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萬朝亂,血路成
萬朝亂,血路成 連載中

萬朝亂,血路成

來源:google 作者:喻魚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喻辰 喻魚頭 都市小說

[無系統,御獸,都市,熱血]看誰能帶着主角殺一條血路靈氣剛剛全面復蘇,物種開始大面積進化,人人都有可能成了御獸家,而主角喻辰就因吃魚卡住、假死,被拋屍到了以武為尊的虛假古文明世界開局成了乞丐,看遍世界冷暖他們說著古老的咒語,有着絕世修為但好像他們都在懼怕什麼?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神秘世界?這時一個老乞丐叫住了他,直接靈魂三問:你是誰?要到哪裡去?又從哪裡來?展開

《萬朝亂,血路成》章節試讀:

眾人望了望四周,這是一座孤島。

綠油油的山脈,再加上一望無際的大海。總會讓人感到人的渺小,大自然的偉力,島上隱隱約約可以聽到幾聲猴叫。

喻辰與眾人,迅速的分開,生怕這些人搞背後偷襲 ,然後死的不明不白。

之前那不可靠的聯盟,也在此刻分散了。

各跑各路,各找各媽。

但此刻,三胖兄弟並沒有相互分開。因為他們是一個媽生的。

大多數人都向著森林,深處跑去。去找好隱蔽的地方。但他們不知道森林裏也有巨大的危險。

那三胖兄弟,並沒有這麼做,因為他們覺得,沒有必要,現在他們是唯一的聯盟。

喻辰邊跑邊想,那位黑衣人好手段,這樣誰敢結盟,也只有那三兄弟了。

我們只有單打獨鬥了。

可是沒過一會兒 ,便傳出來了一些各種慘叫聲。

有可能是人,也有可能是某種不知名的生物。

讓眾人覺得毛骨悚然。

這座孤島寫滿了兩個字,吃人。

喻辰,一刻都不敢鬆懈,全神貫注的看着觀察的周圍。

雖然說現在已經是半星士修,有了一點修為,但非常浮誇,畢竟是靠那個注射提升上的。

森林裏,頭上的猴子,好像已經習慣了這一幕。

因為他們已經太熟悉了。

活下來的聰明的猴子,只記得那是4年前的一天早上。

它正在和別的猴子,開心的做運動,正在......

一個莫名奇怪的人,帶着一群又一群的人,進入這個島裏面,相互進行 廝殺。

當時它害怕極了,帶着族人向山脈深處跑。

結果那一群人也跑向了那裡。

有的人躲着,有的人跑着,有的人死着

那個奇怪的人,就坐在海岸邊看着,一聲不吭,好像是這裡的主宰,有着絕對的掌控。

也是那幾個月,猴子的族人死傷慘重,和它愉快玩耍的猴子也死了,雖然憤怒,但也並沒有太大的用了。

那些人已經變成了似人非人的東西 ,吃着他們同類的屍體。

但 那群人,死下來的人,也被它們吃了。它覺得只有這樣才能為它們報仇。

從此以後,猴群進化了靈智,知道如何去殺入侵者了。

畢竟,那一群人還是比他們厲害。

所以殺他們還是只能靠智慧,它越來越聰明,也知道了一些其中原因。

養蠱,可能連它都是蠱。

但又有什麼辦法呢?

猴王默默想着一切,對這些入侵者是又愛又恨。

恨的是,破壞了他們安靜的生活殘殺他同族。

愛的是,吃了他們的血喝了他們的肉,他們又可以進化變強。

喻辰眾人並不知道這一切,都只覺得背後涼颼颼,感覺只有什麼東西在跟着他們。

抬頭一看,一隻猴子或者兩隻猴子,大多數人都沒有在意。

因為,在這個世界上猴子太常見,沒有什麼戰鬥力,只是比較聰明一點罷了,可能有的猴子也不聰明。

但有些人,也覺得很奇怪。

比如堯開光和三四個人。

作為野獸直覺,他覺得這批猴子不簡單,因為他在這群猴子身上聞到了血腥與淡淡的靈性。

這明顯是要進化的直覺。

他迅速的與猴子拉開距離,猴子看到這一幕,也沒有繼續跟下來。

上島的第1天,並沒有發生死亡的事情,畢竟大家都累了。

天漸漸的黑了,太陽告別了白天,拉下了白月。

晚上,是眾人最恐懼的時候,黑夜總給人們蒙上了一層陰影。

晚上的聲音越來越多,月光灑在樹上。總給人一種感覺,前面好像有什麼影子,有些樹木搖晃搖晃的。

不由得讓人想到了什麼。

喻辰,坐卧在樹上,望着天上的月亮,看向那地上的影子。小聲嘀咕道:

