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童童
童童 連載中

童童

來源:外網 作者:唐汐顏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唐汐顏 都市言情

四年前,她走錯房間,改變了人生。四年後,她帶着寶寶歸來,卻被他一起簽收。展開四年前,她走錯房間,改變了人生。四年後,她帶着寶寶歸來,卻被他一起簽收。展開

《童童》章節試讀:

第2章
戰寒爵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禮物——一個剛出世不久的嬰兒。
望着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戰寒爵俊美如鑄的臉龐上籠罩着一層厚厚的冰霜。
「孩子母親呢?」他咬着牙狠狠的問,眼底漫出陰鷙的凶光。
負責生不負責養的女人,當初有什麼資格向他借精生子?
「對不起,孩子的母親因為難產,死在醫院了。」來人回答道。
戰寒爵身體微凝,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出口,良久,狠厲的眼神夾雜着濃烈的質疑,「死了?」
那人悲戚的點點頭,拿出手機,將洛詩涵的遺容遞到戰寒爵眼皮下。
「戰先生,這是我們為她拍的遺照。戰先生如果需要的話我就傳給你——」
戰寒爵的目光情不自禁的掃過手機屏幕,女人那張彷彿吹爆的氣球,青腫的臉龐慘白如鬼,雙眸瞪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樣。
不是洛詩涵又是誰?
首發網址
擁有潔癖強迫症的戰寒爵看到洛詩涵的死相,所有的同情憐憫都蕩然無存。
「不用了!告訴我她葬在哪裡?」
「岐山公墓674號。」
戰寒爵便抱着孩子匆匆進屋了。
不遠處,洛詩涵透過茶色車窗,目送着他挺拔如山的背影離去,眸子里閃爍着酸澀。
即使聽聞到她的死訊,他也是波瀾不驚的表情。
就因為他不愛她,不在乎她,所以她才能輕而易舉的瞞混過關?
她對他,該死心了。
兩輩子的炙熱愛戀都得不到他的心,何必再強求?
……
五年後。
首都機場外。
洛詩涵推着行李箱走在前面,她戴着鴨舌帽,巨框墨鏡,還有深色口罩。
巴掌大的臉遮蓋的嚴嚴實實,看起來十分滑稽。
身後,跟着兩個長得無比精緻的孩子。
五歲的孩子,卻有超越同齡人的身高。
男孩穿着肩膀上刺繡雙翼的紅色運動服,黑色休閑褲,黑色耐克鞋。腳下的滑板車被他駕馭得猶如與他渾然天成一體似得。
而旁邊的女孩,扎着雙馬尾,穿着桃紅的公主裙,粉雕玉琢的臉龐,美得宛若遺落凡塵的小精靈。
兩個孩子都像是從二次元里走出來的王子公主。
一路上都收穫着路人的注目禮和不絕的讚歎聲。
「哇,好漂亮的孩子,他們是童星嗎?」
「什麼樣的父母,才能生出這種神仙顏值的寶貝?」
洛梓寒和洛梓童似乎對這些的場景早已司空見慣,他們朝眾人擺出迷死人不償命的酷帥六連拍,與路人愉悅的互動起來。
「我叫洛梓寒,是哥哥。」
「我叫洛梓童,是妹妹。」
洛詩涵聽到自己的雙胞胎孩子又開始了,再也不能淡定的走在前面,轉身扯起嗓門教育道。
「寒寒,童童,你們就不怕被人販子給拐走嗎?見人就報自己的名字。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們叫什麼似得!」
兩個小朋友追上媽媽,哥哥望着一臉黑的洛詩涵,撅起小嘴對洛詩涵說,「媽咪,你把自己裝在套子里是什麼意思?想當別里科夫嗎?」
洛詩涵有些心虛,她這樣裝扮是怕戰寒爵認出她來。
畢竟五年前她設計了他,還對他謊報死訊,現在忽然活生生的出現在他面前,他不弄死她才怪呢。
如果不是她的母親病危,臨死前想見女兒和外孫最後一面,她也不會冒着危險回到這個熟悉的城市。
洛詩涵支吾道,「你懂什麼,這叫潮流。是一種時尚。」
瞥到自己的雙胞胎寶貝竟然摘下了墨鏡,洛詩涵正色道,「把墨鏡戴上。」
兩個寶貝認命的掏出墨鏡,戴上。
哥哥寒寶小大人似得嘆氣道,「有一種酷帥,是媽咪覺得你很酷帥。」
洛詩涵見他們戴上墨鏡後,遮擋了那雙標識性極強的眼睛,才鬆了口氣。
母子三個人戴着同框墨鏡,手拉着手,排成一字型齊整整的向機場出口走去。
洛詩涵一邊走一邊教育兩個小寶貝:「國內治安不好,人販子特別多,你們千萬不能亂跑……」
此時,機場出口。
戰寒爵正迎面走來,頎長挺拔的身影就這樣猝不及防的映入洛詩涵的眼帘。
洛詩涵的心就快跳出嗓子眼……話鋒一轉,「特別是那些穿西裝打領帶,長得人模狗樣的男人,說不定就是衣冠情獸。你們看對面走過來的那個男人,看起來玉樹臨風,內心其實狠猥瑣,很有可能是人販子,以後看到這種男人有多遠躲多遠。知道嗎?」
洛詩涵正尋思着如何躲過戰寒爵時,戰寒爵忽然抬眸,沖她莞爾一笑。
洛詩涵杵在原地,整個人石化了。
不會吧,五年不見戰寒爵轉性了?萬年不變的冰山臉竟然會笑了?
而且是衝著她笑?
難道,這分開的五年,他終於醒悟,知道她的好了?
「戰寒爵!」一道婉約的女聲粉碎了洛詩涵不切實際的幻想。
戰寒爵從她身邊掠過,因為被她們母子三人擋住了去路,戰寒爵被迫繞了一個彎。讓他本來舒展的眉頭蹙起來。
洛詩涵幾不可聞的嘆口氣,也是,這傢伙怎麼可能對她笑呢?
他一直很討厭她。
「媽咪,這個叔叔好好看啊,他怎麼可能是人販子呢……」童童雙眼冒着紅心,軟萌無比道。
「你懂什麼,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洛詩涵壓低聲音道。
一邊拉着孩子快速離去。
走出機場出口時,洛詩涵沒忍住回眸一望——就看到戰寒爵與艷麗絕俗的美人相視而笑。
戰寒爵還主動替她接過行李,溫柔體貼的樣子是洛詩涵以前從未見的。
「渣男!」洛詩涵在心裏憤憤的說道。
她想不明白,那種胸大無腦的女人有什麼好,保養得跟瓷器似得,一碰就碎。
哪有她這種上房能揭瓦,下地能揍鼠,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能生能養,宜家宜室的多功能合一的女人實用

《童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