訓練選秀精彩紛呈,各個小本本拿好自家姐姐:「我壓妹妹能跳火圈」威武彪悍的郡主娘:「我壓璃丫頭定在搶肉包」愛女如命的太傅爹:「我壓女兒想奪位」敗在拳頭下的皇帝:「我壓,朕的景璃,想的是我」努力參與選秀,誓死要殺出一條明道的景璃,勾唇一笑「拿下陛下,天下都是我的」展開

《驚!我穿越後火爆全京城了》章節試讀:

第1章活下去,不管怎麼樣都要活下去!」
翩翩......走啊!」
伴隨着如雷貫耳的慘叫聲,時辛猛的睜開眼睛,嚇得渾身冷汗直冒。
然而還沒來得極回味呢,就被眼前的一幕嚇得瞪大了眼!
映入眼帘的並非是她又愛又恨的公司,而是一個面容俊美妖冶的男人,此時正虎視眈眈的盯着她,手都伸到她的衣裙上了,被她突然的驚醒也嚇了一跳。
卧槽!」
時辛率先反應過來驚呼一聲,你丫的禽 獸!」
隨後抬起手就是一拳砸在男人胸口,男人悶哼一聲,軟綿綿的倒在地上。
時辛:......」不能夠吧!
她都許久沒有和人動手,生疏了不少。
不是,等等......她覺得有些不對勁,趕緊坐起來,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在荒郊野外,四周還躺着不少衣衫襤褸的人,她瞬間傻眼,幾乎是同一時間腦海中一大堆稀碎的記憶涌了上來,各種慘叫聲以及鮮血淋漓的畫面。
時辛目瞪狗呆,整個人懵圈兒了,不敢置信的捂着腦袋將自己上下檢查一番,這才真的確定她——穿越了!


腦子徹底炸開,做都沒夢想過這樣的事情會出現在她身上,父母在她出生時意外死亡,作為中醫世家的傳人,武學世家的獨生女,時辛打小就是文武雙全的典範,卻被迫一直扮豬吃老虎,一畢業便開始兢兢業業的社畜生活,前些天因為醫院發生事故,她成了倒霉蛋兒,唯一被炸傷的那個。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沒救過來么?
然後穿越了?
這是福還是禍啊?
腦子裡湧出一些雜亂的記憶,她穿越到一個名喚大齊的國家,原主乃是汴梁子民,因兩國交戰,汴梁戰敗,不少俘虜被四分五裂,賣的賣,死的死,本也是一件常事。
誰曾想,就在俘虜買賣市場突發了一場瘟疫,而所謂的瘟疫就是一場天花,不少人因此喪命。
而原主名喚仇翩翩,家境一般,父親因長期操勞早早去世,而她和母親也因此染病,母親生怕那些人把她給殺了,於是乎,拚死給女兒爭取了逃跑機會。
就這樣,仇翩翩一路逃命,甩掉追上來的人,結果一路奔跑到樹林當中,卻因為筋疲力盡,再加上染了天花,導致逃跑途中腳下一滑成功去閻王爺那裡報道,然後就把她這個也恰好去報道的給換過來了。
真真是孽緣啊!


