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且行且歌
且行且歌 連載中

且行且歌

來源:google 作者:詡南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嚴雲鶴 軍事歷史 李涵秋

【非穿越】【美文】【熱血】【腦洞】【天才】蘇雲娘在兒子八歲生日前一天,蹊巧死於兒子懷裡兒子發誓要為母報仇父親為其尋來教書先生,見其天資,不忍埋沒,不僅將一身功夫傳授於嚴雲鶴,更將畢生收集的所有密笈都交給了雲鶴雲鶴根據密笈暗藏地圖,尋得天下第一甲、兵,並於李涵秋、范愛農一起行走天下,行俠仗義途中蘇隱娘、花鬼、周容笙、勞龍、蘇飛煙等人一一出場,雲鶴也慢慢的揭開了母親慘烈的真相生活哪怕儘是泥淖,也是一路前行!不讓自己沮喪,只能且行且歌!展開

《且行且歌》章節試讀:

正在雲鶴認真體會真氣帶來的變化時,紫衣跑過來氣喘吁吁的叫着:「少爺少爺,涵秋姑娘來了,涵秋姑娘來了!」

雲鶴一下子什麼都不管了,問紫衣:「涵秋來了么?她在哪裡呀?我去看她!」

難怪雲鶴這麼激動,涵秋可是和他一起從小長到大的好朋友,比他小一歲,但是從小對他就特別好,而且嚴格的說,涵秋還是他的未來的妻子呢!

涵秋的父親是工部尚書,與嚴濟慈一員武將卻偏生極為投契,二人在雲鶴剛剛生下來的時候,涵秋的媽媽當時正好懷上孩子,兩家就指腹為婚了。按理說是嚴家高攀了李家,可李家偏偏上趕的就喜歡雲鶴這孩子,等涵秋生下來,就經常讓他們二小走動,所以二人從小就一起玩,從來沒有覺得尷尬過。

李豐俊尚書經常叫雲鶴是賢婿,嚴濟慈也經常叫涵秋為兒媳婦,二人都從來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就是二人相處的時候,有時也會相公娘子的互稱,不過主要都是大人給教的。

雲鶴的母親過世後,按傳統二人尚未成家,所以在雲鶴三年守孝期間,涵秋是不能到嚴家的,不然就是對死者的不尊重。結果在雲鶴守孝的第二年,涵秋的母親因為生產時難產,一屍兩命過世了,所以涵秋又得守孝三年。今天應該是涵秋守孝期剛滿就過來了,畢竟二人都已經五年不見了,彼此都甚是想念!

剛剛才走到三門,就看到涵秋已經不顧女子的禮儀在往內院奔跑而來了。五年不見,涵秋已經是一個十二歲的漂亮姑娘了,氣質出落的十分爽利,個子長高了不少,剪水雙瞳黑白分明,看的出心思純凈,而且雙眼出奇的漂亮。眉眼鼻口都有些許的小變化,還能看的出小時候的樣子來,但是比起來小時候漂亮的太多太多了。

看到了涵秋出落成如此漂亮的女子,雲鶴反而有些局促了。生怕自己唐突了佳人。

涵秋可沒那麼多想法,看到雲鶴更是激動無比,遠遠的就在叫着雲鶴哥哥的名字,小步快跑的沖了過來,待衝到了雲鶴身前,伸手就抱住了雲鶴:「雲鶴哥哥,你想我么?我好想你!」說著竟然嗚嗚咽的哭了起來。

雲鶴如何不想念涵秋?不然也不會聽到涵秋到來就急忙衝出來了。

本來再過兩年,二人也就到了婚配的年齡,只是現在二人都沒有那種害羞的覺悟了,雲鶴了緊緊的抱住涵秋。和母親一樣,涵秋也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在母親走後的日子裏,雲鶴更是想念涵秋,只是把那份思念深深的藏在心間不曾經表露出來而已。

