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龍影戰王葉軍浪蘇紅袖
龍影戰王葉軍浪蘇紅袖 連載中

龍影戰王葉軍浪蘇紅袖

來源:外網 作者:梁七少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梁七少 玄幻魔法

亞馬遜雨林。 廣袤的雨林無窮無盡,古樹參天,低矮的灌木此起彼伏,地面上落一層厚厚的積葉,空氣中瀰漫著一種陰潮的味道。 在這雨林腹地深處,茂密的林木遮天蔽日,陽光都難以透射進來,故而在那樹蔭遮掩下的地面空間自然是顯得無比的陰潮。 跟以往不同的是,這陰潮的空氣中隱隱雜糅着一絲刺鼻的血腥味道。 地面那厚厚一層的積葉上躺着兩道身影,這兩道身影的姿勢是上下疊加在一起,看上去上面那道穿着一身迷彩服的身影像是在護着身下的那道嬌小玲瓏的倩影。 葉軍浪緩緩醒來的時候,頓感鼻端展開

《龍影戰王葉軍浪蘇紅袖》章節試讀:



[]
最新章節!
禁字訣符文遮天蔽日,錮字訣符文覆蓋大地。
兩枚符文一上一下,呼嘯而至,將定山王籠罩在內,這兩枚符文像是被賦予了本源生命般,天地間的禁錮之力都被勾動而來,形成了一方本源禁錮的空間,就此將定山王鎖定住了。
北境之王看到了,他臉色猛地一驚,霍然看向禁王,說道:「禁王,你這是……」
後面的話,北境之王已經說不出口,一股悲慟之意從眼底中瀰漫而出。
本源禁錮!
北境之王明白這意味着什麼,禁王已經將他自身所有的武道本源以及自身氣血都融入到了這兩枚符文中,換言之,這兩枚符文代表的就是禁王自身的本源氣血。
禁王傾盡自身所有的本源氣血爆發出這一擊,已經是沒有想過任何的退路了,就是去拼,去殺,以命博命!
「定山老鬼,真以為人界沒人了嗎?任由你為所欲為嗎?曾經是永恆巔峰又如何?來了人界,那就容不得你撒野!」
禁王在怒吼,催動本源禁錮符文朝着定山王壓塌了過來,就此牢牢地封鎖住了定山王。
定山王眼中目光一沉,臉色無比陰騭起來,他手中裂天斧揚起,猛地暴喝了聲,一道驚天斧影橫斬天地,斬殺向了那壓塌下來的禁錮符文。
轟隆隆!
一聲驚天動地的聲威響起,整個禁錮符文在劇烈的震動,但並未就此破碎,震動後繼續壓塌下來,不斷地勾動天地間的禁錮之力,使得那禁錮空間越來越牢固。
但定山王這一擊,卻也是讓禁錮符文上的本源氣息被磨滅了不少。
對於這個結果,定山王早有意料,他倒也不急,繼續揮動裂天斧破殺這方禁錮空間。
他承認,這本源禁錮符文能夠困住他一時,當然,也僅僅是一時罷了。
只要破開這本源禁錮,那就是他大殺四方的時候。
北境之王卻是徹底的沉靜了下來,他站着一動不動,就連自身的那股武道氣息,包括自身的那股威壓氣勢,全都一一收斂,所有的氣息威勢都斂於體內。
那種感覺,就像是掀起了翻天巨浪的海面在突然間歸於平靜,成為一片黑暗中廣袤無邊且又無波無瀾的海域。
但在這種平靜之下,像是在醞釀著什麼,讓人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頭皮發麻的恐懼之感。
這一幕,不管是人界這邊,還是上蒼那邊,所有人都看到了。
葉軍浪正在扶着道無涯坐起來,不斷拿出一些療傷聖葯給道無涯服下,其中還有針對精神力方面的丹藥。
道無涯的原本蒼白死寂般的臉色有所恢復,雙眼已經能睜開,但他整個人的精神識海遭到重創之後,精神狀態看着極差。
道無涯看到了禁王在禁錮定山王,北境之王沉寂無聲的一幕。
一瞬間,他的心跳猛地『撲通!撲通!』的跳動起來,一雙老眼都泛紅了起來,他張了張口,失魂落魄的在呢喃:「北境,禁王……」
神凰王、帝女兩人的臉色也是無比的悲痛,他們沒有說話,那是一種哀默到了極致反而無聲的表現。
