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救贖女主和她的小統子
救贖女主和她的小統子 連載中

救贖女主和她的小統子

來源:google 作者:就春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蒙蒙 現代言情 談江南

重活一世,周蒙蒙綁定救贖系統從此走上吊打白蓮花心機攻略帥哥日常無腦看文謝謝關照噠噠噠噠噠噠噠展開

《救贖女主和她的小統子》章節試讀:

山城的夏天熱烈又自由。

風吹過黃斛樹,太陽直直射下來。

窗前的樹不擋光線,周蒙蒙滿頭大汗從床上驚醒,全身濕沾沾短袖粘在背上。

周蒙蒙懵了一圈,環顧四周這是十年前的房子。

老舊的房子隔音效果不好,周蒙蒙的媽在廚房炒菜,油煙味大。

頭被煙熏得發麻,鍋碗瓢盆相撞的聲響和鄰居家笑罵的聲音無時無刻不在提醒周蒙蒙。

她重生了。

那天,她清楚記得,萬念俱灰下

她跳了樓。

可……為什麼會跳樓…

記憶出現斷層,腦海中的電流聲越來越響,一瞬間一個古板冰冷的電子音出現在周蒙蒙上方。

「救贖系統綁定成功,周蒙蒙重新復活。」

周蒙蒙眼睛睜大,「你是系統?怎麼回事?」腦海中掠過小說片段,「我處在的世界是一篇小說?」

系統:「設置權限,無可奉告。」

周蒙蒙冷靜下來。

不管是不是小說事情上一世的悲哀已經造成。

周母拉開門讓她準備洗手吃飯,周蒙蒙眼睛一酸把媽媽抱入懷,手中溫柔觸感是周蒙蒙無數夜裡眷戀的馨香。

上輩子周父很早去世,周母一個人孤苦帶她長大。

所有人都相信裴煙雨,只有周母站在面前說,相信自己的女兒。

真是可笑啊,養母對自己一心一意。親生父母視親女兒如糞土。

後來周母過路時被過往的車輛撞死,而臨死前周蒙蒙手機關機錯過了最後一次見周母的機會。

絕望的是肇事者是裴煙雨,在裴家人巨大勢力保護下在法律前她無罪。

周蒙蒙哭過鬧過,求過裴父母和裴以軒和他們所有人。

他們怎麼說的?

