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連載中

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來源:google 作者:溫酒煮泡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宜 池曦 現代言情

安宜仙子睡了一覺,睜眼就被綁定任務系統,穿到各種女配身上可為什麼女主的小舔狗那麼煩人?戰神池曦莫名其妙綁定了任務系統人物設定居然是女主的舔狗男配,要為了幫女主清掃障礙去追求女配!?堂堂戰神怎麼能忍?展開

《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章節試讀:

曲伯仲動作很快,周家跟曲家本來就是世交。

曲伯仲根本沒找周俊賢,直接從周老爺子手裡收購了遠輝公司。

周俊賢知道以後也沒說什麼,遠輝這些年不溫不火的運轉着,也沒有什麼亮眼的成績。

只是他不明白曲蔓想要收購遠輝有什麼意義?

難道真就是如曲伯伯所說的練練手?

周俊賢嗤笑,曲蔓這種空有外貌的草包,恐怕用不了多久這個公司就要倒閉了。

不過也不關他的事,曲伯仲給的價錢可遠遠超過了遠輝的價值。

這筆買賣很划算。

他把這件事當做笑話說給了蕭然聽。沒有注意到蕭然身後緊握的拳頭。

蕭然借口身體不舒服,想回去睡會兒。周俊賢要陪她去醫院,也被她找各種借口拒絕了。

出了公司,蕭然茫然的走在街上,她有預感,曲蔓肯定是知道了她跟遠輝的關係。

原本是想靠近周俊賢,然後慢慢拿回遠輝。

沒想到會橫插出一個曲蔓。

從那天宴會上看來,曲蔓並不像傳聞中那樣魯莽衝動,直覺她很難對付。

她身後還有曲伯仲,想要什麼就有什麼,自己並沒有什麼能讓曲蔓動心的東西。

現在她才暗暗後悔,那天宴會不該衝動的上去撩撥她。以至於讓自己陷入了一個死局。

不,她還有周俊賢,曲蔓最想要的就是周俊賢。

還有厲景行,她不是不知道厲景行喜歡她。但是厲景行在厲家沒錢沒勢。

那天在宴會上厲景行說不定是看到她跟周俊賢生氣了,才會跟曲蔓攪和在一起。

如果能說服厲景行接近曲蔓幫她,或許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心裏有了想法,蕭然也不再頹喪。她決定去見一見曲蔓。

到底曲蔓是真的知道了遠輝跟她的關係,還是因為別的?

蕭然忐忑的來到曲家豪宅所在的區域,還沒進去就被警衛攔了下來。

能在這裡住着的,要麼特別有錢,要麼特別有權。

周家也是沒資格住在這裡的。

蕭然心裏有些泛酸,曲蔓的命為什麼這麼好。

蕭然跟警衛說:「我是曲家小姐曲蔓的朋友,麻煩大哥幫我給曲家打個電話,或者進去問一聲。」

警衛睨了她一眼說:「你是曲小姐的朋友會沒有她的電話?趕緊走。」

蕭然覺得有些難堪,上次是跟着周俊賢坐車進去的,根本沒有人攔着。

她沒想到自己連曲家的大門都進不去。

這時,一輛保姆車開了過來。蕭然看到搖下的車窗里,開車的是曲家的傭人。

車裡正是保姆馮嫂,馮嫂開車出去幫小姐買東西剛回來。

蕭然沖了上去,叫住了馮嫂。

「阿姨等等,我那天在曲總的宴會上見過你。我找曲小姐有事,能不能麻煩你幫忙跟曲小姐說一聲。」

馮嫂皺着眉看着蕭然,她想起來這個人就是周少爺的女朋友。

那天宴會還害得小姐扭傷了腳。怎麼還有臉來**?!