紫凰聖女、葉乘龍、澹臺凌天、狼孩、白仙兒等一個個人界天驕正在療傷,這時候他們像是心有所感,目光眨也不眨的緊盯着戰場,像是預感到了什麼。
存活下來的雷天行、赤長空等人,還有那些禁地戰士,目光全都盯着北境之王還有禁王,他們面露悲痛,胸腔內的血卻是在燃燒。
這一刻,他們很想繼續衝殺上前,至死方休。
葉老頭也站在第一城樓這邊,他一雙老眼看着北境之王跟禁王,他眼中的目光顯得很複雜,他想到了自己,在東海秘境最終一戰的時候,他施展出太平拳的那一刻,自身的那種決然,跟永不後悔的一往無前!
因為經歷過,所以他知道。
眼下,北境之王與禁王,都是這樣的決然之意。
……
「退!撤退!全體戰士聽令,撤退古路戰場!」
前方,上蒼大軍這邊,上蒼帝子猛地暴喝出口,傳令全軍,集體全都撤退!
上蒼帝子已經感應到了什麼。
禁王以本源為代價,融入禁錮符文,就此封印住定山王。
其實,這沒什麼,定山王只是被困一時,隨着定山王不斷地轟擊,禁錮符文上的本源精血不斷地被磨滅,這方禁錮空間遲早要崩塌。
但是,讓上蒼帝子莫名的感到恐懼的是那個此刻站着宛如雕塑一動不動沉寂如海的王——北境之王!
收拳不是退縮,只是為了蓄力之下爆發出更強的一拳。
暴風雨前的平靜並非是風平浪靜,只是狂風暴雨即將到來的前奏。
沉寂的海面一動不動,並非是死寂,而是在……醞釀爆發的火山,那勢必是海面倒灌,接連天地的可怕一幕!
所以,上蒼帝子正在喝令上蒼之軍集體撤離。
在他的命令之下,頂多殘餘一半的上蒼大軍正在宛如潮水般的後撤,上蒼帝子、混沌子等一個個上蒼天驕也在迅速後撤。
這一幕,人界戰士都看在眼裡,但沒人追擊,或者說,根本無法穿過古路戰場中那片無形的力場去追擊。
北境之王在蓄力,一片無形的域場籠罩這方戰場,無人能過,無人敢來,觸之必死。
北境之王閉着眼睛,他腦海中閃過了一幕幕的片段,年少時修武,群雄中崛起,與人皇相識,志氣相投,成為人皇麾下的第一戰將。
他還記得那尊絕世神王,微笑着拍着他的肩頭,說——恪守本心,這方天地必然有你北境之名。
他還記得,人皇離去前,平靜的問着他:「北境,你能否守住人界?」
他迎着人皇的目光,語氣同樣平靜的說:「大哥,我能!」
人皇大笑,御劍升空,說:「好,那這人界便交給你!」
那是一種信任,絕對的信任。
所以,自己又豈能辜負這種信任?
又豈能辜負,身後這億億萬萬的人族?
北境之王的嘴角微微一揚,露出一個平靜的笑意,這時,禁王的聲音卻是響起:「北境,你他娘的在等什麼?」
唰!
北境之王雙目睜開,微笑着看向禁王,說道:「禁王,你我兄弟一場,我只是想多看看你,多呼吸一口這人界的空氣。」
禁王臉色一怔,他旋即豪邁大笑,笑着笑着,口中不斷在涌着鮮血,他說道:「你我生生世世,皆是兄弟!只是,這龜孫子太強,我本源禁錮符文出現裂痕了!」
「你準備好了嗎?」
北境之王又問着。
禁王臉色又是一怔,他目光一轉,看向了這片戰場,看向道無涯、神凰王、帝女還有無數的禁地戰士,他的目光掠向了遠處,像是在看着人世間最後一眼,末了輕聲說道:「我準備好了!」
「那我也準備好了!」
北境之王笑着,他身體騰空而起,手中的逆龍鐧一揚,一條逆龍虛影纏繞而上,逆天嘶吼。
同時,北境之王左手朝着葉軍浪的方向一伸出,一聲溫和的聲音便是在葉軍浪的腦海中響起:「借用你一物!」
轟!
那一刻,葉軍浪頓感自己的識海震動了一下,隨後在他的感應中,赫然看到那枚龍之逆鱗呈現出一道道玄妙繁奧的紋路。
嗖!
這枚龍之逆鱗竟是飛了出來,飛向了北境之王。
也就在這一刻——
呼!
逆龍鐧上的逆龍虛影彷彿過來了一般,身軀膨脹而起,一股逆天之威席捲九天十地!

《龍影戰王葉軍浪蘇紅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