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輪迴者,你的稱號掉了
輪迴者,你的稱號掉了 連載中

輪迴者,你的稱號掉了

來源:google 作者:知於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何修 其他小說 知於

主神?不!我大約是史上最弱的輪迴者,只是有些不同的是,我多了一個身份……(輪迴者釋義為:地球人因某種原因進入主神空間、接受主神任務,前往一個個世界收集寶物、完成任務)ps:本書非諸天無限展開

《輪迴者,你的稱號掉了》章節試讀:

「這裡是我的夢境嗎……」

「好真實,好神秘……」

不知道多久沒做夢了,反正自她修鍊略有小成以來,每日都是忙忙碌碌的,即便休息也沒做過夢。

而真正修士的夢境,這是她第一次見,滿滿的新鮮感。

宛心雅秀美的鼻子動了動,空氣中隱約瀰漫的花香被她吸入,一時鼻腔里芳香四溢,沁人心脾。

「哇!好香啊!」

「原來夢裡還有沒聞過的花香!」

宛心雅嘗試走了一步,想要靠近花香傳來的地方。

一步邁出,周圍灰霧頓時退去了許多,再一步,灰霧退去得更多了。

見到沒有危險,而且也是自己的夢境,宛心雅漫步似的走了起來。

隨着她的移動,周圍灰霧完全退去了,四周環境完全呈現在她的眼前。

這是一處殿堂。

地鋪白玉,環青羅玉黛軟蠶絲,點綴着花萼落蕊紫珀畫,一地奼紫嫣紅澤霽花瓣。

視線盡頭,琉璃牆面晶瑩剔透,表面刻畫著七彩奇花異葉,有鮮艷花結垂落而下,或飛掛一端。

菱晶琉瓦之下,花形晶燈恰好分散完布,璃彩翠色柔光淡淡溢散。

「哇……好美啊……」

宛心雅瑩瑩眼眸里泛滿了七色光彩,喝醉了一般暈乎乎的,獃獃看了好一會兒。

等片刻,殿堂上的王座才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和姐姐的王座好像!」

帶着好奇,宛心雅提起青色紗裙,輕踩台階而上,很快來到了王座旁邊。

細看去,王座通身由琉璃打造,表面刻着紫色、粉色細膩花紋迴環,在交點終點之處,鑲嵌着各色寶石珍珠、瑪瑙翡翠,整體裝飾繁華精美、玲瓏剔透。

王座旁還倚着一把寶劍。

「劍也好漂亮!」

宛心雅驚奇地拿到近前一看,劍柄花紋繁華精美,也鑲嵌着紫紅寶石。

而且手握的感覺剛剛好,彷彿量身打造。

她嘗試揮舞了一下,忽然有種自己是劍術高手的感覺,又想起了一些劍招,當下玩得更起勁了。

宛心雅正玩着,眼睛忽然瞥見殿門處的雕像,愣了一下

「嗯?那裡……還有個雕像?」

「剛剛怎麼忘了……」

左右殿堂里沒有什麼東西,宛心雅提着劍走了過去。

到近前,看着灰撲撲的人形雕像,她抬了抬劍,輕輕敲了一下。

看起來挺堅硬的雕像一敲,就開始有碎屑掉了下來,又像是起了連鎖反應,碎屑一塊接一塊的滑落。

從腰部開始、脖頸、頭頂……直至完全滑落,露出了雕像的整個內里。

雕像通身黑色,穿着一件漆黑厚實大裳,頭戴兜帽,後有披風,手握一柄黑劍,模樣復古。

其容貌模糊,卻彷彿被喚醒了一般,略微抬首,直視着面前的女孩。

宛心雅不禁退了幾步,想到是自己的夢境時,才壯着膽子問道:「你……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夢裡?」

