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全才駙馬爺
全才駙馬爺 連載中

全才駙馬爺

來源:google 作者:肥騰騰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逸 趙曼兒

蘇逸穿越到了古代以後成了一個讀書人,此時原主正準備去參加科舉考試,本以為自己這次展開

《全才駙馬爺》章節試讀:

趙曼兒卻崇拜的看着蘇逸。
兩隻眼睛放光,毫不猶豫的答道:「信!」
「只要是夫君說的我都信!」
「我永遠相信夫君!」
隨後一笑,露出兩顆不算尖的小虎牙。
趙曼兒原本就是個天真的小姑娘,不諳世事。
現在知道自己夫君竟然這麼厲害,什麼都會。
打心底里就覺得蘇逸了不起。
更何況他還治好了太子哥哥的病,連父皇和太子哥哥都對夫君讚賞有加呢!
就更了不起了。
原本因為患病,常年憂慮的心情。
不知不覺間,在這幾天內,全都撥雲見日,多雲轉晴了。
很快兩人就到了銀樓門口。
由於是初春,好日子扎堆的季節。
來買首飾的人極多。
尤其是剛剛會試完,有不少家底厚的讀書人,都會選擇在這段日子裏,給自己家的妻子添個金銀細軟。
等到自己中舉了之後,帶出去臉上也有光。
好巧不巧,在銀樓里,不少讀書人,都認出來了蘇逸。
看見這個一出考場就被抓去沖喜的駙馬,大家都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着他。
其中,還遇上了一個蘇逸的「老熟人」。
「這不是駙馬爺蘇逸嗎?」
「怎麼,今個能從公主府出來了?」
說話這人,名叫何子豪。
是與蘇逸在趕考路上結識的考伴。
原本兩人都屬於家境貧寒,寒窗苦讀的類型。
不過後來何子豪卻出人意料的,在路上被人相中。
然後,直接娶了個富商之女,再繼續來京科舉。
原本他還有些介意自己妻子商人女的身份,進京後不太敢和別的讀書人見面的。
可是會試之後,當他得知蘇逸被「抓」去當了沖喜駙馬之後,連殿試的資格都沒了。
這位原先的窮書生,態度不由得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從最初對蘇逸的佩服,變成了現在的鄙夷。
同樣是吃軟飯的,他還有出入朝堂,封侯拜相的可能。
但是蘇逸嘛……頂着個沖喜駙馬的頭銜,可以說是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蘇兄準備來買些什麼?」
「我準備給我家娘子來買這個金耳環,寓意金榜題名,你呢?」
「金榜題名」這四個字。
何子豪跟誰都不會如此吹噓,可偏偏就是要在蘇逸面前提一嘴。
目的就是為了**他,讓他「重溫」這種遺憾。
不得不說,這人的做派,也是夠讓人噁心的。
銀樓里別的客人,也都好奇的朝着這裡張望。
個個都想着看,蘇逸這個皇城裡新晉「紅人」的笑話。
對於這種人,蘇逸的做法也很簡單。
咚!
一聲悶響。
蘇逸抬腳,直接給了他一腳。
何子豪被他突如其來的一腳踹倒在地,狼狽至極的跌到了地上,甚至往外滾了兩滾。
「滾遠點。」
蘇逸對着他,冷冷的扔下一句話。
不過踹完他後,蘇逸心中也有些驚訝。
他這輕飄飄的一腳,力氣怎麼這麼大了?
這兩天抱小公主的時候,就覺得她特別輕。
現在看來,不止是趙曼兒輕,還是自己力氣變的更大了!
蘇逸這一腳,讓整個銀樓,都變得鴉雀無聲。
這駙馬……原來不是個讀書人嗎?
這麼生猛的?
何子豪難以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身上被踹疼的地方,瞪大了眼睛。
「我是金科學子!」
「你,你一個沖喜駙馬,敢踹我?」
蘇逸冷笑一聲。
「踹你又如何?」
「當街侮辱皇家駙馬,拖到大理寺就是一個斬。」
「怎麼?
你想掉腦袋?」
何子豪想不到,蘇逸哪裡來的底氣,皇家會為了他而斬了自己一個剛參加完會試的未來貢生?
但何子豪也不傻,畢竟蘇逸說的,也是句句屬實。
這事若真的鬧起來,自己恐怕真的討不了好。
他打死都想不到,一向好脾氣的蘇逸,突然性子變得這般的果敢了。
何子豪只能憋屈的吃了這一腳,忿忿的瞪了蘇逸一眼。
被讓人扶起後,何子豪便灰溜溜的帶着自己的婦人離開。
何夫人正看首飾看的高興,卻突然被何子豪拽走,本身就心中有所不滿。
兩人走到門口,就看到一個長相如天仙般的華服少女,正現在他們面前。
這位少女的衣着打扮,想必就是大燕的公主了。
趙曼兒眉頭微皺,看了一眼何子豪。
「駙馬,是否有刁民欺負你?」
蘇逸柔聲道:「小小刁民,本駙馬已經教訓過了。」
「不需要理會了。」
何子豪聽了兩人的對話,很快便把頭低了下去,暗地裡啐了一口。
「呸,什麼東西。」
「不就是走了狗屎運嗎?」
「換我我也能!」
哪知道,這句話讓身旁虎妻聽見了,直接就被擰了耳朵。
「姓何的,你活膩歪了吧?」
「換什麼你能?
就你還想當駙馬?」
啪!