床前明月光,

疑似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

來緩解今天緊張的情緒,此刻的他非常疲憊。但不敢睡,生怕這一睡就是永遠。

因為他覺得黑夜才是最危險的時候,此刻他的決定是多麼的正確。

此刻的猴子也開始行動了起來了,晚上是他們最好行動的時候。

一顆巨大無比的樹上的樹洞里。

猴王看了看僅剩的70族人,如果他們沒來到時,至少有300族人,繁榮無比。

猴王嘎吱嘎吱的對他們說:

今晚上,分5組,每組10猴,使用彌香花,使他們昏睡。然後把他們吞噬。

留下的族人,照顧小孩或老人。

彌香花,是島上生長的一種氣味極小的一種的植物,呈暗紅色。具有讓疲憊的人,迅速睡着。

此刻正在昏昏欲睡的喻辰,聽到了樹上 輕微的聲音了,樹葉也不斷的在飄落下。

那是因為喻辰,選了一棵枯死的老樹,稍微有一點動靜,樹葉就會往下掉,預防被偷襲。

一下子汗毛,豎了起來,心臟怦怦地跳了起來,看着不斷掉下的樹葉,樹葉越掉越多。

他小心翼翼的抬頭向上看,5隻猴子拿了5朵花,在那裡慢慢的向這裡靠過來。

畫面異常的詭異,讓他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異樣感覺。

這也是他第1次看見這麼奇怪的事。

此刻,猴子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發現喻辰發現了他們。

小組長,下面的人好像發現了我們。

我們該怎麼辦?小猴子咕嚕咕嚕的問:

組長看了看形式,又記族長交代的話。

遇到不好處理的人,就交給讓他們自己殘殺。

走!走!走!

剩下的4隻猴子,好像對這個決定一點也不吃驚。

它們抓着樹枝,輕輕的盪走了,消失在這茫茫的夜色中。

因為前幾次,都有這種決定。

喻辰看到猴子都退走了,心裏莫名的鬆了一口氣,就更要他睡不着了。

眼睛睜的大大的,提防的看着4周,生怕再出現一些意外。

喻辰心中在想,要不要換一個地方?

很快又自己被否定了,別的地方肯定更危險。

說不定還有別的野獸呢,還有別的人。

便坐在樹枝上,今晚註定是一個不眠的夜晚。

天也漸漸的亮了,太陽從海里出來了。

另一邊,大樹上,猴洞里。

猴子們都在討論今晚的收穫。

報告大王,一小組擊殺人類4人,吞噬人類3位,傷亡1人

第1小組是由猴王帶領,表現出眾也不例外。

此刻只見猴王身上有一些傷疤,應該是昨晚戰鬥時候留下的。

猴王是半星巔峰修士,比那些藥劑提升的修士強多了。

但極限又在那裡,所以被留下傷疤,也是極為正常。

這也是猴王,不敢猖狂的原因,萬一被圍殺 ,靠手下這些還沒有開智提修的猴子,怎麼玩呀?

