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宋伶程溪周
宋伶程溪周 連載中

宋伶程溪周

來源:google 作者:餘九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伶 現代言情 程溪周

一場車禍,他將她恨之入骨,讓她在陸家受盡折磨大雨中,她抬頭看着他,「陸青城,你到底要我怎麼樣?我把命給你夠不夠?」他神情冷漠,無動於衷,「我要你的命有什麼用?」「那你要什麼?」「我要你日日懺悔,用一輩子還贖你和你爸爸犯下的罪孽!」後來,他把刀插進了自己的身體,血流如注,眼中滿是絕望與深情,「蘇遙,我把命給你,求求你,原諒我好不好?」展開

《宋伶程溪周》章節試讀:

第10章

蘇遙又累又餓,現在只想洗個澡蒙頭大睡,但她太了解眼前這個男人了。

他的手段,他的狠勁兒,她都深切的體會過,如果得罪了他,今晚她別想好好休息,甚至明天可能連班都上不了。

縱然無力再應付他的無理找茬兒,卻還是放軟了語氣,「少爺,我現在胃有點不舒服,能讓我先去吃點東西嗎?」

「死得了嗎?」

蘇遙指尖微微一跳,片刻,她抬起頭,一雙眼花眼彎了彎,輕輕的笑了起來,「好像還死不了。

她怎麼就忘了呢,他對她的要求就是『別死了』就行,她居然還在這裡企圖求得他的同情和憐惜,真是太可笑了……

陸青城被這笑容刺的瞳孔猛地一縮,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冷冷地道:「既然死不了,那就上來。

蘇遙僵着身子,一步一步的跟着他了上去。

紅衣的連衣裙從領口處被扯開,她看着床頭的燈光在眼前不停的搖晃,男人灼熱的氣息吐在她的頰邊,帶着獨屬於他的味道。

突然,脖頸傳來一陣刺痛……

她不知道這這樣的痛苦什麼時候才能結束,一天,一年,或是更久,她只知道不管多久,她都得撐下去。

即便是疲憊不堪,她還是在早上七點就醒了,洗過澡,看着脖子那明顯的牙印和周邊泛起的淺色印記,秀氣的眉頭擰了起來,這個樣子怎麼見人!

挑了一件黑色的坎袖高領衫穿上,穩穩的把印子遮住,她的頸部線條本來就很好看,這樣一穿不顯沉悶,反倒是多了幾分禁浴的味道。

陸青城從樓上下來便看到她匆忙出門的身影,轉頭便對佟管家道:「以後九點準時關門,差一分都不行。

「是。
」佟管家跟在他的身後側,又道:「過幾天就是簡家老太爺的八十大壽,您可別忘了。

「我知道,禮物你看着準備一下就行了。

「是。

***

蘇遙跟着梁微進了總裁辦公室,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穆飛遠,和傳聞中的一樣,斯文俊逸,有着讓令女人着迷的成熟氣質。

「老闆,這是蘇遙。

「新人?」

「是。

穆習遠點了點頭,看向蘇遙的時候,眼裡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驚艷,「你叫蘇遙?」

「是的,穆總。
」蘇遙表現的落落大方,內里卻緊張得很。

「好好跟梁秘書學習,一會兒的會議你來做會議記錄吧。

「好的。

梁微轉頭對她道:「你先出去準備吧。

蘇遙出去了,穆習遠才道:「你挑的?」

「是陶主管分下來的,不過能力還可以,今天的會議資料是她整理的。

穆習遠看了看資料,點了點頭,「既然是要接你的班,那你就好好的教她,儘快讓她上手吧,我想讓你儘快去美國那邊。

「我明白。

會議一直開到了十一點半才結束,蘇遙去了衛生間,緊繃了半天的神經慢慢的松馳下來。

她扶着隔板長舒了口氣,正想推門出去,便聽到外面突然響起的說話聲。

雖然對方已經刻意壓低了,但她耳朵天生敏銳,偏把那些話一字不落的聽了進去。

「哎,長的漂亮就是有用,你看看那個蘇遙,才來第二天就跟着老闆去開會了,我們還在後面整理那些煩的要死的資料。

「廢話,長的漂亮當然有用了,這年頭,哪個男人不看臉蛋啊,沒準用不了多久,人家上位成功,直接被包,那可比我們這些拚命打工的強多了。

兩個女人掩嘴嬌笑起來。

「不過我覺得倒是正好,我有一個師姐在人事部,我聽她說,咱們秘書處只招兩個人,也就說,我們三個人當中有一個是要被淘汰掉的,她要是真能成功上位,我們兩個不就省心了嘛。