二人在守孝期間甚至都囿於禮法不能通過書信溝通,只能在自己心裏想念,偶爾會通過家裡其它人的隻言片語中了解自己想念的那個人的一些情況片段。

涵秋驕傲的對雲鶴說:「我聽父親說,你都已經中了舉人了?以後我可是一個小舉人老爺了呢!」

雲鶴笑的潔白的牙齒都露出了八顆:「嗐,說這些做啥,我不管有什麼身份,不都還是你的雲鶴哥哥么?」

涵秋也笑彎了眼角:「我說的重點可不是這個哦!我聽父親說你還有一個師父教你武術,我就對父親說,我以後做武將的兒媳婦,可不能不會武藝的,然後就央父親幫我也尋了一個師父教我武藝,我現在的水平也不低哦!師父說我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天才呢!」那個小眼神,分明就是在說:快誇我,快誇誇我!

雲鶴當然看出了涵秋的那點小心思,故作誇張的說:「哇!我的涵兒這麼厲害啊!?那以後我們出門,你可得要保護我喲!」

涵秋驕傲的抬起好看的小下巴:「那是當然,本女俠肯定會保護你的!」

二人開心的笑作一團,卻突然聽到旁邊傳過來小姨的咳嗽聲,以前小姨往嚴家走的很少,都是母親帶着雲鶴回的娘家,所以隱娘並不認識涵秋,只是聽說過名字。今天看到二人抱在一起覺得有點難為情,才故意咳嗽的。

雲鶴回過頭牽着涵秋的小手一起走到小姨的身前:「涵兒,這是我的小姨,我母親的親妹妹。小姨,這是李涵秋,是我的小媳婦涵兒妹妹!」

小姨輕嗔了一句「呸!不知道羞!」就親熱的拉了涵秋的手,一起說起話來了。

本來隱娘就是劍道高手,一牽涵秋的手就奇道:「小涵秋你煉過劍?」

涵秋也奇怪:「是啊,只是小姨怎麼會知道的呢?我可還沒有向小姨彙報過呢?!」

隱娘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動雲鶴就在旁邊補充介紹:「我小姨就是江湖上有名的女劍俠蘇隱娘呢!」

這下子涵秋真是表情誇張:「天吶,小姨就是蘇隱娘?那小姨可是我的師叔吔!我的師父是王慧娘!」

這下子更親熱了,小姨也是高興的不得了:「你是慧娘的徒弟?好!太好了!我這幾年都和雲鶴在一起,一直都沒有出門行走了,不知道師妹居然也收了一個好徒弟。一會你見見你那個不成器的師姐,她也一直都和我一起在陪着雲鶴,只是現在她碰到了瓶頸,急切間突破不得。」

三人一邊說著一邊往雲鶴的跨院里走去。雲鶴的跨院里條件最好,這天氣坐院子時喝喝茶聊聊天最是舒服。

隱娘看到紫衣正在準備三人的茶水,給紫衣說了一聲,讓她差人去叫飛煙過來見見小師妹。

三人剛剛坐下都還沒有開始吃茶,飛煙就急沖沖的衝進來雲鶴的院子,進來就看到了坐在雲鶴和隱娘中間的涵秋,不由自主的誇讚道:「好俊的妹子!你就是我的師妹吧?」

涵秋也是大方的站起來,行了一個江湖兒女見面的抱拳禮:「小女子李涵秋,見過師姐!」

飛煙也抱拳相見:「在下蘇飛煙,見過涵秋師妹!」

二人哈哈一笑相互換了手謙讓着坐下,大家一起繼續說話。

涵秋過來本來就帶了好多要給雲鶴和紫衣的禮物,當然也有多備的禮物了,乾脆拉了飛煙的手,一起去她的房間挑選禮物先送給飛煙。作為一個江湖兒女,今天才第一次有了師姐,才有那麼一點點的江湖兒女的感覺,自然興奮的很。

看到二人挽手走開,雲鶴眼中全是笑意。不過很快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決定問問小姨。

「小姨,我看到修真那本《無始真經》里說,修真開始的時候是從找氣感開始,有氣感然後才能引氣入體,引氣入體到最後快要突破的階段就會出現返觀內視的現象。我昨晚忍不住就按《無始真經》的記載修鍊了一晚上,可是這三個階段全都達到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我應該怎麼辦?真經里說就算是天才也應該要三四年才有在到這樣的水平的,我怕出現了什麼偏差。」