報告大王,第2小組擊殺2人,吞噬2人,無傷亡。

猴王為點了點頭:表現不錯, 獎賞靈香蕉一枚。

這種香蕉是常年經過人血泡的香蕉 ,因為血液中有靈性與藥性。具有開智,提修為作用。

報告大王,第3小組擊殺0人,吞噬0人,無傷亡,那猴慚愧的說道。

猴王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說道:只要你們活下來比什麼都好。

報告大王,第4小組擊殺一人,吞噬一人,無傷亡。

報告大王,第5小組擊殺一人,吞噬一人,無傷亡。

今晚100人中,已有8人死亡,這些只是猴王和猴王所殺。

但有多少人還有沒有知道呢?這也不重要,因為他們流下的血,明天就會被發現。

喻辰昨晚一夜都沒睡,只有等天快亮一點的時候,小眯了一會兒,因為實在頂不住了。

畢竟,半星修士也只是比普通人強一些。

在這種高壓環境下,所有人的潛力往往會被逼出,什麼事都敢做。

他隱隱約約的聽到了昨晚的慘叫。

他知道今天絕對有人死了。

可能是那群猴乾的,也有可能是別人殺害的。

經過這幾個月的適應,他也逐漸知道了,想活下去很難,但也不妨他搏一搏。

死了什麼都沒有。

清晨 ,陽光灑滿大地。萬物也開始蘇醒,人們紛紛,開始了新的征程。

咕嚕!咕嚕!咕嚕!從喻辰與這些亡命之徒的肚子里傳出來。

我以為亡命之徒不用吃飯了,結果還不是,嘲諷地笑了笑。

餓,但也沒有好餓。雖說五天餓不死,但是三天沒水就要渴死。

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要找到水喝,那海洋的水絕對不能喝。畢竟,半星修士凈化能力比不過那海水的腐蝕能力。

但要在這,這島上找着找到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喻辰,踏上了找水之路或找水果吃。

所有活下的亡命之徒都是這麼想的。

這是什麼?堯開光看向前面的血光,發出了疑問。

好像是血,咋這麼多變異蟲子?

那些蟲子,正在吸着這些血,正在向著更高層次的進化。

堯開光,聞了聞地下的人血, 克制住自己心中的獸性。

此刻他滿眼紅光,但是還是堅持了下,滿頭都是大汗。

他又仔細看了看:這是猴毛,這應該就是那群猴子乾的吧。

死的真慘,連屍體都沒留下。

隨後便快速的撤離現場。

發現這一異常的,並不止堯開光,絕大部分人都看見了。

畢竟這個島也沒很大,還死了十幾個人。

喻辰看着快速奔跑的堯開光。

他們倆接觸的並不多。

搖了搖頭,這個人恐怕隱藏了實力,挺強的,應該是半星巔峰。

雖然喻辰的修為是強制提上去,但也不妨礙他做對比。

比如他自己每秒能跑10m,堯開光能這速度大約是15m,這就是差距,很明顯。

再加上獸化的能力 ,幾乎在這個島上人裏面無敵。

喻辰心中暗暗想,遇到此人最好避開。

於是便向反方向跑去,因為活命更重要。

保持距離才是明智的選擇。

在這個島上沒有絕對的敵人,也沒絕對的朋友,都是你死我活。

喻辰很快也發現了那一坨血,也分析出了其中的原因。

絕對是雜毛那群猴子乾的,這是雜毛猴猴毛。

喻辰面色凝重的望了望周圍,沒有雜毛猴子。

心中對雜毛猴的危險又提高了。

這群猴子也是聰明,知道在第1晚上下手,選擇了人最疲憊的時候,快刀斬亂麻。

那時的人,雖然都有戒備之心

但第1晚上,誰也不想與別人發生衝突,都想熟悉環境,好好休息休息。

雖然說有戒備,看似很強也只針對人,並沒有針對別的東西。

那些人心中,恐怕是這樣想的。

這島上就幾個雜毛猴,我看人家才是最可怕的。

然後被雜毛猴幹掉了,結果連毛都不剩,就剩一灘血。

想到這裡就想笑。

幸好我上課的時候沒走神,知道野外要時刻小心,不然會死的很慘。

心中還有些後怕,拍了拍胸膛,幸好沒有貪睡,不然我就是今天這個樣子。

此刻腦中,快速的回憶起高校課堂上的知識,《御獸師野外生存筆錄》新手御獸師,如何尋找水源?如何更好的生存?

內心又吐槽道,為什麼沒有《御獸師城市生存筆錄》。

不然我剛穿越過來,就不會這麼慘了。還被老乞丐給鄙視了,至少有一口飯吃呀。

那老乞丐是不是餓死了?想到這裡莫名的有點想笑。

應該不會,那老乞丐那麼不要臉,又老又弱,連紫光幫都沒收他。

說不定給紫光幫的那群人扣了幾個響頭,才放過他的。

畢竟他那樣,身上連血都沒有多少。

老乞丐應該還很好騙錢,還活得好好的,因為他說跪就跪,無恥下流。

此刻坐在老樹下,啃着狗腿的老人連打了幾個噴嚏。

一聲巨響,眼見着他的嘴巴像噴煙花一樣噴射出顆粒分明的口水霧向狗腿飛去。

那老人並沒在意,繼續啃着狗腿。

只覺得這狗腿真有味 ,說不出來的 肥美,跟美羊羊一樣騷的味道。

真好吃!

