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快穿:病嬌大佬今天又自殺了嗎
快穿:病嬌大佬今天又自殺了嗎 連載中

快穿:病嬌大佬今天又自殺了嗎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衛霽 穿越重生 蘇曼

【快穿+病嬌+甜寵】科研人員林先瑤穿梭在各個界面,只為收集總裁梁雲崢的靈魂碎片,本來以為這只是個任務,結果遇到各種病嬌大佬冷酷影帝將她堵在床上,「我們只是好朋友?」病嬌學霸一把揪住她的後衣領,「說好了你眼裡只能有我的」古堡主人亞羅恩:「瑤瑤不願意同我玩遊戲?」……對此林先瑤淚流滿面,你們一心想死也不能拉我下水啊!展開

《快穿:病嬌大佬今天又自殺了嗎》章節試讀:

第5章蘇曼?


她這婆婆不去宮裡當驗身嬤嬤可惜了啊。
而陳素看她不說話皺緊了眉,怎麼,你有意見。」
蘇曼笑了,哪能呢,您這個要求合情合理,一點都不難為人。」
陳素點頭,好,我已經聯繫完醫生了,等下你就去做,要是完好下周你跟沈凌的婚禮就可以正常進行。」
蘇曼道,那我現在就給沈凌打電話。」
陳素皺眉,你給她打電話幹什麼。」
既然要做就要一起做啊,讓沈凌鑒定一下他是不是純潔無瑕的童男,有沒有割過贅皮,各方面功能有沒有損傷,哦對了。」
蘇曼勾起唇角,鑒於他有你這麼個媽,還要測測腦袋有沒有病。」
陳素再也壓制不住怒意,指着蘇曼的鼻子道,蘇漫你到底還想不想嫁進沈家了!」
蘇曼笑了,伯母你怎麼還生氣了?
你讓我檢查行,我讓沈凌檢查就不行了?」
陳素氣得滿臉通紅,你簡直無可救藥!」
蘇曼嘆息,伯母啊,無可救藥的不是我,是你,不如等你治好了病再來找我吧,拜拜了您內。」
她背對陳素揮了揮手,頭也不回的走了,完全不理會陳素的臉色有多麼的可怕。
...蘇曼剛剛坐到駕駛座電話就響起來了,上面是沈凌的名字,看來陳素已經告完狀了。
她可不想聽那個清宮穿越來的媽媽養出來的直男癌兒子說話,她直接掛斷。
但她剛把車鑰匙插上,沈凌的電話就又來了,這次她沒客氣,直接拉黑。
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當沈凌打到第四遍時,身邊的助理輕聲提醒,總裁,蘇小姐好像把你拉黑了。」
不可能,敢把我拉黑的女人還不存在!」
片刻後,沈凌把自己手機狠狠拍在桌子上,對着助理伸手,手機拿來。」
他要證明沒人會拉黑他。
自信的沈凌甚至還開了免提,然而當話筒里傳來嘟嘟」聲時,他的臉變成了豬肝色。
跟着一個女聲響起,喂你好,哪位?」
心態崩了的沈凌手忙腳亂掛斷了。
助理看着沈凌掃過來的眼神,很懷疑自己會不會因為見證了總裁被自己未婚妻拉黑而被滅口,他乾巴巴道,真的好巧,蘇小姐又開機了。」
沈凌瞬間釋然,對啊,不一定蘇漫拉黑他,而是恰好開機了,於是他又用自己的手機撥了蘇漫的號碼,然而...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助理低頭道,我先出去了。」
還不等沈凌發話,連手機都沒拿就一溜煙跑沒影了。
沈凌握着手機眼神陰沉,他已經習慣了蘇漫天天跟在他屁股後面跑,習慣了他每次打電話蘇漫必在三聲之內接起來。
雖然他不喜歡蘇漫,但這些已經養成了習慣,她憑什麼招呼都不打說變就變。
難道就是因為昨天他沒站在她那一邊?
原來他覺得蘇漫雖然愛使小性子,愛拈酸吃醋,但好在還算聽話,可現在她卻連唯一的一個優點都沒有了。
甚至還敢頂撞他的媽媽,她這樣就不怕他甩了她?
