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做人系統
快穿之做人系統 連載中

快穿之做人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沈小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小酒 現代言情 禹子清

這就是一個女主綁定系統天天穿梭在各個世界虐渣的故事……所以又名《快穿之回爐重造系統》嗯,本文無cp!展開

《快穿之做人系統》章節試讀:

禹子清找遍了劉娟的記憶,都沒有出現給小嬰兒取名的畫面,不過倒是有很多其他的畫面。

「女兒?真晦氣!」

醫院產房外,龔天林臉色難看,一臉嫌棄。

「喂,媽,劉娟生了,生了個女兒!你就不用過來了。」

「女兒要什麼名字,走開走開,別打擾我打遊戲!」

「滾開,你生的女兒和你姓就行了,要取名字自己取!」

……

例如此類的話語數不勝數,劉娟不明白,明明生之前都還挺好的一個男人,生了孩子之後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什麼?這個渣男,宿主你別攔着我,我要扛着四十米的大刀宰了他!」識海里,天天已經叫囂着要將渣男就地正法了。

禹子清手中輕輕拍着小嬰兒的後背,安撫着孩子,腦海之中對於天天的話輕笑一聲:「我不攔着你,你直接上,我相信原主會很感激你的。」

天天一頓,本來還在比劃的爪子停了下來,「那還是不要了,哼,宿主你壞!」

「得了吧,我還沒給你算把孩子弄哭的賬呢?我哄不住了,你來?」

禹子清哄了半天,發現孩子還是哭,小臉通紅,隱隱約約還有發紫的跡象了,直覺這樣下去不好。

腦海之中那些有的沒的,劉娟那些好的不好的通通甩開,禹子清有些慌了。

「天天,怎麼辦?怎麼樣她才不會哭?」

「我的小祖宗,別哭了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你到底要怎樣?啊,我要崩潰了。」

別看小嬰兒小是小,但是嗓門是真的不小,一個勁地哭,禹子清拿她毫無辦法。

「我不會帶孩子啊!到底該怎麼做?」

「天天,你來,你把她弄哭的,你來哄!」禹子清撒手不幹了,直接在識海之中怒吼一聲。

天天心虛了一下,而後硬着脖子看着禹子清,哦忘了,它沒有脖子,只有一雙黑眼圈:「我來就我來!」

禹子清把身體讓給了天天,看着它笨拙地抱着小嬰兒,不得已提醒道:「天天,你輕着點,她可是很脆弱的,不是你那四十米的大長刀。」

天天身體一僵,完嘞,這個檻還就過不去了是吧。

「知道了,宿主。」悶悶出聲,天天也知道是它先前太興奮了沒有掌握好力道,戳疼了小可愛了。

「哦,小可愛,你別哭了,天天給你唱歌好不好?」

「嗚哇嗚哇!」小嬰兒一邊哭,還一隻手拉着天天胸前的衣服。

看着這一幕,禹子清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麼,說不定,孩子這是餓了呢?

「天天,她應該是餓了吧?你該餵奶了。」話音一落,禹子清就笑出聲,哈哈哈,系統奶孩子,不錯不錯,太不錯了。

「宿主你說什麼?」天天懷疑自己聽錯了。

宿主叫自己奶孩子?

奶孩子?

孩子!!

「宿主你是魔鬼嗎?我是系統,一團數據,不是人!!!」

天天直接咆哮出聲,頂着劉娟的臉,那不可置信的樣子,讓禹子清笑彎了腰。

「對呀,可是孩子餓了,你看她臉都快哭紫了,系統你就彆扭扭捏捏了,身體現在歸你掌管,快點吧。」

天天一臉糾結,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前,發出了來自數據的疑問,

「真的要這樣嗎?」

「嗯嗯,快點快點!」禹子清點點頭,催促着。

如今天天掌管着劉娟的身體,面上一會兒紅一會兒黑的,咬牙切齒着:「宿主,你在坑我!」

禹子清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天天你想多了,我怎麼可能會坑你呢?這不是你很喜歡小孩子嘛,我讓你多和她接觸接觸,不好嗎?」

天天一想,好像是這個理,可是為嘛它總覺得哪裡不太對的樣子?

手下意識地撩起衣服,將吃的遞到小嬰兒的嘴邊,很快就響起了小嬰兒的吮吸聲。

小嬰兒聞到了熟悉的奶香,一把將它含在嘴裏,力道之大讓天天下意識地發出了**聲:「嗯啊……」

禹子清看到這一幕,笑的眼淚都出來了,實在是憋不住了就笑出聲,「哈哈哈,天天感覺怎麼樣?」

禹子清從來沒有帶過孩子,也沒有生過孩子,更別提奶孩子了,此時看着天天一臉便秘的表情,就想問問有什麼感受?

「有點麻,有點刺痛,她的力氣好大。」天天覺得自己可以生無可戀了,它是系統,是數據,什麼時候居然淪落到當奶娘的地步了?

這黑歷史若是讓其他的系統知道了,不得笑死它才怪,想着想着,不禁開始磨牙了:「宿主,守口如瓶啊!」

禹子清擺擺手:「知道了知道了,黑歷史嘛,我懂的!」

天天:(⇀‸↼‶)

麻蛋,它這是被坑了!

禹子清心裏已經有了一個主意,她沒有奶過孩子,但是,天天奶過啊,看來這種活計,以後就只能交給它了。

嘿嘿嘿嘿嘿!

禹子清意味深長地凝視着小嬰兒的臉:小寶貝,你會滿意的對不對?

天天后知後覺,自己這是被宿主給坑死了,咬牙切齒已經不足以形容現在的心情,最後,一邊忍受着小嬰兒的吮吸,一邊從牙縫裡擠出了幾個字。

「宿主,我或許不是真的人,但是你是真的狗!」

禹子清拍拍身上並不存在的灰塵,嫣然一笑:「謝謝誇獎!」

天天:???

我是在誇你嗎?

我可去你的吧!

宿主臉皮超級厚!

嘴裏含着吃食,寶寶很快就安靜了下來,可能是有些哭的累了,吃着吃着,就合上了眼睛,漸漸睡著了。

禹子清重新接過了劉娟的身體,天天已經自閉去了,它現在完全不想和宿主說話。

將寶寶重新放在床上,天氣已經入夏,房間內開着空調,只需要給寶寶搭上薄被就好。

禹子清也跟着躺在床上,她需要整理整理劉娟的記憶和劇情。

劉娟和龔天林是在大學裏相識的,而後順其自然成為了男女朋友,龔天林這人對她還是很好的,不然也不能讓劉娟同意領證。

雖然龔天林有時候挺懶惰的,不愛做家務,也不做飯,基本上就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類型,但是劉娟覺得這些都不是問題,只要他對她好,他不會做沒關係,她會就行。

然後雙方家長就見面了,商議結婚等等問題,劉娟家裡的條件比較好,並且劉娟還是老來女,所以劉娟的父母已經六十歲了,劉父劉母對她可以說是捧在手心裏長大的。

《快穿之做人系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