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龍游都市
龍游都市 連載中

龍游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不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金鳳 現代言情 田柱

靠女人改變命運?!在波詭雲譎,爾虞我詐的官場,想往上爬只走夫人路線,而沒有過人的膽識與謀略是絕對不行的展開

《龍游都市》章節試讀:

這兩天田柱發覺下面痒痒,仔細一看,還有紅點。回想最近的這一段,只有前些天與劉燕上過床,並且因為性急,沒有戴套,難道是那次出的問題?

田柱自己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下面又不舒服,由於部位特殊,他又不好意思去醫院,想來想去,他決定找方立斌問問。

兩個月前,方立斌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個在醫院做護士的女孩,目前兩個人相處的不錯,已經確立了戀愛關係。田柱覺得方立斌的女朋友可能懂這方面的事情,就想通過方立斌問一下。

下午在單位,田柱給方立斌打了個電話,說有事需要幫忙,讓方立斌下班後去他家裡一趟。

方立斌傍晚下班後來到田柱家,田柱把情況一說,方立斌又看了看,然後一臉嚴肅地說道:「不會是性病吧。」

田柱聽了心裏就是一緊,臉色也變得很難看:「不能吧?我……」

「你最近有沒有跟女人幹事兒?」

田柱對方立斌沒什麼好隱瞞的,就點了點頭。

「那女的乾淨嗎?」

田柱想了想:「她平時挺講究衛生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她身體健康嗎?有沒有病?」

「這我就不知道了。」

「不知道你就敢上,你的膽子也太大了。我不是嚇唬你,這件事你必須得重視起來,不然你的性福生活也就到頭了。」方立斌看到田柱冷汗都下來了,又安慰道:「現在只是懷疑,是不是還不一定呢,你也別太擔心了。一會兒我就去找我女朋友問一下,晚上八點以後你給我家裡打電話吧。」

田柱之前從來就沒往性病那方面想過,可是聽了方立斌的話以後,他越想越覺得自己是得了性病。難道自己這輩子就這麼毀了?

田柱非常惶恐,他坐立不安,但眼睛始終盯着牆上的掛鐘,只希望時間能夠過得快一點,八點他好給田柱打電話。

好不容易熬到了八點,田柱便去了樓上的二叔家,借電話給方立斌家打電話,結果方立斌還沒回家。田柱估摸着方立斌也快回去了,就告訴方立斌她媽,等方立斌回來後回過電話。

田柱就坐在電話胖等着,二叔看出了他有些異常,問他怎麼了,他也不說,二叔也就沒有追問,拿了個兩塊西瓜遞給他,就去看電視了。

大約八點十五左右,電話響了,是方立斌打過來的,田柱小聲問道:「怎麼樣,問了嗎?」

方立斌說道:「問了,她還給熟悉的醫生打了電話,醫生說不好說,最好的是辦法是去醫院檢查一下。我也建議你去醫院,是不是那種病一檢查就知道了,要不是你也就不用擔心了,要真是,早發現早治療。」

回到家裡,田柱才想起來這裡還有一個劉燕,如果他真得了性病,一定是劉燕傳給他的。他想再打個電話把劉燕叫出來問一下,可是一想還得麻煩樓上二叔,不太好,還是明天再說吧。

這一夜,田柱幾乎一宿沒合眼。

第二天早上,田柱顧不得吃早飯,簡單洗了把臉就去了劉燕家所住的小區。

七點半左右,劉燕出現在了大門口。

「你怎麼來了?」劉燕驚訝地看着田柱,她和田柱認識大半年了,田柱還是第一次來主動找她。

田柱將劉燕拉到一邊,面色十分凝重:「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有沒有病?」

「你才有病呢,大早上的說什麼胡話。」劉燕感到莫名其妙。

「我沒跟你開玩笑,我說正經的呢。你除了我之外,有沒有……有沒有……」

「什麼呀?」

「有沒有和別的男人上過床?」

劉燕臉色立馬就變了,不悅道:「你認識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是什麼樣的人你不知道嗎?你別忘了,我第一次就是跟你在一起。」

「你能不能別拐彎抹角的,你就直接告訴我,你有沒有和第二個男人上過床?」

「沒有!」劉燕說的斬釘截鐵。

田柱追問道:「真沒有?」

劉燕感覺很委屈,鼻子一酸,眼淚就下來了。她氣憤的伸手推了田柱一把,質問道:「你什麼意思啊?你到底想幹什麼?」

田柱牽起劉燕的手說道:「跟我走。」

田柱把劉燕帶回家,把情況說了以後,又脫了褲子給劉燕看了看,劉燕直皺眉。

劉燕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也把褲子脫了,並發誓她只跟田柱一個男人上過床,絕對沒有跟其他男人發生過關係,她要是撒謊就天打五雷轟,出門被車撞死。

田柱見劉燕指天發誓的樣子不像是假的,就選擇相信了她。可是他的問題還在,到底是不是性病,仍舊懸而未決。

田柱向單位請了假,他在家整整躺了一天,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他決定去醫院檢查,不然每天這麼煎熬,他遲早得瘋了不可。