合著她倒霉到死閻王爺也不肯收,乾脆一腳給踹到古代來謀生了?
咳咳咳!」
男人的咳嗽聲將她給拉回了現實當中來。
時辛這才扭過頭看向他,你......你是想非禮我么?」
口味也太重了吧!
屍體都不放過?
男人被噎了一下,抬起頭來一雙丹鳳眼此刻眼尾泛着殷紅,如同女子的胭脂一般,無奈嘴唇泛白,顯然是許久未曾進食,可饒是如此,渾身依舊卷着濃郁的戾氣,眯了眯眼,捂着胸口艱難的蹦出三個字來,你也配。」
時辛嘴角抽搐一下,看了一眼對方,又低頭瞧了瞧自己這一馬平川的樣子,默認了他的話,咻的一下站起身,你說得對,既然如此,那咱們就此別過。」
深受自己大侄女言情小說迫害的時辛,表示贊同的就要甩手走人。
這莫名其妙的就穿越了,也沒個金手指、導航和地圖啥的,她有些懵,當務之急還是要趕回去找到原主母親才行,是死是活也得去瞧一瞧,好歹如今佔了人家姑娘的身體,若是就這麼甩手走人,屬實有些不厚道了。
至於旁的,就再做打算了。
鳩佔鵲巢,也得先把家裏面打掃乾淨了才行啊。
然而,就在她拔腿的時候,身後的男人也不知哪裡來得力氣摸了一枚石子,拼儘力氣從手中飛出,擊中她的穴道,導致她一下子動彈不得。
時辛瞠目結舌的瞪大了眼。
男人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使得原本蒼白的臉多了一抹艷,越發的像個走火入魔的反派了。
大哥......你想幹嘛啊?
這荒郊野嶺的,你不至於要和我玩激情吧?」
真不是她思想不單純,主要是她一黃花大閨女和一個男人就在這荒郊野外的,不多想那都是對對方的不尊重啊!
男人好看的眉眼微微蹙起,忍無可忍的忍着喉嚨的銹味打斷了她的遐想,你把身上的食物留下,我就放你走。」
他也不知此處是哪裡,三日前一母同胞的皇姐失蹤了,他派人四處尋找,好不容易有些消息了,這才一路追蹤到此。
如今兩國之間的關係形同水火,太子與他政見不一,二人私底下沒少過招,結果在這個關鍵時刻皇姐居然又失蹤。
太子又恰巧不在燕都,明知是一個圈套,他也顧不得這許多了。
誰曾想被人擺了一道,身負重傷,還身重劇毒,而此時又是秋天,他已經一天一夜沒有進食,無意間瞧見這個不知從何處而來的女人,她身上有乾糧,他便踉踉蹌蹌的一路尾隨,本想討要些食物,可對方竟一失足掉下山坡摔死了。
他這才想着把對方的乾糧據為己有,然而還沒有動手,人又活過來了。
真是大白天的見鬼了。
時辛聽見對方這麼說,這才鬆了一口氣,心中斟酌了一會,又覺得這人衣着不凡,想必在古代也該是個大戶人家,於是乎非常爽快的點了點頭,我把食物分你一半,咱倆一塊走出去,你意下如何?」
男人遲疑了一瞬,威脅恐嚇道:你若敢出爾反爾,我必拚死殺了你。」
時辛:......」倒也不必這般。
下一瞬男人又費力的解開了她的穴道。
時辛吃痛的捂着胸口,蹲在了他的面前,頓覺失敗,她活了二十多年那都是拿別人當實驗品點穴的,這還是頭一次被點穴,不得不說,滋味不好受。
你知道怎麼走出去?」
她從懷中掏出原主攜帶的幾塊餅遞給了他。
顧閻毫不猶豫的接了過去,可身上的傷口還在不停的流血,最重要的是內力已經壓不住體內的毒素了。
時辛見他許久不說話,這才發現不對勁,立刻湊過去,詫異的盯着他,你受傷了?
還中毒了?
厲害啊大兄弟!」
顧閻一把甩開她,極力壓制着毒素。
時辛一巴掌呼過去阻止他的動作,一邊摸索着身上,方才恍然大悟,她身上沒銀針。
你想幹什麼?」
顧閻向來養尊處優,哪裡受過這種待遇,當下就冷臉怒視着她。
時辛找了半天,一抬頭,便瞧見他發冠上的簪子二話不說就給拔.出來,一本正經道:你運氣不錯,我會醫術,能給你解毒!」
顧閻這才安靜下來。
他得離開此處,忍一時倒也無妨。
只是對於此人會醫術有些驚訝罷了,他跟了一路,必然也知曉這女子膽小怯弱,可怎地一下子又變了一個人?
然而,時辛之所以這麼做,完全是因為她得找個當地人帶着走出去才行。
而且最重要的是......娘的,她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啊!


這男人會武功,帶着還能當個保鏢。
罷了,就委屈自己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驚!我穿越後火爆全京城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