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秦少前妻有點狂
秦少前妻有點狂 連載中

秦少前妻有點狂

來源:外網 作者:沈晚熹秦夜隱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沈晚熹秦夜隱

沈晚熹沒能用青春換來秦夜隱的心,結婚一年後,在秦夜隱的冷暴力中選擇了帶球跑路。屬下:「秦總,夫人找您。」秦夜隱:「不見。」屬下:「夫人說……她想和您離婚。」秦夜隱暗忖:有這等好事?離之!怎料,離婚後杳無音信的前妻,四年後再見身邊卻多了一雙兒女,身邊那小子還長着一張和他複製粘貼般的容貌,秦夜隱才恍然明白她當初主動提出離婚的原因和目的。於是,「渣爹」堵路,咬牙切齒:「沈晚熹,不解釋一下這兩個小東西是怎麼回事?」她嬌媚一笑:「隱爺,人是你睡的,婚是你簽字離的,你要我解釋什麼?」曾經的小兔子變成了撓人的小野貓?很好。某日,下屬:「報告總裁,對方公司指名不和您合作。」某男皺眉:「老闆是誰?」下屬:「……您前妻。」什麼?她不是一個每天擺弄花花草草的調香師嗎?還是芯片科研公司的幕後老闆?前妻人美聲甜氣質佳,膚白貌美大長腿,有勇有謀會賺錢,知文知武能帶崽。他想復婚還來得及嗎?!展開

《秦少前妻有點狂》章節試讀:

莊園的主人是位年邁的老先生,應該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了,看起來還算理智,吩咐身邊的管家說:「先報警吧,這位小姐還麻煩你把事情的經過跟我們清楚地交代一下。

沈晚熹都還有些沒緩過神來,她連真槍都沒見過,自然更沒見過這樣的場面。
老實說到現在她的腿都還有些發軟,但面上卻表現得一副很鎮定的樣子,對那位老先生說:「那個人已經逃走了,我想當務之急應該是封鎖莊園的出入口,以免……」
蘇若竹打斷沈晚熹地話說:「別聽她胡說八道!這裡就她一個人,這裡可是三樓!兇手還能長了翅膀飛走了不成?人不是她殺的還能是誰?」
「她沒有殺人。
」蘇若竹話音剛落,秦夜隱低沉的聲音便響起。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秦夜隱的身上,只見秦夜隱不急不緩地走到沈晚熹身邊,對眾人說:「槍聲響起的時候,我和這位小姐在一起,我可以證明她的清白。

「隱!」蘇若竹氣得不行。
沈晚熹倒是沒想到秦夜隱會幫她說話,但她卻不想欠這個人情。
稍微往側邊拉開了半步距離,輕笑着拆秦夜隱台說:「秦先生為何要說慌?我剛才可未曾見過秦先生,莫非秦先生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想讓我幫你做偽證?」
秦夜隱臉色一沉,那眼神就像是要把沈晚熹活剝掉一層皮似的。
他沒想到這女人非但不領情,還反咬一口往他身上潑髒水。
沈晚熹卻像是有足夠的信心證明自己的清白,抬腳走到死者身邊,伸手拾起地上的一片金色羽毛。
在彎腰撿這片羽毛的同時,沈晚熹不着痕迹地拿走了死者手裡的黑色U盤。
藏起了U盤,將金色羽毛舉在了手中。
還不等她說什麼,人群之中立馬就有人認了出來,驚呼道:「是金羽!那個來無影去無蹤的殺手組織!」
沈晚熹:「沒錯,若這樣還不能證明我的清白,等會警方來了,直接檢測我身上是否有硝煙反應或許更直接一些。

蘇若竹立馬追問沈晚熹:「那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沈晚熹為了氣蘇若竹,故意扭頭曖昧地看了一眼秦夜隱,笑着回答蘇若竹說:「是這位先生找我上來的,說是……有男女私事要跟我聊。

秦夜隱:「……」
蘇若竹立馬看向了秦夜隱,像是在無聲地詢問沈晚熹的話是真是假。
但秦夜隱顯然並不在乎蘇若竹是不是會誤會,沒有給予蘇若竹任何回復和反應。
因為他的確有些私事要跟沈晚熹好好聊聊。

《秦少前妻有點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