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狂暴逆襲
狂暴逆襲 連載中

狂暴逆襲

來源:外網 作者:羅瑪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羅瑪

轟轟轟!落地的一剎那,腳尖再翹,身形閃爍,一花八瓣。都不可能破防,更不可能實質性地傷到自己。他沒有恐懼,只是覺得憋屈和羞恥。陸謙和三個家族精英,已經看不到林西和慕容辰了。「吼1一個只有八蟒之力的武者,竟沒有在這十幾拳下,骨骼全碎,乃至直接被他將胸腹洞穿,雙臂打飛。他只來得及出於本能的罡氣布體,守護肉身防禦不被斬破。「我陸謙雖然沒資格做姑爺的兄弟,但是,我不想做一個半途而廢,貪生怕死,棄兄弟於不顧的孬種1林西的眼角一撇,看到慕容辰轟飛自己的剎那就立即射出,速度比之自己的一花八瓣,不遑多讓。廢柴林西,筋脈堵塞糾結,無法練武。受盡虐待羞辱,終於遭遇雷劈,意識海有了半座坍塌的門戶,從此走上狂暴逆襲之路。閱讀狂暴逆襲最新章節請關注()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狂暴逆襲》章節試讀:

第七章逆襲第一彈(5)

「可惜啊,離三蟒之力,還差半步!」

躺在地上,口鼻流血,渾身劇痛的林西,眼神再次失焦。

他清晰地看到,最後四顆辟穀丹化為滾滾精氣,被神奇的飛檐收取,在他和林繁二次磓撞在一起時,紫光凝聚出一滴青露,剎那滋潤強大他的肉身。

就差那麼一點。

或者說,要不是磓撞的剎那自己肉身受傷,幾乎可以說,自己已經真正具有三蟒之力了。

之所以還差那麼一絲,就是因為青露化作的能量洪流,首先要分出一部分來,為他療傷,祛除那一磓撞之下,差點撕裂的筋肉。

林繁畢竟是武者初期巔峰的肉身,三蟒之力只多不少。即便林西現在已經具有了完整的三蟒之力,在肉身和力量上,和林繁還是有一些差距。????而療傷之後的青露能量,雖然依舊蘊含青露能量的九成,但是就是這療傷用去的一成,就讓林西嘆息之餘,幾乎想爆粗口。

此時的林繁,看到林西被自己磓得躺在地上半天不動,興奮得朝着林西咆哮:

「垃圾廢柴,起來,你給本少起來繼續磓,看最後你丫的鑽不鑽狗洞!」

「嗷!不能認輸嘎嘎,誰認輸誰是狗|娘養的哈哈哈」

此時,演武場上的所有林家子弟全部沸騰了。

林西一夜之間居然身居了至少二蟒之力,特別是剛才吞食辟穀丹,力量暴增的場景,太震撼了。

這傢伙,要是當吃貨就能晉級,修鍊將會是多麼愉快的一件事情啊!

然而,果真如此的話,他們這些欺辱過林西的子弟以及強勢奴僕們,從此還能睡得着覺嗎?

「林繁好樣的,趕緊的,給這廢柴身上添百八十個血窟窿,讓他知道,廢柴和天才之間,究竟有多少個十萬八千里!」

「林繁少爺,趕緊上去踩死他,不要給他喘息的機會,讓這廢柴從此再也站不起來!」

林繁磓傷了林西,看到林西半天沒有反應,雖然信心爆棚,但是依舊心有餘悸。

林西的逆襲帶給他的震撼太大了。

一夜之間啊!

就能偷襲撞飛他。

這要是兩夜三夜之後,會發生什麼?

會不會明天早上起來,自己就磓不過這廢柴了呢?

昨晚上遭了雷劈的林西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所以,儘管林繁覺得自己此時上前虐打林西,顯得有些跌份,但是,能給林西站起來的機會嗎?

轟!

林繁面目猙獰,在諸多子弟奴僕的鼓噪之下,大踏步朝着林西而去。

「你個廢柴,裝死好玩嗎?你不是厲害了嗎?來讓本少看看,你能不能吃得住我一腳!」

林繁大腳高抬,凝聚超越三蟒之力的力量,朝着林西的臉上踏去。

他相信,自己這一腳下去,就算是不能直接踩死林西,也能直接將他頭骨踩裂,甚至可以對他的腦海造成不可修復的創傷。

林南見到林繁的這一腳,嘴角扯起殘忍的微笑。

「想要逆襲?你這骯髒的血脈,該死的垃圾,去死吧!」

林東此時站在演舞台外圍,背負雙手凝重地看着台上的打鬥。

見到林繁一腳踏下,林西似乎還沒有反應,林東表情化開,露出淡淡的微笑。

「結束了,剛剛有些不同,或者有什麼奇遇,就站出來要逆襲了。但是你太着急了,躲在暗中積蓄力量,起碼進階玄級武師,還有一些機會,現在呵呵,就這腦子,說你是廢柴,都是誇你」

