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崇禎,打錢
我,崇禎,打錢 連載中

我,崇禎,打錢

來源:google 作者:知爾不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由檢 知爾不愚

「我,崇禎,打錢」即將殺入北京城的李自成看着眼前的紙條一臉懵逼「想陞官?行,打錢」吳三桂哆哆嗦嗦的接過聖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入關?行,打錢」多爾袞看着來自崇禎的書信,正要罵娘,又接到另一封信「不好意思,習慣了習慣了,想入關?打錢也不行」都說崇禎窮,你得會讓人打錢啊展開

《我,崇禎,打錢》章節試讀:

北京,紫禁城,乾清宮。

在龍雕紫檀木的床上,一個蓋着明黃色被子、臉色有些蒼白的男子正躺在床上,旁邊,一個皮膚雪白、髮鬢高高盤起的女子正用沾了水的帕子給男子擦着頭。

在女子身後,一個身着緋袍,手拿拂塵的男子在後面小心的伺候着。

躺在床上的男子這時微微睜開雙眼,眼神中還顯露出几絲迷茫。

「陛下,你醒了,你今天無故暈倒,可嚇死妾身了,還好御醫說你只是憂心太重,並無大礙。」

聽到女子的話,躺在床上的男子一愣,啥玩意?陛下?妾身?擱這拍古裝劇呢?

這名男子叫朱由亮,大學畢業沒多久便做了一名銷售,不久前剛剛陪客戶喝酒談合作,喝大了,一覺醒來就來到這了。

只見朱由亮抬頭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驚的張大了嘴,啊?我穿越了??

「陛下,你在看什麼?你不是還沒好吧?王承恩,去宣太醫再給陛下把把脈看看。」皮膚雪白的女子繼續道。

「啊,不用不用,我,咳,朕無大礙了。」說著朱由亮還活動了一下手臂證明自己沒事。

「這位是朕的愛妃吧,愛妃真美」

等朱由亮仔細瞧了瞧女子的臉,不由得感慨。

這女子長的丹鳳眼,皮膚白皙,五官精緻,身子有些瘦弱,行動處似弱柳扶風,讓人忍不住愛憐。

旁邊的王承恩慌忙道:「陛下,這位是周皇后啊,您莫要叫錯了。」

只見朱由亮一拍腦袋道:「是朕失言,哈哈,皇后」

說著,便握住了周皇后的手,這觸感,嘖嘖。

握着握着,朱由亮突然想到,皇后?那是合法的啊!我這摸個手美半天幹啥呢?不由得色心大動,把周皇后一把拽到了床上,摟在懷裡。

周后本就是一個賢良淑德的性子,也沒有反抗,依偎在朱由亮的懷裡。

正在朱由亮上下其手,迷醉在溫柔鄉之時,突然愣住了。

????

等等,

我兄弟,

怎麼好像,

沒反應呢???

朱由亮腰間又用了用力。

嗯???

真沒反應???

玩我吧???

此時朱由亮滿頭黑線,不由得停止了動作,輕聲一咳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尷尬。

「咳咳,皇后啊,朕的一個小兄弟,嗯,今天身體不是很舒服,咳咳。」

「陛下的兄弟怎麼了?是哪位皇兄嗎?可是近來沒有收到外地皇兄的消息啊。」周皇后柔聲回答道,並沒有察覺到朱由亮的異常。

朱由亮尷尬的老臉一紅,於是瞄了瞄自己的下身道:「朕說的是這位小兄弟,咳咳,是朕最近太累了。」

這下子周皇后鬧了個大紅臉,不過很快便開始替朱由亮掩飾尷尬道:「陛下近來為國事操勞,闖賊鬧的動靜又這麼大,無事的,休息幾天也就好了。」

嗯,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了,朱由亮心道。

但是他突然留意到皇后的話,闖賊?現在是崇禎朝?我是朱由檢??

於是朱由亮下意識的問道:「現在是哪年?」

周皇后只當他還沒清醒,也不疑有他,答道:「崇禎十六年十二月底呀,明天就是十七年正月初一,百官還要為皇上慶賀新年呢」

只見朱由亮,也就是朱由檢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驚坐起來。

明天就是崇禎十七年??

賊老天你玩我呢吧??

剛來就要送我走???

前世作為明史愛好者的朱由檢當然知道崇禎十七年是什麼年,再過兩個月,他就要去煤山盪鞦韆了。

拿脖子盪。。

「來人,誰在外面呢,快來快來」朱由檢大叫。

只見王承恩慌忙從門外跑了進來,剛剛見到屋內情景,他知趣的躲到了門外。

「奴婢王承恩在呢,陛下」

「王承恩,你快安排人,去煤山,把所有的樹都給朕砍了,尤其是歪脖子的,快去,現在去」

王承恩聽到朱由檢的話,連滾帶爬的出門找人砍樹去了。

這時候周后剛剛回過神,急忙問道:「陛下,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病還沒好?」

朱由檢也鎮定了一下情緒道:「沒事沒事,皇后別擔心,就是突然看那些樹不順眼。」

朱由檢承認,當得知自己是崇禎,並且兩個月之後就是自己上吊的日期時,自己被嚇的慌了神。

鎮定完情緒,朱由檢還是哄着周后睡了覺,自己在睜着眼想接下來到底怎麼辦。

歷史上崇禎十七年是個什麼情形呢,就這麼說吧,要錢沒錢、要糧沒糧,能打的都被崇禎這位爺霍霍的死的差不多了,遍地鬧賊,從陝西到山西,從湖廣到四川。

關外更是沒眼看了,就剩個吳三桂在那撐着場面,也是王二小過年,一年不如一年。

那北京的文官和勛貴呢?就這麼跟你說吧,李自成進京之後,這群東西一下子投降了一千二百多個。闖王來了投闖王,清來了投清,我投了,你們隨意。

現在擺在朱由檢面前的就是這麼一個爛攤子,要是可以的話,他也想點了。

不行給李自成整個歡迎儀式啥的。。

太難了。

我說這具身體怎麼就突然不頂了呢。。

這誰頂得住啊!!

朱由檢心中咆哮。

朱由檢在無數複雜的念頭中沉沉的睡了過去,他做了無數稀奇古怪的夢。

一會,他帶着文武百官在北京城門口,對着李自成大喊「歡迎光臨,滿意下次再來」。

一會,他帶着周后和幾位皇子趁着夜色從北京離開,逃往南京去了。

一會,他又在歪脖柳樹下,寫下「朕非亡國之君,諸臣皆亡國之臣」。

翌日一早,紫禁城,皇極門。

滿朝文武百官齊聚,給朱由檢賀新年,朱由檢讓太監讀了一道旨意。

「國庫空虛,望群臣踴躍募捐,替陛下分憂。」

大臣們面對這道旨意麵面相覷,朱由檢也懶得理他們,他早就看出來,靠這幫人自覺,沒戲,他也沒指望這群人自覺。

說起來也氣,等李自成進京的時候,這幫人給錢那叫一個踴躍,不僅拿出全部家底,還給人打包好,讓人騎在脖子上拉屎,還賤兮兮的給人遞紙,都是這樣的貨色。

不生氣不生氣,朱由檢心裏勸自己道。

早朝很快就完畢了,已經開啟生命倒計時的朱由檢實在不想在這上面耽誤時間,這可比高考倒計時刺激多了。

於是朱由檢移駕皇極殿內,同來的有內閣的閣臣,有心人注意到同去皇極殿的多了兩個人,分別是大學士范景文和戶部尚書倪元璐。

《我,崇禎,打錢》章節目錄: