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抗戰飛將軍
抗戰飛將軍 連載中

抗戰飛將軍

來源:外網 作者:千重草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千重草 都市言情

公元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南京保衛戰失敗,民國首都被日軍攻佔。南京西南滁州東關火車站,南京衛戍司令唐生智又看了一眼身後的滁州城,沉聲下令:「炸掉火車站、飛機場。」隨即登上火車,離開滁州。 隨着劇烈的爆炸聲,滁州的火車站、飛機場,頃刻之間化為一片廢墟。 百姓們從負責爆炸的國軍官兵口中知道南京已經失守的消息,頓時滿城驚慌,紛紛舉家逃離。 家底殷實的人家,帶上金銀細軟、妻妾兒女,乘車逃往重慶等西南大後方。家境貧寒、拿不出路費的百姓,只好扶老攜幼的出城往城西的大山裏面去避難。展開

《抗戰飛將軍》章節試讀:

他曾經在寒冬臘月,肩背四十公斤裝備武裝越野,渾身上下被汗水濕透;三伏天趴到草窩裡練習潛伏,被蚊子咬得全身紅腫;武裝泅渡、刺殺格鬥。無數次的極限訓練,九死一生的艱險任務。 曾經的痛苦和榮耀,如今具是過眼雲煙,遙遠的好像上一世,又如夢境中的一幕幕。 對於王猛的發問,高飛只是淡淡一笑,「應該有十幾年了吧?」 王猛聽了一咋舌,「乖乖,十幾年!」 部隊再次出發。路上遇見了逃難的百姓,據說在曹老集有大批的日本鬼子! 曹老集,離此有十幾里。高飛所在的團擔任了全軍先鋒的角色。戰鬥序列在整個五十九軍的最前面,高飛隨着部隊一馬當先殺向曹老集! 十幾里地,說遠不遠說近可也不近,跑步一個多鐘頭。快到地方的時候,部隊再次停了下來。 高飛問王猛,「前面就是曹老集了,怎麼在這裡停住了?」 「這你就不懂了吧?」王猛老氣橫秋的賣弄着:「馬上要到地方了,應該先休息,養足了精神好去打仗。要是不休息的話,當兵的一個個累得上氣不接下氣,怎麼打勝仗?」 「什麼養足精神?這是胡說八道。」高飛立刻反駁,「本來我們跑過來士氣高昂,弟兄們都盼着趕緊打一場勝仗好痛痛快快的歇一歇。現在一休息,士氣散了,本來容易打的仗也變難打了。」 高飛還在侃侃而談,王猛卻忽然跳了起來,立正敬禮,喊了一聲:「團長!」 高飛扭頭看見了楊團長。他也連忙站起來,跟在王猛旁邊舉手行軍禮。 「團長,他叫高飛,昨天在固鎮參的軍。在上一場白刃戰中,他憑着身上的武藝,一個人就殺死了六名日軍。」王猛替高飛做介紹的時候滿臉都是驕傲,就好像那六個鬼子是他殺的一樣。 「昨天才剛參軍,今天就殺了六名日軍?還是白刃戰?王猛,你不會是虛報戰功吧?」 「絕對沒有!」王猛拍着胸脯打保票,「是我親眼看見的。當時我被三個鬼子給包圍了,我以為肯定要完了。是高飛衝過來,用刺刀挨着個兒把三個鬼子都給刺死,我才活到了現在。」 「嘶――」楊團長倒吸一口涼氣,他可是知道在白刃戰中殺死一名日軍的難度。上下打量高飛,臉上露出明顯的讚許之色,「好,好!不錯,好小子,才當兵一天就能殺死六個鬼子。看來我是撿到寶了!」 「你就是高飛?」 「是。」面對團長的問話,高飛不卑不亢。 「聽說軍長來視察的時候,曾經誇過一位兄弟功夫好,說的就是你吧?」 「是張軍長過獎了,我的本事其實很一般。軍長讓我把本事用到戰場上,爭取立戰功。我總算是沒有辜負軍長的囑託。」既然楊團長提到了張自忠,高飛當然也知道藉助張軍長的名頭抬高自己的身價。 「軍長說的不錯,有本事就應該拿到戰場上殺敵立功!等這場仗打完了,我就向上峰給你請功!嗯,後面的戰鬥,你還要再接再厲,繼續多殺鬼子多立戰功!」 好話說到這裡,楊團長臉上的笑容忽然一停,「高飛,剛才我好像聽見你對部隊戰前休息有不同意見?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我知道。」 「但是我軍長途行軍而來,部隊要是不經過休息,直接參加戰鬥,士兵們的體力就會跟不上。我是團長,我必須保證我的士兵在和日軍作戰當中有充足的體力,能夠把一場戰鬥堅持下來。」 一般的低級官兵在面對上級長官訓話的時候,都會顯得有些畏手畏腳。但是高飛卻不一樣,他對楊團長並沒有什麼敬畏之心。 所以,在團長講話的時候,高飛並不像王猛一樣低眉順眼的聆聽。他抬着頭,二目平視。雖無不敬、但也沒有太多的尊敬。見高飛這副模樣,楊團長也有點兒來氣了。 「怎麼?難道我說的不對?那你來講一講,部隊如果不休息的話,士兵的體力問題怎麼解決?」 王猛用力扯着高飛的袖子,低聲提醒他:「不要亂說話。」 高飛用力一抽手,拽回袖子。 「楊團長,咱們團這麼多弟兄,就算是大多數人體力跟不上需要休息,但是總要有一些身體好、還有體力的。你完全可以把這些人編成一支小部隊。這支小部隊不用休息,到地方直接投入戰鬥,打日軍一個措手不及!」 「利用小部隊一鼓作氣衝散敵人的陣型,主力大部隊這時候趁勢再上,就可以一舉擊潰日軍!」為了加重語氣,說到最後高飛用力揮了一下手臂。 「擊潰日軍嗎?那如果你說的這支小部隊不但沒有衝散敵人的陣型,反而打草驚蛇,引起了敵人的警覺。甚至引發敵人提前來攻,那又該怎樣應對?」楊團長饒有興趣的和高飛討論起了戰術問題。 但是高飛卻沒那個心情討論什麼戰術。要打仗就上,不打仗就讓我歇會兒。我又不是團里的參謀,你在這兒唧唧歪歪,純粹是擾人清靜。 本來他嘴裏就沒好話,心裏不痛快,說出的話就更不中聽了,「哼,這也怕那也怕,乾脆別打仗,回家抱孩子得了!」 「你!」楊團長氣得臉都青了。 王猛就站在旁邊,他當然不能幹看着,趕緊怒斥高飛:你怎麼能和楊團長這樣講話?一點兒禮貌都不講?趕緊給團長賠禮道歉! 另一邊,高飛參軍時候帶他報名的團部參謀劉俊,也在幫着勸楊團長:「您犯不着和一個新兵生氣。要是看這個高飛不順眼,乾脆攆他走就得了。要不,您把他送給別的團?」 「攆他走?送給別的團?劉俊,你給我出的這叫什麼主意?」說話之間,楊團長把眼睛瞪起來了,「把高飛攆走?你要了我的命得了!」 「高飛,從現在開始,你擔任十班的副班長,協助班長王猛,管理好十班的事務。」

《抗戰飛將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