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夢回建安年
夢回建安年 連載中

夢回建安年

來源:google 作者:觀楓隱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庄尋 玲兒

庄尋是一個理科生,文科也賊六,庄尋穿越到了東漢,沒有砍不死系統加成,沒有雲南怒江瀘水六庫的高貴血統,沒有武魂、靈根、法力、家族勢力…沒有任何金手指,沒遇到劉備,沒遇到曹操,落地揚州也沒遇到孫家,什麼都沒有…只靠學到的東西在東漢末年活下去……庄某的東漢求生日記展開

《夢回建安年》章節試讀:

自從城內張貼了徵兵檄文後,街道沒有了當初算不上繁華但也還算熱鬧的景象,城中的凡是十五歲以上的都到北門、東門和南門外操練了,而婦女則是在家裡為士兵們做烙餅和米粥。

庄尋也很好奇古代是如何操練的,第二天就一同加入了隊伍往北門縣主簿那兒走去,他們排着隊登記花名冊,張宇這時離開了和他一同在北門幹活兒的幾人往隊伍後後縮了縮,眾人不解但也不太在意他的舉動,若無其事的繼續排着隊。

「下一位!」縣主簿用他那嘶啞的聲音費力的喊着。這時排隊輪到了庄尋,縣史見到庄尋來到跟前就問道:「將你的姓名,年齡, 家住何處通通報來。」

「報告長官,在下複姓觀楓單名隱,字文蘭,時年十六,家在高昌縣東郊灘河村,現逃難暫住城中收容院!」張宇先是潛意識的敬了個禮後保持着立正的姿勢大聲道…

此時,前後眾人皆投來異樣的眼光看向張宇,人群中傳來了嘈雜的議論聲:

「此子為何如此舉動?」

「這為何意啊…」

「此孩童有十六嗎?這刀怕是都拿不動吧,哈哈哈……:

「唉~這也是無奈之舉,前漢強盛,年滿二十為丁,耕作三年才入伍,現如今連年戰亂,參軍之人都難求啊。」

……

庄尋這時尷尬瞅了眾人一眼,便提着刀向城外的練兵場跑去。

沒多久,庄尋就完全的融入了這支軍隊,他並沒有像眾人所說的那樣不堪,連刀都提不起來,反而還覺得這漢刀並不重,也就三斤多一點。不過回頭想想,哪個士兵能夠用十幾二十斤的刀單手連續作戰?制式武器太重顯然不可能的,更何況現在還是科技不發達的封建農耕時代,鐵礦產量應該不會多,所做的武器只要能夠殺人,就不必要做得太重。

就這樣,在軍隊中練了兩天後,庄尋發現了,這些軍隊組織紀律並不嚴格,訓練時都很懶散,雖說自己沒有經歷過戰爭,但是也能想像到當大軍壓境時,這樣的軍隊肯定一觸即潰,哪怕現在身處黃巾起義的末期,高昌這幾千人的軍隊,若臨川的黃巾軍哪天真的向高昌攻來,就衝著黃巾軍曾經席捲全國震驚朝野的名號,攻下高昌僅需千人,如此一來,常居數萬之眾的高昌城,必將生靈塗炭。庄尋一想到日軍侵華時犯下的暴行,便暗自立誓,一定要守住高昌,因為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個家。

軍隊氣氛要想改革,必須上行下效,找百夫長、千夫長這樣的角色肯定是不夠看的,打蛇打七寸,只有找當地的最高官把他說服了才能有效——對,就是縣令。

縣衙內,一名小吏帶着一眾身着華服的富家子弟走向了大堂,縣令抬眼見狀後放下了手中的竹簡佃冊,一旁的縣丞對小吏問道:「眾人前來,所為何事啊?」

「大人,諸君領兵前來與大人會盟坐鎮高昌。」

「大人,在下姓吳名琦字文昌,廬陵商戶,自募甲士一千人,糧草五百五十石!」

「在下姓劉名耿字蘇安,廬陵景帝之子長沙王之後,自募弓手甲士各七百,糧草八百石。」

「在下姓王名衡字敘仁,豫章王氏,自募甲士一千,糧草六百石。」

「羅燮字士忠,豫章羅氏,家祖曾拜高祖治粟內史,自募甲士一千,槍兵弓兵各五百,騎兵戰馬各三百,糧草一千七百石。」

……

……

「如此甚好,諸君親臨高昌,李某榮幸之至,現聚有甲士兩千有餘,糧草兩千五百石。如此之說,現我等共有兩萬兵眾,區區黃巾,有何懼哉,哈哈哈~在坐既蘇安賢弟貴為漢皇后裔,我願舉其為盟主,諸君意下如何?」縣令爽朗的說道。