想跟他結婚的人手拉手能繞地球一周,就算隨隨便便找一個也不會比蘇漫差。
不說別人,就說她的妹妹燕真真她都比不過。
想到燕真真,沈凌心頭一軟,這個傻丫頭,為了他的幸福甘願犧牲自己的幸福也要成全他,真是又勇敢又讓人心疼。
就在這時,秘書拿着邀請函進來,總裁,衛家的晚宴給您送邀請函過來了,明天您要去嗎?」
衛家跟沈家的主業都是商場、商業街的收購跟經營,雖是競爭關係,但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
沈凌道,去,你幫我安排。」
秘書例行詢問道,這次的女伴,還是邀請您的未婚妻蘇小姐嗎?」
沈凌實在不想再多看那個女人一眼,心煩道,我自己安排,你出去吧。」
是。」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
【真真:沈凌哥,明晚的晚宴你會參加嗎?
我有話跟你說。
】【沈凌:好,明晚你做我的女伴吧】【真真:真的嗎?
能做沈凌哥的女伴我今晚肯定睡不着啦】沈凌看着這段文字都能想到真真那羞澀又欣喜的神情,心神都為之蕩漾。
【真真:不過姐姐會不會生氣呀,畢竟她才是你的未婚妻,雖然我們之間是清清白白的,但我怕姐姐多想,我要不要跟姐姐說一聲?
】沈凌想了下,要是提前說了,蘇漫指不定要怎麼為難真真呢,雖然臨時說可能會讓她一個人進場,受人嘲笑。
但她竟敢頂撞婆婆還敢拉黑他,這樣也算是小懲大誡。
【沈凌:不用,明天她自然就會知道】...江城是一線城市,夜色降臨,但霓虹閃爍如同白晝。
蘇志業一直在看錶,可這倆女兒沒有一個出來的。
至於燕艷,她臉上被蘇漫打出的傷口還沒好,蘇志業怕被人誤會成他家暴不讓她去,正一個人躲在房間生悶氣。
又過了一會兒,蘇志業忍不住叫保姆去催,你上樓看看,這一個個到底怎麼回事。」
正說著,燕真真就下樓了。
她穿着一條白色拖地晚禮服,頭髮束着馬尾,頭頂戴着鑽石王冠發卡,清純可人。
蘇志業滿意的點了點頭,誇獎道,真真今天打扮的很可愛。」
燕真真笑了,正要說什麼,樓上就傳來了高跟鞋跟地板碰撞的聲音。
蘇曼穿着一條紅色弔帶魚尾裙,踩着黑色系帶高跟鞋從樓上一步步走下,睥睨眾生。
本來蘇漫的身高就有170左右,現在再穿上恨天高,站在燕真真的身邊,立刻把她趁的像個學妹一般。
蘇志業的眼神再沒在燕真真身上停留,對着蘇漫頻頻點頭道,做沈凌的女伴是該打扮的艷麗些,以往都太素氣了。」
其實蘇漫長相明艷,本來就適合這種偏濃重的顏色,只是她第一次以未婚妻的身份陪沈凌參加晚宴就被婆婆陳素拉着教育了一番,話里話外就是蘇漫作為豪門兒媳婦衣着不夠得體。
之後蘇漫再不敢走性感風,違背自己的特點,打扮成賢妻良母的模樣,一度十分違和。
不過蘇曼可不管那麼多,怎麼漂亮怎麼來。
宴會廳外長長的紅毯從門廳延伸到宴會廳內,兩邊的警戒線後都是扛着長槍短炮的記者。
豪車一輛又一輛,各路名流名媛紛紛下車,一個個珠光寶氣,明星反而是最不起眼的了。
蹲守已久的媒體紛紛舉起攝像機,閃光燈唰唰唰閃個不停。
蘇曼沐浴着閃光燈,如魚得水,時不時還會在記者的呼喊下擺兩個pose。
可燕真真卻沒有蘇曼這般從容,她剛剛住進蘇家不過半年,這是她第一次參加這麼大型的晚宴,剛一下車就差點被閃光燈晃瞎,她強忍着流淚的衝動,維持着笑臉都十分勉強。
蘇曼看着幾乎同手同腳的燕真真,貼心的走的更慢。
既然不行,那就得練嘛。

《快穿:病嬌大佬今天又自殺了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