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連載中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喬以笙陸闖 都市言情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試讀:

陸闖一開始並沒有理會,八風不動地坐在主位里,給喬以笙夾菜。 小劉慢吞吞地挪步到陸闖的面前。 他的眼睛抬起一下。 大概見陸闖不看他,所以小劉的神情有些尷尬。 喬以笙咂摸着要不要幫忙解圍。 事實上根本用不到她出場,瘦猴子甩着他一貫酷酷的臟辮走過來對陸闖說:「闖哥,小劉有話跟你講,你聽一聽唄。」 其實就算瘦猴子不提這一句,陸闖也是在聽的。但瘦猴子這麼說,同時在給兩個人台階。 既給陸闖「屈尊降貴」搭理小劉的台階,也給小劉緩解尷尬的台階,讓大傢伙心裏頭都有個數,小劉並非自說自話。 陸闖接了這個台階,朝小劉提了一下眼角。 瘦猴子忙不迭撞了撞小劉的手肘:「來,大膽地說,闖哥在等着。」 小劉低着頭,卻是又好一陣不出聲。 小劉的長相有點娃娃臉,雖然看得出他應該才二十齣頭,但身上還保留有比較濃的學生氣,所以不認識的人可能會以為他還在上大學,給人一種太年輕不可靠的感覺。 怨不得職場里有條經驗,大意是說男生參與工作之後,衣着打扮最好顯成熟些,給人穩重感。 喬以笙因為和小劉共事過,故而知道小劉其實並不如表面上看起來的毛頭小子樣。 只是在陸闖、大炮、瘦猴子這些人面前,小劉永遠是個被「欺負」的弟弟,小劉也確實像個二十多歲了還因為哥哥們寵着而長不大的孩子。 大家顯然也是希望他們的三毛一直保持「毛都沒長齊」的男孩子狀態。 由於遲遲沒等來小劉的出聲,陸闖很是不耐煩地喊大家繼續該吃吃該喝喝。 大炮恨鐵不成鋼地上前掄一拳頭在小劉的肩膀:「你他媽啞巴了!」 小劉腳步踉蹌,穩住身形之後,終於正面朝陸闖抬起臉。 他的臉上全是眼淚,之前都在忍着聲音,這會兒開口後才泄露出哽咽,一抽一噎的:「哥,我捨不得大家,我想回來。」 哭的慘烈程度不亞於一個星期在老豆的墓碑前。 不過一個星期他的哭更多的是懊惱和愧疚,今日當下他的哭,完全就是惹父母生氣的孩子離家出走之後又自己跑回來求得父母的原諒,慘兮兮的。 喬以笙私以為圈圈每次可憐巴巴的模樣可以和小劉拼一拼,拼誰看起來更令人於心不忍。 大炮又忍不住蓋了一拳小劉的肩膀:「哭什麼哭!多大了你!想回來就想回來!有什麼好哭的!」 話雖如此,喬以笙分明看到大炮的眼睛紅了一圈。 瘦猴子走近兩步,替小劉多說了兩句:「闖哥,我們都問清楚了。三毛也算不知者無罪,他就是從小沒媽,好不容易媽媽出現了,他心裏又忍不住想親近,人之常情。」 「慶嬸那時候撒謊說她有新家庭,所以只能和他偶爾聯繫。慶嬸是日常關心他幾句,他也是跟慶嬸說兩句他的日常。」 「他會提起我們是因為他想在慶嬸面前表現出他這麼年沒有母親也過得很好,想向慶嬸證明我們對他特別地照顧,生活、學習、工作,方方面面他都很幸福。」 「炸彈那件事,三毛願意和慶嬸打配合,也是為了確保我們的安全。慶嬸當時跟他保證就是讓他演一場戲,結束之後,不會再找闖哥你的麻煩。三毛只有答應慶嬸,才能確認慶嬸是不是在騙他,才能確認炸彈是不是假的。那天如果嫂子沒找救援的話,三毛也是準備好了把我們放出來的。」 「闖哥,」瘦猴子看一眼哭得稀里嘩啦的小劉,朝陸闖笑笑,「我相信三毛真的把我們這裡當成他的家,把我們當成他的親人,否則我們一群人被他個毛頭小子騙了這麼多年,也太蠢了。反正我不願意承認我蠢,被他耍得團團轉。」 大炮來湊上一嘴:「我也不承認我蠢。」 陸闖冷笑:「合著就我一個人蠢是不是?」 喬以笙替他們打趣一嘴:「大炮和瘦猴子可沒這麼說,是你自己非要對號入座的。」 陸闖目光涼颼颼地斜斜瞥到喬以笙臉上。 喬以笙沒在怕的,聳聳肩:「怎麼?我說的不對嗎?陸大老闆?」 大炮着急:「闖哥嫂子,你們能不能先別打情罵俏?三毛還在這哭着鼻子,就讓三毛回來吧。再怎麼不濟,我家裡還能分半張床給他睡,我阿嬤也不怕多煮他一個人的飯。」 「……」喬以笙很冤枉,她哪裡和陸闖打情罵俏了? 瘦猴子也是為大炮狠狠捏一把汗,手伸到大炮身後輕輕拽一下他,想問他究竟什麼腦迴路,這和電視劇里演朝臣當眾指責陸闖帶着後宮到前朝來有什麼區別? ――區別還是有的,要真擱電視劇里,大炮怕是當場就被陸闖賜死了。 現實里的眼下,陸闖輕嗤着甩話:「就你那破床,還分一半?上回臭得沒把我熏死,這回想熏死三毛?」 「我床哪裡臭了?」大炮無辜得像能馬上讓這火熱的夏天飄起冬雪。 瘦猴子真是快被大炮的愣頭愣腦給整無語了:「說你的床臭就是臭!你歪什麼話題啊!」 「可我的床確實沒――」辯解到一半,大炮終於慢半拍地反應過來,「闖哥!你就是同意三毛回來了是吧?」 陸闖看也沒看他們,又往喬以笙的碗里夾菜,也沒管喬以笙吃不吃得完:「又不是我讓他走的。他回不回來關我什麼事?」 喬以笙樂得不行,小說懟他:「喂,你直接說你同意,會死是不是?非得兜圈子。」 「你管我?」陸闖狹眸,藏在桌底的手悄無聲息摸進她裙子里,輕輕掐一把她的大腿肉。 「……」喬以笙又羞又惱。 也就是現在大炮和瘦猴子他們全部沉浸在小劉可以回歸的喜悅之中,沒有注意這邊。 但原本乖乖巧巧趴在喬以笙腳邊的圈圈站起來了,兩隻前爪撲到喬以笙的膝蓋上,朝陸闖的咸豬手直吠。 喬以笙誇張圈圈:「吠得好,他就是臭流氓。」 陸闖不屑地打擊圈圈:「你就是我嫉妒我,這是我老婆,我想摸就摸,你只有眼饞的份。」 察覺他的手還在往上,喬以笙忙不迭按住他,直瞪眼:「差不多行了你。」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