隱娘聽到雲鶴如此說法,也是有些驚異了:「我昨天其實也是一直都在看你改寫出來的那《無始真經》,你說的這些說法我也看到了,我只是還沒有開始進行修鍊。按你的說法,我想時邊說的有一句話其實很正確:修真只是修仙的基礎,修真就是讓人對自己進行一個查缺補漏的過程。如果有人先天缺漏甚少,自然修真進境就快,如果缺漏過多,進境就會極慢!你的進展遠遠超過一般的天才,說明你的體質比天才的體質更少缺漏!這可能與你修行武術比較全面有關係,甚至可能與你醫術高明也有關係,總之這應該是好事!但是引氣入體以後就要開始到鍊氣階段,這沒有師傅怕不怕有風險?」

雲鶴倒是自信一笑:「小姨,我倒是覺得不怕,畢竟還只是修真的最初級的階段,我想就算我自己摸索着煉,應該也不會有多大的風險,畢竟不是還有《無始真經》么?裡邊所有的內容我都完全記在腦子裡的了,甚至都已經達到了倒背如流的程度,熟悉的不得了,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小姨反倒咯咯笑了起來:「小姨教你練劍,等你練氣成功,可得讓你教小姨修真了!要不要我叫你一聲小師父吶?!」

雲鶴也笑了進來:「天吶,這年頭太瘋狂了,黃鼠狼都開始給雞拜年了!」

小姨瞠目結舌看着雲鶴:「你說啥?我成了黃鼠狼了?你小子找打么?」說著一手撐着胯下椅子的扶手,整個身體快速打橫過來,一個彈腿就踢向了雲鶴!

雲鶴卻只是伸出右手食指,輕輕在小姨右腳背上一點,小姨整條右腿立時酸軟了下來,悶哼一聲僅靠一腳站立,卻也擰腰沖拳向雲鶴打了過來。

雲鶴都不用換手,還是右手輕輕擋開了小姨的兩記速度極快的沖拳,將中指與大拇指相搭,又輕又快的在小姨兩個肘尖麻經一彈,小姨雙手立時委頓,急罵道:「小怪物,你又點穴道!」

雲鶴卻一點都不含糊:「你是我小姨,你不讓着我,老是想偷襲我,我不得給你嘗嘗厲害啊!合理!」

小姨都已經站立不穩了,搖搖欲墜,卻被雲鶴拿一隻手伸出一提,就將小姨扔回到了小姨自己坐的那張椅子上,還直接坐的妥妥的,沒有一點的磕碰!

小姨無力的叫道:「你真是一個小怪物,什麼時候反應這麼快了?而且點穴更准力道更大了!」

雲鶴這才想起都還沒有給小姨彙報呢。先走過去,在小姨的肩膀和背上點了兩下解了小姨的穴道,才又對小姨說:「我都忘記給你說了,今天早上我練功的時候就發現了,真氣好像對武功的提升幅度挺大的,我覺得我現在和昨天相比,至少上升了一個大台階!」

小姨不相信,這種說法太可怕了。

雲鶴拿起盤子里的一顆香酥花生,隨手向著院子里一棵三十米外的大樹上掛着的小銅鑼用暗器手法打了過去,銅鑼撲的響了一聲,竟然被花生擊穿了!

雲鶴閉眼思考了一會,似乎又有所得,走到旁邊的一顆灌木旁邊隨意揪下一片葉子,拿手裡體會了一下,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夾住,一抖手腕對着小銅鑼射出,那片葉子竟然也是撲的一聲,將銅鑼擊了個對穿!

這下子小姨真的驚了,也信了雲鶴說的話!

她站起身雙腿使勁,一個旱地拔蔥,人已經穩穩的飛過那面銅鑼,隨手將銅鑼一把扯了下來,走過來拿在手裡一面仔細察看,一邊嘖嘖稱奇:「你這手漂亮!現在的江湖上,怕是沒有你的一合之敵了!」

《且行且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