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清末之你的大清亡了
清末之你的大清亡了 連載中

清末之你的大清亡了

來源:google 作者:安括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江忠渝 江忠源 穿越重生

大清末年,西方已經已經完成了工業革命殖民世界而清廷一統江山日久,內部腐朽國內民眾起義此起彼伏,外部洋人堅船巨炮轟開國門更有天災蔓延,一場前所未有的起義席捲半個中國清廷內憂外患,八旗與綠營兵馬腐朽無用清廷只得重用漢人,朝廷上重用漢臣,軍事上任用地方組織團練鄉勇主角魂穿江南一鄉紳家庭,只是為了讓自己與家人免收兵禍一步一步打消叛亂,一次一次擴充實力結果確成就了半壁江山,力壓腐朽的朝廷此時,被歷史推動到浪尖的他,對那高高在上的寶座說出了那句:你的大清,亡了!展開

《清末之你的大清亡了》章節試讀:

得知縣裡要求雨,在募集勞工修築神壇。有不少周邊百姓自發的過來幫忙,再不下雨大家可都沒有活路了,此時求雨是一份希望,能盡一份力,便出一份力。

求雨的神壇是一個圓形的壘土的檯子,高2丈,共三層,一面留出斜坡用以登台。在眾人的努力下兩三天就造完了,於是江上景又頂着烈日趕到了道觀讓張玉定吉日,什麼時候開壇做法。

這下沒辦法了,求雨的流程張玉是懂的,但是會不會有雨他大致心裏也是清楚的。

眼看拖不下去了,他也只能告訴江上景:「江兄,後日乃吉日。貧道自當登台祈求上蒼,普降甘霖。請江兄回稟縣太爺,只是雨是否可以降下,也只能看上天是否垂憐了。」

得了准信,江上景趕忙去回復縣令去了。

三天後,縣裡的士紳在縣令的帶領之下頂着烈日,在一天最熱的午時來到了城南祈雨壇。江上景作為縣裡的教諭領着士紳跟在縣令後面,教諭不屬於縣衙管轄。教諭有專門的學政衙門管理,理論上相對獨立,而且教育之事甚為重要,地位崇高。

眾官員士紳還是有優待的,都是大人老爺自然不會在頂着烈日傻等。早就搭好了涼棚,請眾人入座,否則讓各位大人和老爺在太陽下暴晒,只怕雨落不落的下來兩說,辦事的人雨點般的的板子能立馬落下來。其餘的百姓則只能在現場圍着祈雨壇翹首以盼,不知有多少人來說如果最近下不來雨,再乾旱下只會顆粒無收。那便是斷了最後的念想,只怕是要麼餓死,要麼就得有別的出路了。不少人為了活下去只得賣了最後僅剩的土地,或者找地主借貸。從此淪為流民,或者成為地主的佃戶長工。成為流民的,只怕是最後淪落為盜匪,成為長工佃戶的也形同地主家的奴僕。百姓們是虔誠的,他們所求的只是希望,是一條能活下去的生路。

縣令辦求雨倒不是說他是有多信鬼神,畢竟讀書人都知道《論語》里有「子不語怪力亂神」或者「敬鬼神而遠之。」等。但是這個年代,神靈的想法還是根深蒂固的,人們總歸還是信仰有神明存在的,畢竟現在的皇帝還說自己是天子呢。

另外求雨這個事,是個正規流程。清朝的國之大祭祀在天壇三大祭天之一的「雩(yú:專指為了求雨的祭禮)祭」就是求雨,每年孟夏(農曆四月)之月,占卜日期舉行致祭,即使不旱也要進行,是個固定的祭禮。歸禮部管,如果天下發生旱情。禮部也得安排舉行「常雩」求雨的,如果不行最後再安排特別隆重的」大雩禮」由皇帝本人去天壇求雨了。清朝的皇帝專門舉行的為了求雨的大雩禮到目前為止,只在乾隆二十四年舉行過一次。江忠渝不知道的是現在在位的道光皇帝馬上就會為了天下的大旱舉行第二次了。

皇帝也會在聽到旱情的時候在宮中設壇求雨,各地方官員求雨的活動也很多。至於去哪裡求雨,則是看情況了。有去佛寺的,也有去道觀,城隍廟,龍王廟的,還有直接找一座高山山頂,或者河流旁邊都行,各地官員自行安排。所以面對幾個月沒下雨的旱情,縣令安排一場求雨合情合理合規。

官場有套路,所謂祈求,就是以虔誠的心態和感天動地的做派懇請老天爺或者神明改變一下原來的降雨計劃,臨時性的增補一下雨露。如果下了雨,自然是本地官員心繫百姓,誠感動天,降下甘霖、解救黎民,錄入政績。如果沒有下雨,那則可以繼續求嘛,天總會下雨的。如果真的一直沒有下雨,那之後造成的災害就是天意了。有民變有盜匪,那也可以推脫一下責任,至少能保住腦袋的,我已經求過了雨,老天爺不給啊,天意。

今年旱災是肯定的了,糧食減產已是必然。賦稅肯定是收不齊了,但是如果天再不下雨,造成絕收,到時候有民變,地方官可是要問責搞不好是要殺頭的。縣令還是期待求雨能下來雨的,無他,他也沒什麼好辦法。

祈雨壇兩側貼滿了各色彩紙,上面寫着風調雨順、沛然大雨、大雨傾盆、甘霖普降等描述下雨的話,叫做「雨帖子」,意為給雨的請帖,請雨快點下來。周邊還拉了串滿三角形彩旗的繩子,叫「雨吊子」,以為天上的雨掉下來,上面也寫了各種下雨的詞。

張玉說的吉時已到,求雨開始。首先由兩隊穿着蓑衣斗笠扮成正在下雨的人,鳴鑼開道,一路擊鼓去城北的真武廟請出來「玄天大帝」,「玄天大帝」就是真武大帝,為北方之神,主風雨,能調遣龍王。這是道教的仙家,所以張玉的回龍觀來主持求雨是正經不過了。

他們到了真武廟請「玄天上帝」出壇,出壇就是把「玄天大帝」的神像請過來,於求雨的神壇上就坐。

然後在「玄天大帝」像前放一個瓷瓶,之後江忠源兩兄弟的師傅回龍觀住持張玉就出場了。只看得張道長一身紫色法衣,上有金絲銀線繡的郁羅蕭台、日月星辰、八卦、寶塔、龍鳳、仙鶴、麒麟等圖案。頭戴玉清蓮花冠,左手環抱朝笏,行方步緩上神壇。張玉本身英武,經歷過沙場生死自然不弱了氣勢。陽光光照耀下,道袍轉圜紫色光,金冠團現迷人眼,一派仙家氣度。

登壇立定稽首行禮,便手持朝笏立定祈求。便聽得張道長念誦有詞,開始時聲音細微,漸漸清亮,而後則聲如洪鐘。彷彿在眾人耳畔環繞,眾人聽得:「請玄天大帝,敕四方龍神。得降甘霖,萬民得濟;』神靈慈悲,賜雨濕地;生靈獲救,雨住水干;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念誦不絕。

於是在場無數百姓也跪地跟着念誦。初時,稍顯雜亂,後來越來越整齊,聲音越來越大,聲震原野,一遍一遍,似乎可以上達天聽。

《清末之你的大清亡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