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色總裁的貼身龍衛
絕色總裁的貼身龍衛 連載中

絕色總裁的貼身龍衛

來源:google 作者:非我所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兒子 母親 現代言情

說這句話的時候,陳河圖身上瀰漫著冰冷的殺氣,語氣森然氣溫驟然下降秦嵐並沒有察覺到陳河圖的異常,只是覺得樓道里冷嗖.........展開

《絕色總裁的貼身龍衛》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陳河圖唐瑩的書名叫《絕色總裁的貼身龍衛》,小說《絕色總裁的貼身龍衛》作者為非我所願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他快步走到門口,推開千瘡百孔的木門,映入眼帘的是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小院子。
一位滿頭白髮的女人背對着自己,正在鎖着屋門。
陳河圖站在院子門口,一如小時候那樣喊道。
媽,我回來了!

滿頭白髮的女人下意識的轉頭,手中的飯盒啪嗒掉落在了地上,她不可置信的望着門口的那道身影,顫聲道,我兒,是你么?
是我,兒子回來了!
陳河圖快步走到母親的身邊,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兒子不孝!
這五年,讓您擔心了!

他的頭,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五年戎馬生涯,他受過傷,流過血,唯獨沒有流過淚。
但這一刻,鐵骨錚錚的漢子,卻哭泣的像個孩子。
母親也早已淚流滿面。
消失五年的兒子,終於回來了,她暗淡的心又燃出希望之光。
她顫顫巍巍的把陳河圖從地上攙扶起來,柔聲道: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
說罷,便緊緊的抓着陳河圖的手不鬆開,彷彿一鬆開,便又失去了兒子。
陳河圖也乖巧的站在母親旁邊,目光一刻也不曾從母親的身上離開。
母親的身體佝僂了,頭髮也白了,皺紋也多了,他恍恍惚惚的看到母親年輕時,也像現在緊緊的抓着自己,他心中的愧疚更深了。
良久,母親才反應過來。
你餓嗎?
媽媽去給你做飯去。
陳河圖搖了搖頭說道:我不餓,我在火車上吃過了。
母親抹了抹淚道:走,進屋說。
說著,便又重新打開了鎖好的屋門。
陳河圖疑惑的問道:媽,我爸呢?
母親怔了一下,低頭不語。
陳河圖又問道,對了,媽,你拿這個飯盒要去哪裡?
他早就注意到地上那個飯盒裡,散落出來的飯菜。
母親依舊沉默不語。
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了心頭,陳河圖明白,家裡一定是出事了!
他雙手抓着母親的肩膀,焦急的問道:媽,家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爸呢?
母親這時有些猶豫。
陳河圖見狀,繼續說道:媽,有什麼事,您就告訴我!
您的兒子已經回來了,沒有人敢再欺負你們。
這一刻,陳河圖身上湧現出無比冰涼的氣息。
但母親卻在這一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是啊,兒子回來了,沒有人能欺負他們老兩口了。
想到此處,她才抹了抹眼淚說道:你爸......你爸......他住院了。
陳河圖怔了一下說道:住院了?
我爸是生病了嗎?
母親搖了搖頭,小聲說道,不是,是被人打的。
陳河圖聞言,勃然大怒。
他在前方拋熱血,撒頭顱,為國為民。
自己的老父親,卻在後方被人打進了醫院。
這讓他如何不怒?
但是看到母親擔心的樣子,他強壓心中的怒火,平靜的問道:媽,是誰打的我爸?
知子莫如母。
母親又怎能不知兒子心裏怎麼想的。
她擔心兒子衝動行事,不敢告訴兒子兇手是誰,她故意轉移話題道。
這件事改天再說,現在你爸一個人在醫院躺着,還沒有吃飯呢!
我得趕緊把飯送過去。
說完這句話,母親劉桂花便從地上撿起飯盒,蹣跚着來到了廚房,想着洗洗之後,再盛上鍋里剩下的飯菜。
而陳河圖看着母親蹣跚的步伐,心中更是無盡的酸楚,自責。
他也同樣理解母親的想法,所以他並沒有追問,只是緊緊的攥着拳頭想道。
既然,他已經回來了。
恩,要報!
仇,也要報!
在這五年里,欺辱過自己的父母的,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對父母好的人,他也會一一報答!
就在這個時候,母親已經重新盛好飯菜,拿着飯盒走了出來。
兒子,你剛回來,在家歇會兒,我先去給你爸送飯。
陳河圖卻說道:媽,我陪你一起去!
畢竟我五年沒有見過我爸了,我也很想他。
劉桂花猶豫了一下。
擔心兒子看見他爸的傷勢之後衝動。
但又想到孩兒他爸如果看見消失五年的兒子回來了,一定會心情大好,對養病也是好事。
劉桂花左右為難,但看到兒子陳河圖期盼的眼神,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陳河圖見狀,立馬接過母親手中的飯盒,然後攙扶着母親,走出了小院子。
看着街道兩邊熟悉的場景,陳河圖彷彿回到了小時候,媽媽牽着自己的手,送自己去上學。
那個時候,媽媽很年輕,自己還得拚命追趕着媽媽的腳步。
現在媽媽老了,走路也慢了,自己刻意放慢腳步,就跟小時候媽媽放慢的腳步一樣。
不知不覺,他的眼眶又紅了。
很快,他們母子二人走出了破舊的城中村,本來陳河圖是想要攔一輛的士的,但母親執意要坐公交車,不讓陳河圖浪費錢。
陳河圖雖然不缺錢,但還是遵從母親的想法。
兩個人坐着公交車來到了醫院。
母親輕車熟路,領着陳河圖來到了父親所在的病房。
這是一個六人間的病房,裏面又臟又亂,氣味難聞,一進門,陳河圖便看見了父親。
父親躺在最角落裡的那張病床上,骨瘦嶙峋,臉色蒼白。
他老人家,腦袋上纏着繃帶,胳膊上也纏着繃帶。
爸!
陳河圖快步走到病床前喊了一聲。

《絕色總裁的貼身龍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