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師兄們談戀愛,我當什麼電燈泡
師兄們談戀愛,我當什麼電燈泡 連載中

師兄們談戀愛,我當什麼電燈泡

來源:google 作者:醉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參兒 古代言情 古淵

參兒加入北弈山後,身為最小的小師妹,她日日行走在師兄們之間她看到二師兄給大師兄穿鞋,心中鵝叫三師姐對她笑一下,六師姐瘋狂吃醋四師兄摸她頭了,五師兄竟然對自己陰笑七師兄被坑將九師兄的早飯均給她,看七師兄心疼的還是八師兄好,帶她熟悉環境,但她總感覺十師兄在背後瞪自己傳說十二師兄在等他媳婦,經常見不到他參兒覺得,她在北弈山不是學習丹術的,是來吃狗糧的!古淵摸摸她頭:習慣就好展開

《師兄們談戀愛,我當什麼電燈泡》章節試讀:

掌門點頭,以靈力擴音誰全山都能聽見:「門下參兒,天賦異稟,有藥石天賦,今加入千葯峰主門下,成為北弈山第十四真傳弟子。」

說完這些掌門溫和的對參兒說:「從今天起你就住在友和院,一會別走,我給你找個啟蒙師兄帶你學習基本法術,出師後再與你師父學習丹藥之術。」

參兒疑惑的問:「什麼是啟蒙師兄?不是跟師父學習嗎?」

千葯峰峰主咳了一聲解答道:「啟蒙是為了給你打下靈力基礎的,那些靈力基礎運用本該掌門指導的,掌門將此事分派給某位師兄。你們同進同出的既能學習又能增加師兄弟感情,可以更快融入群體中。」

「噢。」參兒聽的懵懵懂懂,只知道點頭說是,具體什麼意思回頭再想。

收徒儀式結束,幾大峰主看完熱鬧一個個也離開了。

千葯峰峰主笑的見牙不見眼的對着參兒細細叮囑:「我們北弈山有規矩,為了讓真傳弟子親近,所有真傳弟子都住在掌門山峰的友和院中,你不要怕,你師兄師姐們都很好,不會欺負你的。以後每五天來我千葯峰一趟,我們慢慢了解煉藥。」

千葯峰峰主看着自己剛收的小徒弟萬分不舍,然後就被掌門一腳踹出了大殿。

「別婆婆媽媽的,我還要安排誰當小丫頭的啟蒙師兄呢,盡浪費我時間。」掌門不顧千葯峰峰主罵罵咧咧聲,把十二個真傳弟子喊進了大殿。

十二人依舊站出了外面的站位,看着參兒,參兒左邊是師兄右邊是師姐的,看着就像有性別站隊一般,然後參兒看到了一個與自己一樣高的琉璃。

參兒與琉璃對視一眼,不由自主的用手比了比兩人身高,竟然是一樣的矮。

琉璃炸毛了:「你什麼意思,小矮子你也不高!」

參兒不在意琉璃的炸毛點點頭:「是啊,我出山谷就沒見過我這麼高的人了。」

琉璃感覺自己被挑釁喊道:「你罵誰呢,我這麼高的一抓一大把。」

參兒無辜的眨眨眼想了想,想到大樹爺爺用手舉高高的說:「大樹爺爺像你這種年齡時已經那麼大了。」

琉璃眉頭一跳,細細看了參兒兩眼,抬腳就要向參兒方向過去抓她。

一隻纖細的手忽然按住琉璃的腦袋,琉璃瞬間不動了,順着手臂看向壓自己腦袋的女子。

「師姐……」琉璃的聲音有些委屈。

花傘輕言道:「不必多言,這是小師妹。」

一米三的琉璃委屈,但琉璃不說,掃了參兒一眼,秧秧的抱着花傘的大腿不理參兒了。

掌門這時與千葯峰峰主掰扯完回來了,掠過門前的徒弟們坐到了上方的椅子上,看着兩邊的徒弟們,目光落在花傘身上說:「花傘,參兒就由你啟蒙指導,有什麼難解之事再帶參兒來我這解惑。」

