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攝政王,求你家王妃做個人吧!
攝政王,求你家王妃做個人吧! 連載中

攝政王,求你家王妃做個人吧!

來源:google 作者:顧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時辛 穿越重生 顧閻

謝姜女扮男裝進京報仇,準備逼瘋一個算一個半道上遇見攝政王,她還沒來得及見色起意,他就硬說曾經跟她有一腿,她要麼負責要麼一起死傳聞中讓人聞風喪膽的攝政王跪得猝不及防!她能怎麼辦?弔死在她這棵樹上的人多了去了,多一個不多!主動送上門的男人不值錢,沒幾天謝姜就無情的揮揮衣袖,快樂地奔向下一個目標攝政王將她抵在牆角,紅着眼凌厲一笑,「謝姑娘始亂終棄,以為忘記了,就不用負責到底了?」展開

《攝政王,求你家王妃做個人吧!》章節試讀:

第4章黑衣人氣息奄奄,恐懼的望向她身後的人,他身負重傷,還染了天花,若是再不及時救治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我......我說,三......」背後的顧閻眼神一冷,黑衣人嚇得趕緊改口,你姐姐已經被人救走了!」
顧閻面色稍稍緩和不少,約莫也猜到是誰救的。
時辛聽得雲里霧裡,但明顯能夠感受到身後的老闆氣消了不少,緩緩轉過頭去,狗腿兒問道:老闆,還要問嘛?」
顧閻抬眼看她,女子眼眸亮錚錚的,他乾燥的唇瓣動了動,不必。」
那咱們還是走吧!
這人感染天花,再不走,咱倆就得和他一塊去閻王殿報道了。」
時辛松下一口氣,立刻摸了一把臉上還未乾的淚水,打了個嗝。
黑衣人頓時慌了神,急切抓住她衣袖,求求你救救我!
我不想死,我什麼都說了,是......」他後面的話還沒說出來,顧閻就眼疾手快的將手中匕首甩過去,直掠過時辛鬢髮,插在黑衣人的胸口。
一命嗚呼了!