雕像向前踏了一步,聲音晃似晨鐘暮鼓,蒼茫宏厚:「吾名,祈梧魂者,你可以叫我魂者……」

魂者說道:「尊貴的聖魔騎士,請提起你手中的劍,凝聚信念,拿出騎士衝鋒的勇氣,幫助我,在此開闢一方無上煉魂之域……」

「為檢查你的決心與能力,在此之前,你需要得到認可……」

「打敗我,這是你得到認可的唯一辦法……那麼,我的騎士,接招吧。」

魂者說完,腳踏白玉地板,「梆梆梆」舉劍衝來。

「作為一名劍客,你不覺得這樣很無禮么……」宛心雅說著,也學書上的劍客架勢,抬劍刺出。

然而,一陣黑影掠過,劍光閃爍之間,她的脖子上多了一道血痕,宛心雅捂着脖子,臉上寫滿了驚恐。

撕裂帶來的疼痛感無比真實,明明想呼吸,卻有難言的窒息感,恐懼昏沉讓全身遍布無力感。

少女嘭然倒地。

身體卻很快消失了……

大殿**,憑空出現的少女宛心雅跪在地上,神色惶恐,雙手緊緊捂着自己的喉嚨,胸脯劇烈起伏,猛喘了幾口氣。

「最好在我走完十步前出招。」魂者從殿門處向她走了過來。

「不……你……你到底是誰?」慌亂之中,少女聲音有些顫抖,發覺好像沒有說服力後,又補充道:

「我……我姐姐可是宛月盟主……武王強者,殺了我,姐姐一定會追查到底,不管你是誰,在哪裡,絕對跑不了!」

魂者卻無視道:「一名合格的騎士,不應該依賴他人來展示自己的威嚴。」……「你應該相信你手中的劍。」

說完,魂者踏完了十步,再次舉劍衝來。

少女見威脅無用,直接轉身跑向王座,蹬,蹬,蹬,剛踏完台階,還沒等到王座前,就感覺心臟一痛,低頭一看,一柄黑劍已從胸後貫穿。

「最好在我走完十步前出招。」

於殿**復活的少女,根本不看王座前的怪人,直接跑向殿門,推開後,邁步跑了出去。

殿外灰濛濛的,根本看不見路,不過只要能遠離那個怪人,完全可以忽略。

宛心雅跌跌撞撞地跑着,正開心逃離成功了,卻感覺背後有一陣微風吹來,緊接着脖子一痛。

她又出現在了殿**。

「最好在我走完十步前出招。」

「魂者!」

宛心雅突然大喝一聲,盯着從殿門走來的怪人,臉上浮現怒容。

她右手緊握長劍,鼓足勇氣漸漸走向魂者……魂者略微抬首:「聖魔騎士,你終於要出招了?」

到近前,宛心雅突然噗通一聲跪在了魂者面前。

「偉大的祈梧魂者,您是世界至高偉岸之存在,您的光輝庇護着眾生萬物,我願做您最忠誠的信徒,日夜祈頌您的恩澤,求求您……不要再折磨我了。」

「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如果您想改變世界,完全有更合適的人選,即便我有什麼特殊之處,您想要我做什麼,直說就行了,不值得您浪費時間……」

魂者看着苦苦祈求的少女,無視道:「我的騎士,你又讓我失望了……」說完劍光閃過,少女又回到了殿**。

宛心雅看着再次臨近的魂者,癱跪在地上,眼圈泛紅,哭得梨花帶雨:

「求求你……放過我……放過我,你命令我做什麼都行,我很乖很聽話的……嗚嗚嗚……」

「真的什麼都行嗎?」魂者問道。

宛心雅抬起頭,漲紅了俏臉,猶豫了一下,還是咬牙點了點臻首:「什麼都行。」

「那好,我命令你——」魂者緊握劍柄,抬劍邁步:「站起來,擊敗我。」

錚!

「最好在我走完十步前出招。」

宛心雅面露絕望,原地不動……她根本無法逃離這裡!

而這一次

魂者卻罕見的停下了腳步。

宛心雅彷彿絕處逢生,緊緊抓住了這根救命稻草:「我認輸,我放棄,求求你放過我吧……」

魂者聲音不變:「尊貴的聖魔騎士,我感覺你完全陷入了絕境,你讓我失望了,這不是一名騎士該有的勇氣和決心,不過,任何人都有柔軟的那一刻,包括一名合格的騎士。」

「所以,記住,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

魂者說完,整個身體漸漸變淡,而外面的灰霧也忽然涌了進來。

整個殿堂迅速被灰霧吞沒,幾個眨眼便消失在了無盡灰濛之中……

《輪迴者,你的稱號掉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