「真有這回事啊?」

「我師姐說的,應該不會有錯了……」

兩個人的聲音伴隨着腳步聲越來越小,應該是走遠了。

蘇遙這才推門出來,打開水龍頭,淡定的洗着手,內心裏卻也開始盤算起來。

如果真像她們所說的,三個人之中只能留兩個,那麼她就更加努力才行,她必須保住這份工作。

晚上,依然加班,只過不今天還好,只到了七點半點就結束了,她心裏算計着時間的往回趕,甚至在上山的時候也皆盡全力用跑的。

然而,還是晚了。

九點零一分,她眼看着佟管家在她面前關上了大門。

「少爺說了,九點關門,差一分都不行。

門板檔住了屋內華麗的燈光,她站在漆黑的廊下,如螢火蟲般的燈光暖不了人心。

剛剛一路小跑上來,此時的腿酸脹的有些難受,她轉身去了旁邊的藤下,在鞦韆上坐了下來。

這個鞦韆在這裡已經很多年了,她剛來陸家的時候就喜歡來這裡盪鞦韆。

還記得有一次,她讓他推自己,結果他用力過大,自己從鞦韆上飛了出去,還好別的地方沒摔傷,只有一張小臉在地上擦的跟花貓一樣。

陸伯伯把他狠狠的訓了一頓,後來好長一段時間,他都對自己愛搭不理的,可那時候她還小,依然跟屁蟲一樣的纏着他。

她的腳在地上用力一蹬,自己盪了起來。

夜風習習,像是瞬間把她帶回到了那個時候,那時候她還小,爸爸在,弟弟在,還有他……也沒有像現在這樣恨她。

鞦韆上的她沉溺於過往,卻忽略了站在二樓陽台上的男人。

夜色中的他像是尋覓獵物的獵人,如墨一樣的雙眸緊緊的盯着鞦韆上的人,片刻不曾離開。

鞦韆漸漸的慢了下來,蘇遙的眼皮也越來越沉,她趕緊停了下來,換坐到了藤椅上。

可才坐下來便想到了那天在屋裡看到的畫面,他和簡夢瑤也是坐在這裡。

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但從簡夢瑤幸福的笑容便可以猜想到,他定是說了什麼好聽的話。

而他,從未這樣對過她。

夏日的蚊蟲多的厲害,趴在藤桌上睡了一夜,細白的手臂遭了殃。

陸家的傭人起的早,大門四點就開了.

她起身進了屋,撲到床上繼續睡,只是再醒來的時候嗓子干疼的厲害,連喝了一大杯水也不見緩和。

脖子上的印子淺了一些,可還是露不得,只是她的衣服實在是少的可憐,唯二的兩條能看的裙子都碎的不能再穿了。

無奈之下,只得把學校統一發的白襯衫翻了出來,心裏盤算着有空要去置辦幾件便宜的上班能穿的衣服。

她進了廚房,大家都在忙活,張媽看到後重重的把手裡的蔬菜擲進了盆里,一雙白眼狠狠的沖她橫了過來。

「呸!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不知道又要去勾引誰。

蘇遙本想拿了東西就走的,可想想又停了下來,轉過頭來神色清冷的看着她,「所以你是因為沒有辦法花枝招展的勾引別人,才想方設法偷別人東西的嗎?」

「你!」張媽氣的想破口大罵,可又怕再把管家招來,只能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有什麼好得意的,等着簡小姐進門做了少奶奶,看你還有什麼臉在這個家待下去!」

《宋伶程溪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