時辛心有餘悸的顫抖了一下。
顧閻卻面色不改,勾了勾嘴角,笑得不懷好意,害怕了?」
......沒有的事兒!」
時辛梗着脖子,強顏歡笑的否認。
哦?
那你抖什麼?」
小兒多動症,病發了,呵呵......」天花傳染的幾率極高,二人不敢久留,草草的收拾一下便離開了。
這黑心男人跟不怕死似的,一點也不害怕,甚至將天花說得輕描淡寫。
夜色已深,又是深秋,冷得人瑟瑟發抖,尤其對於她這樣還穿着破破爛爛衣服的人而言,更加艱難,於是乎,時辛就打起了男人衣服的主意。
顧閻察覺到她炙熱的視線,不悅的問:你想說什麼?」
有個不情之請。」
時辛有些不大好意思。
說!」
他咬了咬牙。
時辛當下就來了勁兒,你衣服借我穿穿唄?
我冷。」
我不冷?」
顧閻挑眉反問。
時辛:......」這黑心男人屬實有些沒風度了,真想給丟了!
憤憤不平的咬牙,心裏把他祖宗十八代問候一遍之後,二人踉踉蹌蹌的又重新走到集市上。
顧閻掃了一眼人潮擁擠中最為矚目的一家客棧,去客棧歇歇腳。」
時辛脫口而出,可我沒錢啊!」
初來駕到,身無分文啊!
就懷裏面還有兩個饅頭,都快餿了。
我有。」
顧閻半邊身體靠在了她的身上,費力開口。
在哪兒?」
時辛不解的問。
顧閻眯着眼,氣息奄奄的道:匕首上有一顆寶石......」時辛雖然已經給他解毒,可身上的傷口還沒得到救治,若不是點了周身穴道,怕是就要流血而亡,且剛才還動了武,所以當下就有些撐不住。
話音剛落,啪,顧閻就暈了過去。
聽了他的話,時辛乾脆一股腦把人背起來,直奔客棧。
掌柜的見狀,警惕詢問,姑娘這是......」時辛遊刃有餘的一口氣道:這是我大侄子,我們路遇土匪,他受傷了,掌柜的別見怪哈!」
掌柜的還想多問幾句,時辛將寶石霸氣十足的往桌子上一砸,夠不夠?」
掌柜的都沒來得及消化呢,立刻喜上眉梢的讓小二準備一間上房,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客棧內的人不少,大多是在此處做一些見不得人的生意,瞧見一個蓬頭垢面的姑娘背着一個男人一氣呵成的上了樓,直奔廂房,不由得刮目相看。
當真是個女漢子啊!
老闆,老闆!」
時辛把人丟在床上,迫不及待的拍了拍這張妖冶的臉,生怕人死咯。
顧閻難受的蹙眉。
時辛怔愣一瞬,開始給他把脈,片刻後心中一驚,扯開他的衣襟,卻什麼都沒看到,咬了咬牙,她碎碎念念道:你別誤會啊!
我對你可沒有非分之想,我好歹也是個文化人,不會趁人之危,我是怕你死了,我的診金就泡湯了,這沒錢寸步難行的,你多擔待啊!」
衣服給扒拉光之後,時辛這才看清楚,這人身上的傷可不少,縱橫交錯,大多是刀之類的利器所傷,且每一下都是奔着要他狗命。
見慣了各種跌打損傷的病人,這樣的還是頭一次見到。
時辛黑漆漆的臉上滿是嫌棄,這傷真丑。」
也不知道砍好看一點。
昏迷不醒的顧閻:......」就在她看着這些個傷口的時候,店小二在外頭敲響房門。
時辛連忙下床去開門。
小二瞧着面前這個烏漆嘛黑,看不清楚五官的姑娘,努力的攢出笑容來,姑娘,這是準備好的飯菜。」
時辛眼前一亮,迅速接過去,隨後道了一聲謝,門啪的一下就給關了。
店小二:......」好生彪悍的姑娘,這怎麼可能遇見土匪?
簡單扒拉兩口飯,時辛含着一個雞腿,又去觀察顧閻的傷,她身上沒有葯,只能再一次去交代店小二買些草藥來。
......王爺最後就是在這個地方出現的!」
遠離燕都的郊外,一群人腰佩寶劍,齊刷刷的在一個地方停下來,個個面色凝重。
青木一籌莫展,繼續搜尋,務必在明日找到王爺。」
可是......再這樣下去的話,太子那裡也瞞不住,皇上那裡更是......」身後人有些擔憂的提醒。
王爺都已經失蹤三天,勢必會引起皇上的懷疑。
青木眉頭緊鎖,呵斥道:瞞不住也得瞞!」
被呵斥的人當下就不敢說話了。
這都過去這麼些天,燕都城內也已經搜尋個遍,不敢大規模的尋找,以免惹來旁人猜忌,可就是因為這樣,這才艱難。
撿起地上的長劍,青木開始有些沒底了,卻依舊硬着頭皮帶着一群人繼續搜尋,再往前去可就比較雜亂了,若是明日再找不到,就只能稟報給皇上。
秋月寒涼,一直持續到後半夜時,顧閻發燒了,時辛忙前忙後的這才避免人被燒死,最後筋疲力盡的趴在他身邊睡著了。
翌日一大早,客棧內立刻吵鬧起來。
顧閻睜眼的瞬間,感覺身邊有個人,而且還暖洋洋的,跟個火爐一樣,他獃滯一瞬,隨後猛的瞪大瞳孔,一低頭就看見了身邊睡得香甜的某人。
咬了咬後槽牙,顧閻克制住沒把人踹下去的衝動,怒道:時辛!

!」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攝政王,求你家王妃做個人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