馮嫂不悅的說:「我們小姐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見的。」

警衛聽完,趕忙把攔在車前的人拉開。

馮嫂沖警衛點頭笑了笑。開車揚長而去。

警衛扯着蕭然的手腕,把她甩到一邊,沉下臉:「趕緊滾,要是衝撞了什麼貴人,你擔待不起!」

蕭然揉着被拽的生疼的手腕,掩下恨意,忍着屈辱離開了。

這邊馮嫂到家以後,跟小姐說了一聲在外面遇到蕭然的事。也沒有添油加醋。

安宜聽的哈哈大笑,不用想也知道馮嫂說了那樣一句話後,蕭然會被警衛怎麼對待。

她在腦海里跟666說:「她急了!」

666問:「宿主,你不見她嗎?」

安宜說:「不用急,她還會找來的。我猜她一定不想讓周俊賢知道。那麼她肯定會去找厲景行幫她。」

安宜翻着手機里厲景行的電話思索。

厲景行表現出來的樣子,可不像是個會當舔狗的人。

那麼他會怎麼做呢?安宜很好奇。

沒讓她等太久,她就接到了厲景行的電話。

電話那邊的聲音低沉富有磁性:「你不是要請我吃飯?這麼長時間腳應該好了吧!」

安宜翻了個白眼道:「下午六點,地址你定。」

厲景行報了串地址就掛了電話。

是一家私房菜館。記憶中的曲蔓去過,味道不錯。

腳上的傷已經好了,安宜換了身衣服,讓方雯給她化了個淡妝。

到地方以後,安宜告訴方雯不用等她,可以提前下班了。吃完飯會自己回去。

安宜來到厲景行說的包廂,厲景行已經到了。

她低頭看了眼手錶,剛剛六點整。

坐下後服務員遞上菜單。池曦說:「看看想吃什麼?」

安宜隨便點了幾個菜,把菜單遞給他。

池曦看了一眼,又加了幾個。

菜很快上好,池曦看曲蔓把蔥都挑了出來,還有她好像不愛吃蔬菜。

肉吃的很歡快,菜根本不碰。

吃飽喝足,安宜滿足的摸摸肚子。

池曦看她這副樣子,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養的一隻狗。

吃飽以後就翻着肚皮饜足的躺着。

想到這,池曦忍不住輕笑出聲。

「你笑什麼?」安宜疑惑道。

池曦手握成拳頭放在嘴邊,掩飾的咳了兩聲說:「沒什麼。今天蕭然來找我了。」

安宜配合著問:「然後呢?」

池曦說:「她說讓我帶她見你,我沒同意,說問過你再說。」

安宜無所謂的說道:「行吧,你讓她現在過來。」

池曦挑眉道:「我覺得你應該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才對。」

安宜裝作苦惱的樣子說:「那吊她幾天?過幾天再說?」

池曦點頭道:「好!」

這下換安宜不淡定了,厲景行搞什麼鬼,叫她出來吃飯不就是為了幫蕭然嗎?

怎麼會同意她吊他的女神?難道因愛生恨,性情大變?

池曦看出了她的不解說:「今天約你出來只為吃飯,順便幫蕭然傳個話而已,要怎麼做隨你高興。」

安宜不經思考脫口而出:「你這樣就不怕你的女神傷心?」

說完就察覺到不妥,補救道:「我那天看你跟蕭然很熟的樣子……」

這話圓的,安宜自己都覺得尷尬。那天厲景行表現出來的樣子,根本不像是跟蕭然很熟。

根據資料,厲景行喜歡蕭然,厲家人都不知道,外人怎麼會知道蕭然是他的女神?

安宜的大腦正在快速運轉着,思索該怎麼把這一茬接過去。

池曦垂下眼眸,看不出什麼情緒,說了聲:「還好,小時候的鄰居。」

安宜見厲景行沒在意,鬆了口氣,接過話道:「真好呀,青梅竹馬!」

池曦看着安宜放鬆下來的樣子,問道:「你喜歡周俊賢什麼?」

安宜沒想到他會突然這麼問,被嗆了一下。

絞盡腦汁的想了好半天都沒想到周俊賢有什麼值得喜歡的優點,胡謅道:

「當然是喜歡他長得帥,又有錢。又溫柔體貼……」

池曦不急不緩的說:

「長的勉勉強強,說有錢嘛,他也不敢跟你們曲家比有錢。至於溫柔體貼,我要是記得沒錯,他壓根沒正眼看過你!」

被毫不留情的揭穿,安宜也有些掛不住,強行狡辯:「喜歡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那麼你收購遠輝就是為了逼蕭然離開周俊賢?」池曦根本沒給她思考的時間連聲追問。

安宜沒想到厲景行話題跳轉的那麼快。

沒來得及思考,急忙道:「怎麼可能,我巴不得她們天長地久!」

可能覺得自己氣勢太弱,安宜接著說道:「你在審問犯人嗎?」

池曦輕笑:「抱歉,我只是在確認一些事情。走吧,我送你回去!」

安宜準備去買單,發現厲景行已經付過錢了。又是一陣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