「士忠世伯,即為我大漢將門之後而又統兵最多,理當立為盟主」劉耿謙虛的說道。

「誒~老夫可不敢造次啊,我羅氏自先祖乃立誓願為劉家世代孝忠,世侄可得讓我保全晚節啊。」羅燮連忙推辭着,轉頭又帶着暗藏深意的目光對着眾人。

「既然漢室宗親在這,盟主當立劉耿。」

「我等願從,匡扶漢室。」眾人齊聲說道。

羅燮抱拳隨聲附和,但拳頭卻始終緊握着。

「那劉某便恭敬不如從命了,在此為大漢謝過諸君了。」

「我等願為大漢誓死效忠!!」眾人面朝劉耿再次抱拳說道。

「那我遣人於南門外設壇,三日之後歃血誓師!」縣令說完後站起身來,縣丞在旁招手示意着一個小吏,小吏也明白其意思便抱拳鞠躬後往縣衙外走去。

……

……

「我有要事見縣令大人!讓我進去!!…」張宇在縣衙外和小吏吵了起來。

其中一個小吏陰陽怪氣的說: 「豎子而已,能有何要事,還不速速離去,大人日理萬機何來閑時見你!」。

「這是事關高昌城生死存亡的大事,你要是不想被黃巾賊當軍糧燉着吃的話讓我進去!」庄尋嚴聲呵斥着小吏。

這時,之前招呼眾人進城的那個縣丞從衙內傳走了出來對小吏說:「不得無理。」

隨後又對庄尋問道:「哦?是你?何事會威脅到我高昌安危?你且說來。」

庄尋一本正經地說:「我簡要的說兩點,一,我們的軍隊戰力,二,我們目前的敵人可能不只是黃巾軍,這兩點我要稟報縣令,僅此兩點,就會使整個高昌遭遇無妄之災。

「那快些進來詳說。」縣丞急忙示意庄尋進去。

「伯仁兄啊,門外所爭何事啊?」看到縣丞帶着庄尋在門外朝大堂內走進來,縣令放下早已被摩挲得發亮的竹簡戶簿抬頭對縣丞說。

庄尋也學着古裝劇中行了個跪禮,不過他覺得跪天跪地跪父母,對其他人,他是不屑這樣做的,所以就半跪抱拳着對縣令說:「大人,此事重大會決定高昌的存亡,我想另尋他處無人之地再作詳說。

「到書房去吧。」縣丞說道。

旋即三人來到了書房並關上房門後,庄尋第一反應還是看了下四周,屋內都是堆滿了竹簡的架子,文書雖然不少,但是幾乎是一塵不染,乾乾淨淨的,而除了文書之外,其他仍然是布滿灰塵,顯然這並沒有特意的交代下人來打掃書房,牆上掛着的地圖和角落不滿灰塵的沙盤更是深深吸引住了庄尋的目光,喜歡地理的人都會被這兩件物品勾住神魂這都是基本常識,正當張宇看的入神時,縣令示意庄尋和縣丞坐下,庄尋才反應過來小心的坐在一個縣丞給他遞過來的蒲團上,而縣令和縣丞都是是跪着挺直着腰,見到庄尋的舉動,縣令尷尬的開口問道:「敢問小友尊姓大名,家在何處?如此謹慎,是有何要事與我稟報啊?」

「大人,在下複姓觀楓名隱,字文蘭,家原先在高昌東郊五十里外的灘河村,為避黃巾之亂而來到了高昌城,現如今剛從城中的收容院參加了義軍,此次前來,便是向大人稟報在軍營里發現了軍隊的弊端,長此以往,縱使大人坐擁萬千之眾,賊寇僅需千人亦可破軍。」張宇恭敬的說著。

縣令突然臉色一變,猛拍桌子勃然大怒道: 「大膽,膽敢動搖軍心,來人!將此賊子拖出去斬了!!」

《夢回建安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