問她為什麼不懂事,為什麼要替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出頭。

彷彿失去一個鮮活生命來說,還沒有裴煙雨受到驚嚇嚴重。

周蒙蒙瞳孔灰敗,她看到裴煙雨站在樓梯上笑得如此開心。

她在這個世界徹底沒了親人。

她想着只有從小一起長大的顧行舟。

可她萬萬沒想到,顧行舟卻是偏向裴煙雨。

她記得顧行舟問她,一字一句劃在她的心上語氣譏諷,「周母和裴煙雨相比她有那麼重要嗎?周蒙蒙你太不懂事了。」

她扇了顧行舟一巴掌。

落下淚,周母可是從小看他長大的啊。

原來,所有人都站在裴煙雨身邊。

周蒙蒙自嘲笑了,後來她再也沒哭過了。周蒙蒙終於明白眼淚是這個世界最沒有用的東西。

可現在手中真實觸感讓周蒙蒙忍不住落下了淚,周母溫柔拍了拍周蒙蒙的背,替她抹去眼淚,「怎麼哭了啊,媽媽在。」

這一世她不會再讓媽媽慘死街頭。

她一定要阻止周母的悲劇 。

哪怕逆天而行,這輩子她也不會讓至親之人離自己而去。

她皺眉突然想到一個人,「既然我有系統,那麼裴煙雨上一世也有嗎?這一世只有我重生?」

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裴煙雨人生太順利。

系統頓了一下,這次它如實回答。

「有,是。」

周蒙蒙喃喃猜想:「萬人迷系統?」

腦中閃過一絲電流,系統:「是。」

一切邏輯都說得通了,上輩子顧行舟的反常,校園師生對裴煙雨無限次的縱容,以及所有人一見到她的喜愛。

這一次周蒙蒙徹底感到絕望。

明明自己什麼都沒有做,可最後還是失去了所有。

上一世小小的自己在江城走丟後,裴家父母心痛如絞,找了許久未結果。

從此裴母一病不起,直到裴父親自領養了一個女孩,代替周蒙蒙的存在。

裴母病情這才逐漸好轉起來。

裴煙雨就這樣代替周蒙蒙在裴家活了18年,當了18年的千金小姐。

她所有的寵愛和榮耀被裴煙雨一一頂替。

無論是裴家真正千金,還是家庭所有人的喜愛裴煙雨全部收入囊中。

認回來後,周蒙蒙自知血脈情深比不過18年裴父母對裴煙雨的養育之恩。

她一輩子活得謹小慎微,卑微如塵埃。

偏偏裴煙雨將她推在所有人面前。

她哭得梨花帶雨,質控周蒙蒙傷害她。

所有人都不相信周蒙蒙,親父母厭惡她,而她的親哥哥告訴她要是再欺負裴煙雨就讓她滾出這個家。

噁心的是,親哥哥裴以軒居然愛上裴煙雨。

說服裴家父母同意讓他和裴煙雨結婚。

周蒙蒙只覺得裴家都瘋了。

再一次裴煙雨畫著精緻妝容彎着笑來到周蒙蒙身邊時告訴她,從小自己就知道不是真正的裴家千金,所以費盡心血討好每一個人。

直到真正裴家千金出現,裴煙雨才開始慌張。

用一切計謀陷害周蒙蒙,讓所有人厭惡她。

再和優秀的自己做比較,那麼所有人都會忘記真正的裴家千金是誰,只會記得她裴煙雨。

她太喜歡虛榮了,習慣了金錢的世界怎麼可以過一貧如洗的生活。

周蒙蒙對着裴煙雨那張虛偽至極的臉吐了她一身,怎麼會有人如此厚顏無恥。

當周蒙蒙告訴所有人裴煙雨虛榮又惡毒的外表,可所有人都不相信她。

大家都罵她,都向她吐口水。

所以,在她和哥哥結婚那天。

周蒙蒙將裴煙雨推下樓梯。

在大家眼裡自己就是個惡毒女人,為什麼不做呢?

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一步一步被裴煙雨搶奪,視若珍寶的東西被她踩在腳下。

她低低笑着。

記憶戛然而止,周蒙蒙回神。

黑色靈魂在虛空中閃爍。

「她的任務是什麼?」

系統吞了口水:「她的任務就是攻略所有人,讓所有人為她着迷。」

周蒙蒙低聲問:「裴煙雨為什麼會針對我?」

系統小聲道:「你的存在擋了她的路。」

周蒙蒙頓了頓,這個理由太荒謬。

荒謬到第一次她覺得噁心。

但總比她真的愛上裴以軒好。

真是令人作嘔

「我的任務是什麼?」

系統莫名頓了頓,電子流音滑過:「活着,救贖自己。」

周蒙蒙皺眉,「讓我重生的代價是什麼?」

系統:「設置權限,無可奉告。」

周蒙蒙想了想:「我可以抹殺裴煙雨嗎?」

系統:「可以。」它頓了頓,「等到你能力足夠,我會幫助你抹殺她。」

周蒙蒙垂下眼眸,語氣淡淡:「不用,我自己來。」

報仇需要自己來,抹殺算什麼。

裴煙雨的任務不是攻略所有人么?那麼真正的絕望是讓謝煙雨一無所有,讓外掛系統在她面前失效。

世上沒有絕對的感同身受,有的便是加在別人身上,才明白什麼是痛。

周蒙蒙舔了舔唇,笑容軟下來。

這次,我會好好活着。

-

自從重生後周蒙蒙每天早上醒來都怕自己滿身血淋淋,孤獨躺在地上。

好在夏天的早晨亮得很早,有風拂過風鈴所有的幻想才終止。

她輕喊了一聲系統,腦海中拂過一絲絲電流機械聲。

周蒙蒙穿好校服,校服意外的合身。

鏡子中的少女,發尾柔軟,身材纖細,香肩微微凸顯,眉眼舒展笑起來一對酒窩若隱若現。比起傳統美女差點,但勝在靈氣十足。

周蒙蒙知道自己高三那年就會變漂亮,現在這副模樣還沒有長開和裴煙雨作比較確實要差點。

不過,很快了。

周蒙蒙摸了摸眉眼,露出笑容。

18歲的記憶已經模糊不清,翻開日記才知道是高二,十年前的日記本字跡工整每一頁都會出現同一個名字。

那個少年

顧行舟。

少女頓了頓眼眸微垂,手指眷戀觸摸上去,太疼了啊。

顧行舟這個人讓她太疼了。

如果上一世,早點放下會不會就是另一種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