這一巴掌,扇的清脆。
何子豪臉上,立馬多出了五個指頭的清晰掌印。
街上和銀樓里的人,都在對着他指指點點,掩着嘴嘲諷的笑着。
何子豪面紅耳赤,又不敢反抗。
他這虎妻的家裡也不簡單,估計日後要做官,全都要仰仗自己虎妻家裡的錢財。
所以,他就算一口牙齒都咬碎了,也不敢說什麼。
只是,在何夫人掄圓了巴掌的時候,她戴着的一顆耳環,掉到了地上,何子豪沒注意到。
畢竟,他現在心裏滿懷怨恨。
一來二去。
對比身邊虎妻,和軟軟糯糯,長得像天仙一樣的十三公主。
何子豪只覺得自己心裏怨氣更重,甚至恨不得蘇逸身敗名裂。
最好是皇室直接將其攆出門去,重新變回那個窮書生!
這個何子豪,不過是個心裏扭曲的小人罷了。
蘇逸並沒有把他放在心上。
銀樓三層。
在蘇逸提出自己的要求之後,店家很爽快的就表示,可以作出蘇逸想要的東西。
並且還會找一個,手藝最地道的師傅。
不過需要等待幾日的時間?
屆時金針打造好後,他們銀樓就會派人送到公主府上去。
只是,正在店家熱情的向蘇逸和十三公主介紹其餘首飾的時候。
樓下忽然傳來了一陣喧囂的聲音。
「救命啊!」
「誰來救救我兒子!」
「出人命了!」
吵鬧聲瞬間爆發出來,樓上樓下哄鬧一片。
所有人都急忙趕到一樓門口,順着這吵鬧聲音看去。
趙曼兒也被這聲音吸引,走到窗邊,循聲望去。
似乎是銀樓門口,有一個孩子誤食了什麼東西,現在緊緊的捂着自己的喉嚨,一副呼吸困難的樣子。
趙曼兒扭頭叫自己夫君蘇逸。
「夫君,你看那裡,那個小孩子好像吞了什麼東西?」
樓下,小孩的母親正焦急的在一邊,一直拍打着孩子的後背。
嘴裏似乎還嘟囔着:「兒啊,快吐出來啊!」
「急死娘了!」
此情此景,讓趙曼兒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母親王皇后。
以前她也因為吃東西被噎過。
那時候的母后,因此自責了好久。
在她像這個孩子這般年齡的時候,王皇后就已經離開了她。
當時趙曼兒嚎啕大哭數日,一直都沒有吃下飯。
如今見到樓下的孩子,和着急的母親。
她的眼睛裏面,滿是同情。
「夫君,你醫術那麼高明,能去救救他嗎?」

《全才駙馬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