考慮到自己的病特殊,要是被同學同事鄰居們知道了,以後就沒臉見人了。所以必須得找一個離家離單位遠一點,同時醫療水平還要高的醫院。

田柱把春陽最好的醫院拉了個名單,挑來挑去,最終挑中了春陽第一醫院。

轉天,田柱中午從家出發,騎車趕奔離家至少有二十里地的春陽第一醫院。

之所以沒有早上去,主要是考慮早上醫院的人太多了,有可能會碰到熟人。而下午醫院裏往往人會很少,碰到熟人的概率也就會大大降低。

離醫院還有幾十米遠時,田柱停下來左右看了看,然後從兜里拿出墨鏡和口罩戴在了臉上,防止被人認出來。

進了醫院,田柱全身的神經就緊繃了起來,其實他不想來醫院,除了怕真的得了性病以外,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是,他從小就怕來醫院,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到醫院就提心弔膽的。所以能不去醫院就不去,要是非去不可,也要做很長時間的心理準備才行。

醫院已經開始上班了,門診樓的一樓大廳里,有十幾個人正在挂號。

田柱挑一個人少的窗口排隊,不一會兒就輪到了他。

「看哪科?」挂號員問。

田柱沒看過這種病,也不知道掛哪科。他想了一下,說道:「看男性方面的病。」

他這麼一說,挂號員馬上就給他掛了一個泌尿科的號。

拿着號來到三樓,找了半天,才找到泌尿科門診室。

門是半開着的,田柱往裡看,看到一個女的穿着白大褂坐在桌子前,低着頭不知在看着什麼。

女醫生看男性病?

田柱懷疑他找錯地方了,可是門上確實寫着「泌尿科門診」幾個字,顯然沒有錯。

要是看個別的病,田柱能接受女醫生,可是看下面的病,他實在接受不了,就回到一樓問挂號員有沒有男醫生,挂號員說沒有,男醫生都在上午。

明天來看,就意味着還要煎熬一晚,田柱不想再遭這個罪了,可他又不想讓女醫生給他看,該何去何從,他有些不知所措。

愁悶了將近半個小時,田柱心一橫,既來之則安之,他是來看病的,又不是來相親的。何況一個女的都好意思看男人的病,他一個男人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這麼一想,田柱立馬就輕鬆了不少,於是又回到了三樓。

來到泌尿科門診室前,門還是半開着,但裏面的女醫生不見了,田柱正探頭探腦往裏面看的時候,背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請進吧。」

田柱回頭一看,是那個女醫生,貌似長得還不錯。

為了看得清楚些,進屋後,田柱把墨鏡摘了下來。

仔細一看,女醫生年齡在三十歲左右,身高一米六齣頭,她的五官若是單獨拿出來,哪一個似乎都不是很出色,可是組合到一起,讓人看着就很順眼,很舒服。

與五官不同的是,她的上圍很出色,目測沒有E,也至少有D。

她坐下的一瞬間,田柱看到她的屁股也不小。

女醫生示意田柱坐下,田柱坐在凳子上,看了一眼女醫生的胸卡,左邊是一張照片,右邊寫着泌尿科主治醫師劉金鳳。

劉金鳳從田柱手裡接過挂號單和病曆本,然後拿起桌子上的口罩戴在臉上,問道:「哪裡不舒服?」

「下邊痒痒,還有紅點。」田柱如實說道。

「把褲子脫了,我看一下。」劉金鳳拉開抽屜,從裏面拿出一副一次性醫用手套和一把小手電筒。

田柱面露難色,坐着沒有動。

劉金鳳見狀說道:「我只有看了才能知道具體是什麼情況,你這麼說我是無法辨別的。如果你接受不了的話,那我就沒有辦法了。」

每天和男性患者打交道,像田柱這種反應的人見過太多了,她早就習以為常。

田柱猶豫了一下,然後起身跟着劉金鳳進了一旁的屏風裏面。

背着劉金鳳一邊脫褲子,田柱一邊暗自做深呼吸,他在心裏告訴自己,一定要淡定,絕對不能起桿。

慢吞吞的把褲子脫了以後,田柱轉身面向了劉金鳳。

劉金鳳為了看清楚田柱的癥狀,就單膝跪地,蹲下了身子。這一蹲,兩個人都是一驚。

田柱沒想到劉金鳳會用這個姿勢給他檢查,他見到漂亮女人本來就容易激動,這個姿勢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一不淡定,全身血液便開始向腹部流動,他再想控制已經來不及了。於是老臉一紅,雙眼一閉,緊鎖眉頭把臉扭向了一邊。

只見那傢伙就像一顆胖大海扔進了水裡一樣,越來越茁壯。

劉金鳳從業十年,檢查過程中出現生理反應的她也見過不少,可是像田柱這種在這麼短時間內有這麼大反應的,並且場面還這麼壯觀的,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大吃一驚的她二目圓睜,一眨不眨地盯着看。嗓子眼發乾的她不斷的吞咽着口水,心跳像打鼓一樣越來越快,雙腿情不自禁的夾緊。

一時間,屏風裡的空氣都變了味道。

田柱不知道檢查好了沒有,他微微睜開眼睛往下看,當看到劉金鳳正在用異樣的眼神看着他下面,不像是在檢查的時候,他先是很疑惑,隨後心裏則是一喜。

「檢查完了嗎?」田柱打破沉寂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