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勝者為王
勝者為王 連載中

勝者為王

來源:外網 作者:唐九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唐九 恐怖靈異

辱我者,欺我者,害我者,十倍奉還!我不懂年少輕狂,只知道勝者為王!展開

《勝者為王》章節試讀:

轟隆!

電話中,張雨瀾的哭嚎,猶如晴天霹靂。

秦葉當場獃滯,怒目圓瞪。

一股難言的恐慌感,爬遍心頭。

前一秒還沉浸在崑崙的喜悅中,後一秒就出現了這樣的噩耗。

還真是一秒天堂,一秒地獄呢!

剎那間,凌冽殺意從秦葉身上釋放出來。

孤狼和林嶺東清晰地感受到了這股殺意,登時有種如墜冰窟的感覺,渾身冰涼。

手機里,張雨瀾還在哭嚎,無助到了極點。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你快回來!」

「好,我馬上回來!」m.9biquge.com

秦葉掛掉了電話,回頭看了一眼孤狼和林嶺東:「你們幫忙照顧一下龍老,我有急事要離開一下。」

他沒有打算把事情立刻告訴龍老。

因為龍老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崑崙蘇醒,他口中掌握着找尋陳東的線索。

如果現在錯過了,遲一分鐘,陳東就可能會多一分危險!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誰能料到,剛才出門家裡還好好的,就在來利津醫院的路上,後院就起火了呢?

icu大門後。

龍老在劉院長的指導下,已經做完了消毒工作。

回頭一看,卻沒有了秦葉的蹤影。

他登時一怔:「秦葉呢?」

「龍老,秦葉有急事離開了。」林嶺東說。

龍老登時眼中精芒炸射,眉頭緊擰。

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席捲心頭。

「龍老,要進去,可得儘快。」劉院長提醒道。

龍老深吸了口氣,咬了咬牙,轉身跟隨劉院長進了icu。

另一邊。

秦葉匆忙離開利津醫院後,一路開着車,風馳電掣的朝天門山別墅區趕。

車子快速地在車流中穿梭,紅燈也是照闖不誤。

耳畔,彷彿還在迴響着張雨瀾的哭嚎聲,讓秦葉難以保持鎮定,整個人都亂了方寸。

顧清影被綁架,猶如一柄利劍,抵在了他的咽喉。

陳東的下落還沒找到,現在顧清影又出事。

這讓秦葉有種天塌了的感覺。

風馳電掣的回到天門山別墅。

嘎吱一聲!

一記甩尾漂移衝進了別墅花園。

秦葉下了車,立馬衝進了家裡。

進花園的時候,花園大門口的鐵門被撞得倒塌下來,讓他的心徹底沉到了谷底。

對方顯然是明目張胆來搶人了!

衝撞開了別墅區大門,然後又衝撞開了別墅大門,根本就沒想過隱秘行事。

這些人,都是一些窮凶極惡,毫無顧忌之人!

別墅門口,還停着一輛救護車。

此時別墅里已經站着十幾個人。

是別墅區的物業經理和保安,正配合著醫護人員救治范璐。

當秦葉擠進人群,正好就看到張雨瀾花容失色,無助地癱坐在地上,抽泣着。

他沒有立刻上前,而是轉身走到了擔架旁。

一看清范璐的傷勢,秦葉登時睚眥欲裂。

此時的范璐昏迷着,胸前暈染了大片殷紅鮮血,無比滲人。

范璐的臉色,更是蒼白如紙。

肉眼可見的地方,便有七八處刀傷。

「醫生,她怎麼樣?」

秦葉沉聲問道,極力剋制着自己的怒意。

「情況不容樂觀。」醫生沉凝着回了一句。

話音剛落。

秦葉就感覺有人從身後抱住了他。

緊跟着,張雨瀾的無助哭聲響起:「秦葉,我好怕,我好怕,都怪我沒用,小璐姐是因為保護我和小影,才受的傷的,這些刀傷都是她幫我和小影擋的。」

秦葉凄然一笑。

他當然知道。

范璐的身手,那可是隱殺組織死神榜第二十的恐怖存在。

真是單槍匹馬的話,就算幾十個專業殺手,都不是范璐的對手。

除非投鼠忌器,要保護顧清影和張雨瀾,才處處掣肘,把不該挨的刀全都一己承受了,被傷成了這樣。

「先生,我們已經在全力救援了。」

物業經理愧疚的對秦葉低下了頭。

秦葉搖搖頭,並沒有責怪之意。

光天化日,擺明車門衝進別墅區搶人,這就是一群悍匪。

別墅區的保安們再精銳,也擋不住一群悍匪的。

等救護車和物業保安全都離開後。

秦葉這才轉身安撫哭成淚人的張雨瀾。

「不哭了。」

他抬手擦拭掉張雨瀾眼角的淚水,可許是被嚇得太嚴重,張雨瀾此時神情惶恐,眼淚依舊不停地往下流。

「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秦葉將張雨瀾攬入懷中,輕拍着後背,同時沉聲問道:「這些人敢這麼做,一定是有目的而來,否則不會這麼窮凶極惡的。」

現在陳東失蹤,對方擺明車馬衝進別墅砍人綁架走了顧清影。

如果這都還猜不出端倪的話,秦葉也就不用混了。

只是剛才人多口雜,他沒有直言詢問而已。

張雨瀾嬌軀顫抖,抽泣着從秦葉懷中脫身,她顫抖着右手,從牛仔褲包里掏出了一個信封。

「這是那些人留下的,他們來的很快,有十幾個人,衝進別墅後,進門就砍,砍倒了小璐姐後,就綁架走了小影,小璐姐為了掩護我們撤退,硬挨了那麼多刀,可小影有孕在身,我倆沒得及的跑出別墅,就已經被攔住了。」

秦葉接過信封,上邊還沾染着血跡。

他不禁暗鬆了一口氣,好在剛才張雨瀾驚惶無措的時候,也沒有將這信封拿出來,不然事情就無法控制了。

正當他準備拆開信封的時候。

張雨瀾忽然抽泣着說:「我聽那些人說,好,好像他們是陳天養的人。」

陳家?!

陳天養?!

秦葉握着信封的雙手猛地顫抖了一下。

他急忙拆開了信封,一看信上內容,登時懵掉了。

信上的內容是:告訴陳東,想讓他老婆孩子活命,就立刻撤銷暗網隱殺組織的暗殺任務,今晚八點親自來接他老婆孩子,否則一屍兩命!

落款赫然是陳天養,順帶最後還有一個地址。

看完了內容,饒是秦葉,呼吸也變得急促粗重起來。

脖子粗壯。

滿臉鬱氣和怒意。

「暴露了?怎麼這麼快就暴露了?」

秦葉不敢置信地看着信上內容,陳天養的字分明就是發現了暗網隱殺組織的暗殺任務。

但這件事,陳東當初做的時候極為隱秘,就連去漠北君臨集團的時候,也只有陳東、龍老和崑崙三人秘密前去。

他知道,也是在陳東失蹤後,龍老才告訴他的。

可是……就算陳天養發現了端倪,那也該是衝著漠北君臨集團去的,怎麼槍口瞬間就指向了這邊?

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秦葉,現在該怎麼辦?」張雨瀾惶恐詢問。

「呵!東哥不在。」

秦葉扯了扯嘴角,凜然一笑,拿出火機點燃信紙的同時,冷冷地說:「我嫂子和大侄子被綁架了,我這當兄弟的,得代東哥去一趟!」

《勝者為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