抱着花傘大腿的琉璃忽然急了大喊:「不行!」

眾人看向琉璃,琉璃頭搖的似撥浪鼓一般說道:「不行不行,三師姐是我的,誰也不要與我搶師姐。」

掌門看向下面就三個女生說:「這一共就你們三女生,你師姐不教難道你教不成?」

想了想掌門加了一句:「你教我還不放心呢。」

琉璃看向掌門反駁:「你不放心我,你就放心師姐了。」

掌門看着花傘毫無情緒波動,想着誰教不是教,這不是花傘教好看嘛。

但見琉璃死活不願,掌門只能看了看剩下的十名男弟子。

大徒弟掛在二徒弟身上睡覺,四徒弟眼神飄忽,五徒弟渾身散發陰沉之氣,七徒弟被九徒弟抓着不鬆手,八徒弟眼神清明就不願與他對視,十徒弟煉器的他不願意就算了,十一徒弟死氣沉沉,十二徒弟……也死氣沉沉。

掌門腦殼痛啊,要是個男徒弟,早就丟給二徒弟教了,這一群人一半都是老二希爾教出來的,也算輕車熟路了。

偏偏是個女孩子,花傘不教誰教。

掌門目光飄到了希爾身上,希爾見掌門看過來說:「掌門,當初花傘讓我帶時,我就說過,女子我只教一次。」

掌門想起在殿外千葯峰主抓着自己說的話,很想反駁一句你能教,但想了想還是放棄了,目光又落到了花傘身上

琉璃緊張的看向掌門張口想說話。

掌門提前開口打斷琉璃的話:「花傘,你現在能開引緣陣法嗎。」

花傘一愣點頭道:「最近並無大的占卜行為,靈力充足可開。」

掌門當下決定:「行,那就花傘在大殿設個暫時的引緣陣法,將參兒放在陣中心你們在陣邊,誰被陣法綁住誰就當參兒的啟蒙師兄。」

這方法苦酒試過,當初希爾為了恢復神魂閉關了,最後就是引緣陣法將苦酒與祈聽連在一起的。

看看苦酒與祈聽,現在多好。

花傘對這陣法也是輕車熟路,很快將陣法布好,參兒依言站在陣法中心,十二人站在陣法四周,沒一會陣法就有了變化,參兒腳下蔓延出一大片金色絲線向四周擴散。

還在希爾肩上睡覺的夢囈站直了身,眼睛閉着聲音帶着剛睡醒的沙啞:「引緣陣?」

從參兒腳下陣法四處蔓延的金色絲線離開了兩人所在的方向。

一道紅光從兩人腳下亮起,紅光籠罩兩人,兩隻紅色小鳳凰的影像圍着兩人旋轉盤旋。

苦酒看着對面兩人被紅色光籠罩着,羨慕的說:「那是道侶印記嗎?」

身後的祈聽溫柔的笑了輕輕喃了一句:「緣起。」

苦酒與祈聽腳下也亮起紅光,苦酒驚喜的看向祈聽。

祈聽說道:「這種印記兩情相悅的人都能引發出來,將這印記引出來引緣陣就不會選中印記中的人。必竟這陣法不挑的很,什麼緣分都連。一群師門緣分中,哪個緣深連哪個。為防止誤會,這才有這印記。」

苦酒聽了乖乖點頭,看着身邊的小鳳凰歡喜至極。

琉璃抬頭滿眼渴望的看着花傘,但花傘並沒有低頭看琉璃。

霧修看着兩片紅光,咬咬唇低下了頭。

引緣陣起,緣起緣散,沒過多久引緣陣中無數的金色絲線停止擺動,所有金絲緩緩退回,唯有一條金絲蜿蜒盤旋的向子竹伸去。

十二子竹手緊緊握着長旭劍,他決定了,這金絲敢纏上自己腳,他一定一劍斬了這金絲,斷不了也要把大殿扎個坑,以表自己不願收師妹的決心。

金絲靠近,子竹沒忍住將劍插到地上,大理石的地面濺起碎石。

金絲一頓彷彿看了眼子竹,在地上飛快的划出SB,然後掠過他游到他旁邊的十一師兄古淵身邊,綁住古淵的腳踝。

掌門撩了下眼皮:「十一記得賠錢修地面啊。」

子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