然而下一瞬,林東的眼神爆發出罕有的厲芒。

只見躺在地上似乎沒有了反應的林西,此時像是一隻埋伏在草叢之中的豹子,當林繁的大腳要踩在他臉上,只差半指就要踏實的時候。

林西一個扭曲翻身,平地挪開原地半尺,直接就讓林繁的大腳轟隆一聲踩在地面上,擦着林西的臉頰踏實。

然而,就在林繁踏實地面的一剎那,挪移開半尺的林西,一個簡單的翻滾,直接緊貼在林繁的小腿上,同時兩隻手臂,緊緊地抱住了林繁的這隻小腿。

林繁大驚,死命踢出一腳,巨大的力量,將林西直接帶起,漂浮半空。

「你這垃圾,想要控制本少的腿,本少將你一腳踢出落花鎮!」

此時的林西,死死抱着林繁的小腿不放,飛起在半空的身軀,被這一腳的力量甩得猶如一片葉子亂飛。

林繁身居三蟒之力,以腿部爆發出去,更是強大。隱隱超出了武者初期應有的力量。

在林繁看來,他一腳將林西甩出去,這樣的力量,根本不是林西能夠承受的,至少,他抱着自己小腿的雙手,絕對會被動鬆開,而他本人,將毫無懸念地被甩到演舞台外面。

然而接下來,林繁的臉色變了。

他全力一腳,不僅沒有將林西甩出去,林西雙手傳達過來的力量,讓他難以置信。

「不是吧?竟然差不多三蟒之力了,怎麼可能?」

林繁和林西第一次磓撞,他能感受到林西的力量,最多二蟒之力多一點。

但是第二次磓撞,被自己磓得飛摔地面不起,此時竟然力量暴增,差不多有三蟒之力了。

林繁心中,驚濤駭浪,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覺。

但是事實就是,他全力的,超越了三蟒之力的飛腿,竟真的沒有將這該死的廢柴甩出去。

一個踉蹌,林繁差點被飛起來的林西帶的摔倒。

而所有吶喊鼓噪的林家子弟,此時皆都失聲,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包括眼中厲芒閃爍的林東,此時也難以平靜。

不說林繁飛腿的力量,幾乎超越了三蟒之力。

僅僅是林西的肉身的反應,那種在電光石火之間,挪移肉身,翻轉緊貼,剎那抱住林繁小腿的敏捷和時機的把握,簡直妙到毫巔,不同凡響,讓他震撼莫名。

林西的快速而敏捷的反應,那是戰鬥的本能,搏殺的天賦。

這樣一個廢柴,竟然能夠沉住氣,在林繁一腳踏來之際,不動聲色裝死狗,而在林繁覺得一腳必中的剎那,又能適時展開反擊。

一個從未練過武道的垃圾廢柴,這樣的反應和天賦,讓林東感覺到了一陣的寒意襲來。

「不能留下他,他一定要死!」

此時,被林西飛甩的慣性帶的差點摔倒的林繁有些膽寒,更是憤怒到了極點。

哪怕林西此時差不多有了三蟒之力,但是,也和自己有着不小的差距。

三條碗粗的大蟒,和三條桶粗的巨蟒,那力量能一樣嗎?

但是他不僅沒有將林西甩開,還感覺到自己的小腿被抱得更緊。

心中有寒意,殺意更是濃烈。

「放不放開?不放開本少就讓嘗嘗什麼叫做黃級輕身術!」

林西不言語,整個腦袋都緊貼着林西的腿部,連林繁落腳,自己轟然砸在地面上,渾身劇痛,都沒有哼出一聲。

「大狗腿子,這些年來,你給老子添的傷疤沒有一百也有八十,老子在你們手裡,早就練得不知啥叫痛苦了。老子一睡着就做噩夢,夢裡打不過你,但是老子咬死過你都不知道有多少回了!」

說著,林西竟然呲牙張口,吭哧一口將林西的腿肚子咬住。

「啊!」

林繁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本能地就施展出來落葉飛花步。

一旋一花起,兩旋雙花飛,三旋三花開。

起如飛花,落如墜葉,不能不說,林繁的落葉飛花步,功底紮實,無論是飛花之輕盈,還是落葉之玄妙,都有了幾分火候。

黃級功法「落葉飛花步」,雖然僅僅是天、地、玄、黃四級功法之中,最低層次的功法,但是在落葉鎮這種偏僻之地,已經足夠嚇人。

然而此時,林繁施展出來的輕身術,卻嚴重變形。

因為他的一條大腿,被林西死死抱着不說,還惡狠狠地一口咬下去,深入肌理,直達腿骨。

尖銳的疼痛,讓林繁恐懼憤怒和焦躁。

他不斷地化作飛花起在半空,但是隨即又被林西的肉身墜得跌落,踉蹌之間,嚎叫連聲。

「林西,你特么是屬狗的嗎?你再不放開,老子要你的命啊——」

林繁劇痛嚎叫,連續施展輕身術,將林西帶起在空中,然後控制角度,讓林西先着地。

砰砰砰!

林西身軀砸在演武台上的悶響不斷,林家子弟們,能夠分得清皮破肉綻和骨頭撞擊地面的聲音,一個個都呲牙,心中寒意陡生。

在他們看來,此時的林西太狠了。

不僅是對林繁狠,咬住腿肚子就不放。而且對自己更狠。

給了他們隨便一個子弟,連續的被林繁控制着撞擊地面,早就骨斷筋折,鬆口認輸了。

但是,此時的林西,儘管被撞得渾身顫抖,皮肉開裂,鮮血迸濺,甚至可能骨頭都斷了不少。

但是,他就是死死咬住林繁的腿肚子不放。

這股悍不畏死的狠勁,讓這些子弟一個個心生懼意,不敢想像,這垃圾廢柴一旦活着走下演舞台,會怎樣一個個向他們報復。

「摔死他!林繁你特么沒吃飯嗎?飛的再高點,砸得再重點,我就不信這垃圾廢柴還真能扛得住!」

「林繁你真是你的手斷了嗎?你的落葉指呢?不是說你一樣修鍊到三層了嗎?打架忘拳了?戳死他啊!」

然而就在此時,帶着林西再次飛起的林繁,伸出一指準備戳向林西之時,忽然恐懼慘叫一聲,轟隆一聲和林西一起砸向地面。

「嗷!林西你竟然喝老子的血?你你你你真是屬狗的啊!」

《狂暴逆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