索溜!索溜!達溜達!

只聽到老人繼續風騷的說道:

人生有些事情就如打噴嚏,雖然你已經有所預!但是就是防也防不住。

老乞丐轉念一想會打噴嚏,還是因為他想念我了!

是不是那老小子想我了?

唉!有緣無分。

唉!有緣無分。

他當日跪下去,我絕對收他為徒。

做我徒弟,至少有雞腿吃,有鴨腿吃,有狗腿吃,有各種腿吃。

尊嚴有這麼重要嗎?連腿都不要了!

無恥下流不好嗎?

你看我活動好不好?

遺臭萬年又怎樣?但我比你們活的都久!

想到這裡,老人也只是搖了搖頭。

繼續啃着那有味的 狗腿兒。

然後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

突然感覺當乞丐也挺好的,也不用現在這樣死得不明不白。

雖然可能被餓死,但是總是被打死好,看這個連死的全屍都沒有,只剩一灘血了。

結果這一灘血,還要被各種昆蟲吞噬。

也對!

御獸師,在城裡都是高人一等。

不然為什麼每個人都想當御獸師。

怎麼會教這個呢?想到這裡喻辰無奈搖了搖頭。

自嘲道:二次如果我還活着,並且成為了御獸大家,還有一定的知名度。我一定會寫一本《御獸師如何在城市裡生存》。

想到這兒,喻辰收起了浮躁的心,仔細回憶起,老師所講的知識。

一、聽

憑藉靈敏的聽覺器官,多注意山腳、山澗、斷崖、盆地、谷底等是否有山溪或瀑布。

二、嗅

利用鼻儘可能地嗅到潮濕氣味。

三、觀察

憑着豐富的經驗和知識。去觀察動物、植物、氣象、氣候及地理環境等,這是。御獸師的常識。

四、根據地形地勢(地理環境)判斷地下水位的高低。

五、根據氣候及地面乾濕情況尋找水源

六、根據植物生長情況尋找水源。

七、根據動物、昆蟲的活動情況尋找水源

夏蚊蟲聚集,且飛成圓柱形狀的地方一定有水;有青蛙、大螞蟻、蝸牛居住的地方也有水。

八、根據天氣查化尋水源。

九、直接從植物中取水,可以從芭蕉樹身上取水。

................................................................

提示:從植物中獲取的飲用 "水 ",容易變質,最好即取即飲,不要長時間存放。上述取水方法在野外缺水時是有效的。然而,單純地依靠上述方法去尋找水源卻不是長久之計,且很複雜很辛苦。只限於少數人員(3-7)和短時間(3一5天)。不適合人員眾多或時間過長。就安全而言,希望朋友們最好不要遠離水源一兩天的路程,也不要單槍匹馬獨闖叢林。

當你在極度疲憊乾渴之際,找到了水源,最好不要立即狂飲,應該就當時的環境條件對水源進行必要的凈化和消毒處理,以避免因飲水而中毒或染上疾病。

野外飲用水的凈化處理

俗話說:「人可一曰無食,但不可一曰無水。」可見人們非常清楚水對人的生存有多麼重要。然而,不潔凈的水中經常會帶有一些致病的物質,如變形蟲痢疾、傷寒、血吸蟲、肝蛭、霍亂等有毒的病菌,以及腐爛的植物莖葉、昆蟲、飛禽、動物的屍體、糞便,有的還可能會帶有重金屬鹽或有毒礦物質等。所以當你在極度乾渴之際找到了水源後,最好不要急於狂飲,應就當時的環境條件,對水源進行必要的凈化消毒處理,以避免因飲水而中毒或染上疾病,人的體能就會急劇下降,在很短的時間內消耗盡體力,因而喪失行動的能力,嚴重者,甚至會因之送掉性命。那麼,怎樣對尋找水源進行凈化和消毒處理呢?下面就介紹幾種簡便可行的方法:

一、滲透法

當你尋找到的水源裡有漂浮的異物或水質混濁不清時,可以在離水源3~5米之處向下挖一個大約50~80厘米深,直徑約1米的坑,讓水從砂、石、土的縫隙中自然滲出,然後,輕輕地將已滲出的水取出,放入盒或壺等存水容器中。

注意:不要攪起坑底的泥沙,要保持水的清潔乾淨。

二、過濾法

當你所找到的水源泥沙混濁,有異物漂浮且有微生物或蠕蟲及水蛭幼蟲等,水源周圍的環境又不適宜挖坑時,可找一個塑料袋(質量好,不容易破的)將底部刺些小眼兒,或者用棉製單手套、手帕、襪子、衣袖、褲腿等。也可用一個可樂瓶,去掉瓶底後倒置,再用小刀把瓶蓋扎出幾個小孔,然後自下向上依次填入2~4厘米厚的無土質干淨的細砂5至7層,壓緊按實、將不清潔的水慢慢的倒入自製的簡易過濾器中,等到過濾器下面有水溢出時,即可用盆或水壺將過濾後的干淨水收集起來。如果對過濾後的水質不滿意,可將過濾後的水再次進行過濾,直到滿意為止。

三、沉澱法

將所找到的水收集到盆或壺等存水容器中放入少量的明礬或木棉枝葉(搗爛)、仙人掌(搗爛)、核桃仁(搗爛)攪拌勻後沉澱30分鐘,輕輕舀起上層的清水,不要攪起已沉澱的濁物,這樣,你便能得到較為乾淨的水了。

一般說來,除泉水的井水(地下深井水)可直接飲用外。

在海撥高度不太高(海撥3000米以下)且有火種的情況下,反水煮沸5分鐘,也是對水進行消毒的很好的方法,且簡單實用。

................................................................

這是他能想到,關於尋找水源的所有方法。

其中最有用的是7和9。

對呀,昆蟲。

喻辰,望了望還在吞噬血液的昆蟲。

不知道,是因為血有靈性的緣故。

那一灘血,經過一晚上只消失了一些。

其中有蝴蝶、蜜蜂、甲蟲、毛蟲、飛蛾、蒼蠅、蚊子等。

密密麻麻的一坨,仔細一看還有那種小小的青蛙。

蟲子吃血,青蛙吃蟲子。

可惜青蛙太小,吃不了多少蟲子,跑得也慢。

不然喻辰就選擇青蛙,當做尋找水源的嚮導。

蟲子們快吃快吃,全靠你們了,那幾隻青蛙沒有用。喻辰心裏默念。

那隻要跟着蟲子應該可以找到水源了。

可是就算是我是修行者,這也不好跟蹤,也希望不要遇到人。

算了,沒更好辦法了。喻辰無奈的搖了搖頭。

喻辰,觀察了四周,暫時沒有發現任何人從這裡經過。

心中暗暗竊喜道。

四周全是綠油油的一片,全被植被覆蓋。

我必須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躲着,還能觀察到這裡。

前面那個灌木叢不錯,就是不夠隱蔽。

算了,沒有更好的地方。

只有去那兒了,希望那個人不會直接從灌木叢上走過。

喻辰很幸運,在這期間沒有一個人來。

那血液越來越少,或者說血液顏色越來越淡。

太約過了兩個小時,四周的昆蟲都紛紛飛走,大部分都朝到一個方向飛去。

喻辰便選擇了,最明顯的、那個色彩、最美麗的蝴蝶。

小心翼翼地生怕驚動了昆蟲,與那群亡命之徒。

在變化的幾次方位中,漸漸的離目的地越來越近。

突然就在前方,絕大部分昆蟲都選擇了停在那個地方。

喻辰,加快步步伐趕過去,只覺得眼前一亮,好像聞到了水的氣味。

那裡的草很豐富,那裡的植被也茂盛一些。

喻辰開心地推開,比他還高的草。那群群昆蟲,也好像高興的起舞。好像慶祝喻辰隊的到來。

(求昆蟲的心理面積)

前方發現了一個說不上的大小水坑。大約長三米,寬三米。

然後全被各種草覆蓋著,如果不仔細觀察,都不知道那裡有水。

沒人不知道水有多深,喻辰也不敢亂試。

那萬一水很深呢,或者淤泥很深,再或者底下有各種怪物。

那樣的話小命就不保了。

因為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神奇,一不小心就拜拜。

他迅速從遠處拿來了一根棍子 ,用力的往下面推。

得出了一個結論,水深不見底。

他感覺,世界觀又被刷新了。

這!這!他看着那長五米的棍子。陷入了深深的懷疑。

我艹,這麼長!這麼高!

果然這個世界不能小看任何東西。

凡是給修仙扯得上的東西,都會發生質變或者說突變。

果然御獸師物理老師誠不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